文章出處:民報

文/王思賢(退休公務員)  2021-01-19 11:20

石木欽案爆出司法官與富商翁茂鍾不當接觸,司法院1月18日公布調查報告,前最高行政法院院長林奇福等7名法官,違失行為情節重大,將向人審會提案,由人審會決議是否送監察院;林奇福、顏南全、蘇義洲、吳雄銘等4名法官或前法官,分別為翁茂鍾及其公司所涉訴訟案件的承審法官,且與翁茂鍾有不當往來,違失行為情節重大,並有移付司法懲戒的必要。至於是否逾越司法懲戒權行使期間,踐行法定程序後,將由職務法庭認定,另外,法官或前法官曾平杉、陳義仲、林金村雖然不是翁案的承審法官,但與翁茂鍾不當往來次數眾多,違失行為情節重大,也有移付司法懲戒的必要。

但是,洪佳濱、謝家鶴、花滿堂、黃崑宗、胡景彬、尤豐彥、蔡清遊、劉介民、陳金圍、洪昌宏、朱中和、鄭小康及陳世淙等13人,均非翁案的承審法官,雖然與翁茂鍾有不當往來,無司法懲處的必要,有行政懲處的必要但超過行政懲處的行使期間。

法務部1月18日也公布佳和實業董事長翁茂鍾不當宴請檢調人員的行政調查結果,關於涉及此案的檢調人員,除已曝光的前台南地檢署檢察長方萬富、前宜蘭地檢署檢察長王崇儀、檢察官曲鴻煜、羅榮乾,以及時任台北市調查處機動組主任秦台生等人之外,另有前高檢署檢察長陳守煌及台北地檢署檢察長周章欽等多人,合計檢察界共11人,調查局共9人,合計20人,震驚各界。

媒體更指出,2019年石木欽替富商翁茂鍾解答法律問題,並買股大賺逾千萬,全案移送監察院調查後,傳出有監委從中護航,本刊追查發現,當時監委方萬富曾在擔任台南地檢署檢察長時受理過翁的案件,翁在官司得勝後,方萬富就買了翁的公司股票。當筆者見到方萬富也是其中一員時,錯愕不已,方萬富曾任前司法官訓練所組長,職司法官養成教育,在醬缸文化中沈浮,淪為共犯結構,司法院在任用上是不是出了問題?

法官只想升官發財 司法難以獨立

前台大教授陳志龍在司法節前夕表示,需有前瞻的司法人,勇於拯救冤錯假案,司法改革才會成功。並指出,當前司法官存在3種人,第一種是別有居心、只為自己利益做出「反人權」、「反法治」的墮落司法人;第二種是跟隨判決前例、跟隨上級所定的標準,墨守成規的保守司法人;還有一種是認清自己是在做前瞻性,有益於法治正面能量的前瞻司法人。廢除司法系統行政機關,可免人事紛擾;劣幣趨逐良幣之說,時有所聞,基隆法院法官陳志祥是位零負評的優秀法官,日、夜及週六、日加班,大年初一及除夕亦在加班,卻連著三年考績丙等,曾是公務員的我覺得不可思議,就我所知考績丙等是請假過多才有的現象,司法院是在排除異己嗎?去年7月,他斷然離開職場,當起律師,法界痛失一位為民解憂的良官。

陳志龍曾說,法官不認真辦案,只想著鈔票及升官,隨便辦案,表面上沒害人,卻等同歩入犯罪人行列,台灣司法不獨立,根本就是承襲大清、大清「刑部大臣」的思惟,離開人民、民主,超級遙遠。而本案更扯,這起案件攸關司法院認定在「銀行員之死事件」。法官為了升官居然干冒不韙,推其原因,刑法第124條枉法裁判罪受罰者,只有前法官羅紀雄一人,應屬空前絕後,他是因貪污收賄,才會因枉法裁判鋃鐺入獄,窮其原因在枉法裁判罪是公訴罪,一般平民百姓無法提起公訴,對於法官誤判,只能徒呼負負。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