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ETtoday新聞雲

2021年01月24日

●陳語芯/專案經理

監察院日前以13:0通過台北地檢署前檢官蔡甄漪的彈劾案,仔細了解才知道,其於日籍告訴人一案,有違反指認規定、車身顏色不符未查明、被告陳述內容未查證、起訴前從未親自訊問過被告、輸錯車號致錯失查獲真凶機會、過於相信供述證據等違失。

另外劉男一案,根本不知犯嫌車號,亦無法確認犯嫌即為許男,犯罪嫌疑不足,依法應為不起訴處分,惟被彈劾人仍一併起訴,導致受害人被處有期徒刑10月,並入監服刑。後經監察院調查確定為冤獄,改判為無罪。

縱觀以往冤案的發生大都有一定的模式,譬如先入為主或違反無罪推定原則等等,不禁讓人想起古人的智慧,《列子·說符》的一篇文章「‧‧‧人有亡鈇者,意其鄰人之子。視其行步,竊鈇也;視其顏色,竊鈇也;聽其言語,竊斧也;動作態度,無爲而不竊鈇者也。俄而掘其溝而得其鈇,他日,復見其鄰之子,其行動、顏色、動作皆無似竊鈇者也。」

大意是,有人丟了斧頭,懷疑是鄰家兒子偷的,看到那人走路,說話,一舉一動,沒有一樣不像偷斧頭的人。不久,在溝裡找到了遺失的斧頭。隔天再看見鄰居的兒子,行為、表情、動作,都不像偷斧頭的人。言簡意賅地道出,辦案人員應該有的心態。

秉持科學辦案,證據法則,是避免冤案發生的不二法門,遺憾的是,許多檢察官還是犯了不該犯的錯。

或許有些錯誤,沒有想像中的嚴重,但別忘了,一個執法的疏忽,或許是一個人的一生,江國慶的案子,值得辦案人員一而再地省思。

值得慶幸的是,監察院願意主動調查,並適時地彈劾,以往,檢調單位儘管發生再大的錯,要懲戒都不容易。

現任廉政署副署長侯寬仁曾被監察院調查出八大違法,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蒐證未完備而仍提起公訴、違法搜索、違法凍結資產等,並函請法務部依法從嚴究責懲處侯寬仁。

然法務部官官相護拖延懲處時效,並以超過懲戒時效10年為由而予免議。

一個案子,能有八大違法,還真的誇張,絕對的權力,容易養成辦案人員的狂妄與惰性。

究責不是報復,是給予警惕,為嚴謹辦案建立新的秩序。不一定要人人有柯南的頭腦,但邏輯思維肯定不能少。

有了良善的監督,相信未來檢調機制的一定會更好。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