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沈揚

日前監察院公告,已轉任法官的北檢前檢察官蔡甄漪,遭監察院認為偵查有重大違失,13票全數通過彈劾!

    六年前雙北地區發生多起搶奪案,當時警方逮捕一名許姓男子,移送北檢,而承辦的檢察官蔡甄漪僅違反客觀性、無罪推定,就遭受監察委員王美玉、王幼玲彈劾成立。以往鮮少檢察官因濫權追訴而遭監察院彈劾,此次檢察官蔡甄漪遭受監察院彈劾成立,對於關心冤案平反的公民團體頗為鼓舞。

    過往台灣發生多起冤案,最有名的當屬發生於民國85年10月間之錯殺江國慶一案。民國85年前空軍作戰司令部謝姓女童姦殺案,根據監察院調查發現涉案士兵江國慶遭受軍方疲勞訊問、刑求逼供、屈打成招及誘導訊問等非法取供手段,違反正當法律程序,最後該案在司法審理過程倉促下槍決掉江國慶,當時參與江國慶案的查案監察委員以江國慶案依「公務員懲戒法」第25條規定,違法失職行為「超過10年」為由,無法追究當時偵辦江國慶案公職人員行政責任。

    另外,現任廉政署副署長前檢察官侯寬仁曾偵辦過周人蔘、太極門案、雲林縣廢土案、馬英九特別費案遭到監察院調查出八大違法,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蒐證未完備而仍提起公訴、違法搜索、違法凍結資產等,並函請法務部依法從嚴究責懲處,但法務部非但未從嚴究責懲處,還推給高檢署,最後以超過10年懲戒時效為由,無法追究,後來監察院雖然對法務部提出糾正,但違法濫權的侯檢察官絲毫未受任何懲處,反而後來升官為廉政署副署長。

    根據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第2條2項之規定,不論戰時或是國家遇有緊急情況,均不得援引為施行酷刑之理由,表彰禁止酷刑義務的絕對性,因此,對於酷刑罪的輕判或是赦免、減刑都是公約義務的違反。基於此絕對義務,時效規定亦不適用於本公約關於酷刑罪之訴追處罰。「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第29條亦有相同之規定,「本法院管轄內的犯罪不適用任何時效規定。」。

    「禁止酷刑公約」第1條指出,「酷刑」指為自特定人或第三人取得情資或供詞,為處 罰特定人或第三人所作之行為或涉嫌之行為,或為恐嚇、威脅特定人或第三 人,或基於任何方式為歧視之任何理由,故意對其肉體或精神施以劇烈疼痛或 痛苦之任何行為。此種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職人員或其他行使公權力人所施予, 或基於其教唆,或取得其同意或默許。

    另外,我國在2009年3月31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兩公約」,並制定「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2009年4月22日公布兩公約施行法,並於2009年12月10日正式施行。兩公約施行法第二條明定,《兩公約》「具有國內法律之效力」。自此,《兩公約》正式成為我國國內法的一部分。

    根據「公政公約」第七條,任何人不得施以酷刑,或予以殘忍、不人道或侮辱之處遇或懲罰。「公政公約」第4條規定,依據情節的嚴重程度,對實施酷刑的行為人進 行起訴和定罪,不受時效限制。

    在江國慶案中,江國慶遭受軍方疲勞訊問、刑求逼供、屈打成招及誘導訊問等非法取供手段,違反正當法律程序。侯寬仁偵辦太極門案中違反偵查不公開、違法搜索,連續24小時連番訊問,用盡威脅、飢餓、誘騙等手段逼迫。兩者均嚴重違反「禁止酷刑公約」及「公政公約」,因此不受時效限制。

    去年8月「國家人權委員會」揭牌,監察院院長陳菊日前談話期勉所有人權委員要做「人民的靠山、社會的正義、國家的良心」,我們期許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及監察委員秉持良心正義之心,依聯合國「兩公約」及「禁止酷刑公約」規定執法,摘奸發伏,平冤究責,讓冤案不再,人權得以伸張。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