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林宸/台北報導】2021年1月23日,世界自由日暨國際教育日當天,人權鬥士簡永松先生遺孀鍾春蘭女士參與「從良心教育談民主自由之落實」論壇表示,簡永松因為想要為窮人爭取一些權利,大二就被國民黨抓去,他是白色恐怖最年輕的政治犯,出來以後國際特赦組織就找他,他是國際特赦組織第一任召集人,曾跟柏楊一起籌劃綠島人權紀念碑,工黨還是在他家成立,他一生為他人爭取權利,可是沒有想到卻遭受稅捐機關迫害,竟淪為稅災戶!

圖一:2021年1月23日,世界自由日暨國際教育日當天,在台灣大學應用力學館舉辦「從良心教育談民主自由之落實」論壇。

簡永松原本有一家公司,從(民國)89年起就完全沒有營業,會計師已經簽帳證明無經營價值,他將舊公司以代理的經營權作價入股另一新公司。雖然政府規定有優惠條款,以無形資產如技術或專利權作價時股票可以先不課扣稅,應等股票賣了認列收益之後方可課徵所得稅。沒想到即使早已過了稅捐稽徵法第21條五年和七年的核課期間,稅務機關竟然用93年已經廢除的「無形資產作價條例」的解釋函令,對已經解散清算的舊公司開單追稅近7千萬!

稅制對人民影響甚鉅,少數稅官的違法課稅,就足以摧毀企業及個人。簡永松所開發的金融科技專利,善用網路時代創新,幫助中下階普羅大眾脫貧,對台灣金融界創新貢獻良多。兩個月就可以完成一個專利的簡永松,卻花費多年心力打稅務訴訟,精神和財力全都耗損在違法稅單上。

圖二:人權鬥士簡永松先生遺孀鍾春蘭女士很感謝法稅改革聯盟,讓她有機會陳述簡永松先生所遭受到的稅捐迫害。


鍾春蘭表示,簡永松一生都貢獻給中下階層的勞苦大眾,所以他看到網路時代很多商業方法,就發明了很多專利,他是台灣最多金融專利的人。95年他同學投資他,98年因為金融海嘯,很多傳統金融保險公司要不是政府幫助的話,都over了,政府就放寬,因為這樣他成立喬安互助保險,其實最先有跟金管會報告,金管會說樂觀其成,結果沒想到真的做了以後,金管會就告他們,就告告告,100年金管會告輸了,主公司竟然告贏了,就做清算,因為已經停業11年了,89年到100年12月25號他們辦清算,沒想到稅捐處就來了四百多萬的稅,其實公司早就被新北市政府勒令歇業了,他們會計師說繳一繳,沒想到繳了,接下來近七千萬說無形資產要課稅,但無形資產條款早就在93年元月一日廢棄了。

鍾春蘭提到因為相信還有法律,至少跟法院告好了,好不容易想盡辦法籌了三千多萬,就上訴告,結果好幾次她先生在台下講得慷慨激昂,台上的法官在打瞌睡,所以她很感謝法稅改革聯盟,讓他們有機會陳述。
鍾春蘭感慨表示,很用心地看了《誰偷走了他們的青春》這本書,太極門這麼簡單的案子,其實送個紅包給師父,任何人都會嘛,就像你過年過節送紅包給父母,就這樣而已,為什麼搞20幾年不能解決呢?她再三感謝太極門等相關單位,法稅改革聯盟…那麼多的財政專家學者願意站出來, 表示台灣還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