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趙良興

司法是公平正義的實現,站在第一線的檢察官實質作為人民感受最為深刻,人民樂見優良檢察官受到拔擢升官,但是,眾所周知司法體系充斥著官官相護,就像有句電影台詞:法律,是上流人的遮羞布,從去年爆發的石木欽案,可以看見沉痾其來有自,道德操守跟金錢權貴畫上重疊線,也難怪人民面對司法,好比面對鈔票與美酒。

    因與富商翁茂鍾不當飲宴、炒股的前公懲會委員長石木欽,拖過十年公務員懲戒期而逃過懲處,明眼人深知是典型的知法玩法,即使去年8月遭監察院彈劾也對其無可奈何,更何況法界涉案者據報載超過200位,其中不乏多位檢察官,各界都在關注後續發展。

    法務部最近開出6個檢察長缺額,截至三月底共計37人報名,第一階段由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選出12人,再送交法務部長蔡清祥從中遴定6人出任。如果換了新任檢察長之後,懲處案再輕輕放過,社會大眾如何看待官官相護的官場文化?我們不禁想問:隨著新任檢察長出現,能夠拿出良知抵擋來自各層級的壓力嗎?而且名單當中,目前出現極具爭議人選–廉政署副署長,引起社會民眾不解:如果讓有爭議者升官,合理嗎?

    擔任副署長之前的侯姓檢察官,為官官相護著名案例,曾經赫赫有名被媒體封為「司法藍波」,20幾年前雷厲風行專辦大案,包括馬英九特別費案、雲林廢土棄置場案、周人蔘電玩弊案、太極門案等,搞得一番轟轟烈烈,然而這些案件經過長年司法審理後,許多無辜被告最終獲判無罪,然而,其濫權起訴卻輕率毀人名譽,甚至有人因長期抑鬱與訴訟折磨而自殺輕生之憾事!

    其好大喜功的性格,無視法律正當程序,違反刑事訴訟法明文規定偵查不公開原則,甚至科學辦案講求證據,其偵辦手法卻是三番兩次製作不實筆錄,企圖羅織罪名或導致錯誤判決,曾多次與其交手的律師諷刺為「慣性偽造筆錄的累犯」。偵辦太極門案時手段駭人聽聞,2002年監察院臚列八大違法並列入「第三屆監察院人權保障工作彙總報告」之重大人權保障案件,彈劾案移送法務部究責議處,然高檢署官官相護,最後只將其調離特偵組位置,沉寂數年後復升官至廉政署副署長之位階。

    檢察官爭取晉升,究竟是為了申張社會正義,解決更多的司法不公,掃除官官相護文化?還是為了撕掉假面基因,換一個更大的官架子,換成晉升上流的階級基因?37位檢察官尚且有許多優秀人才,人民深切期盼操守優良的檢察長,能夠遵守憲法具備人權素養,維護司法公平正義,對不法同僚勿枉勿縱,在人民對司法信任度不到三成的今天,建請法務部長慎思適格的檢察長,讓真正的好人才出線。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