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署副署長侯寬仁屢經監察院調查,其擔任檢察官期間之偵查作為屢有違犯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嚴重侵害人權,戕害檢察官公正執法形象。

一、91年遭監察院調查詳列八項重大違法,移送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

侯寬仁於偵辦太極門案之違法濫權、侵害人權,經監察院於89年由廖健男、李伸一、趙榮耀3位監委自動調查,並由第三屆司法及獄政、內政及少數民族委員會第43次聯席會議,黃武次、古登美、張德銘、黃勤鎮、謝慶輝、黃煌雄、康寧祥、詹益彰、呂溪木、林秋山、郭石吉及馬以工等12位委員共同決議,於91年3月4日以(91)院台司字第0912600349號函附調查意見,詳列侯寬仁違反偵查不公開、違法搜索、違法凍結資產,且僭越職權,命各縣市政府對各道館封館等多處違反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嚴重侵害被告之權益、戕害檢察官公正執法形象等八大違法,並移送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監察院並將此調查案選列為「第三屆監察院人權保障工作彙總報告」之重大人權保障案件。

侯寬仁偵辦太極門案嚴重違反科學辦案,將「養小鬼」列為起訴事由,並於媒體公開表示,憑被告眼神閃過一絲陰影、直覺認定被告養小鬼。不但遭司法官訓練所列為負面教材,監察委員田秋堇於其擔任立法委員時,在99年4月8日於立法院現場播放侯寬仁的前述媒體訪問內容,並質詢法務部長指出:「我們國家如果任由檢察官,無憑無據可以起訴,起訴一個萬人組織,那其他手無寸鐵的這些平民百姓,赤腳百姓就更加危險,更加沒保障,…,檢察官用眼神就可以判斷,是不是要起訴你的話,那我們台灣就永無寧日。」97年11月7日資深媒體人范立達先生於「如何確保檢察權之獨立與中立」檢察改革系列研討會中,表示「以轟動一時之『太極門案』為例,該案歷經十一年的調查,終獲無罪判決定讞,被告也聲請冤獄賠償獲准。……被告人權的保障,在本案中可謂蕩然無存。」美國知名人權律師暨前總統柯林頓法律顧問暨美國費城天普大學法律系教授肯尼斯•雅各布森(Prof.Kenneth  Jacobsen)表示,研究太極門案近2年,從未見過任何一個案子如此不遵守正當法律程序。在文明社會中控告別人養小鬼,人們應該去懷疑檢察官是否精神正常!

95.5.9立法院公聽會前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顧問、費城天普大學法律系教授 Kenneth Jacobsen 發言

以養小鬼起訴、以眼神辦案、貽笑國際,嚴重侵害人權的檢察官,若出任檢察長,如何以身作則率領轄下檢察官?社會各界必將難以忍受,引發撻伐!

二、以押逼供 不擇手段

侯寬仁所承辦之周人蔘案纏訟24年,涉及約200名被告,包括3名檢察官、38名官警,調查期間就有4名警官自殺身亡,最後官警被判有罪的僅有8位,而當初多位三線一星至三線三星被起訴之高階警官,最後皆獲判無罪定讞。侯寬仁慣用押人取供,以親友生命安全為條件,逼迫當事人違背良心說出與事實不符之情事。周人蔘案中,帳房張秀真遭脅迫利誘,聲稱若其拒絕供述,檢察官就會押她在看守所,但若願意配合,就安排住進招待所,可跟先生、孩子相聚,還有部分行動自由,張秀真最後接受條件,簽署自願留宿同意書,變相被軟禁在招待所10天。被告高階警官陳衍敏也當庭告訴法官,會被咬出來是因其他被告進看守所體檢時發現身體狀況不佳,檢調慫恿,只要把陳衍敏「咬」出來,就可交保就醫。種種過程明顯不擇手段違法取供,此舉更讓審案的法官李相助訝異,檢察官竟敢把典型押人取供違法過程,悉數記載在筆錄裡!

【PDF】現聲說法,一位資深法官的回憶錄: 點我觀看

侯寬仁偵辦太極門案曾經恐嚇被告游美容,揚言要將在國外讀書的小孩引渡回國,脅迫其承認無中生有的罪行,也以押逼供,企圖取得不利被告洪石和的證詞。另無端收押太極門弟子彭麗娟禁見長達40天,當時她的小孩僅7個月大,婆婆行動不便皆需要她照顧,檢調不顧她痛哭哀求,仍直接收押,且未依法通知家屬,家屬心急如焚。經由彭麗娟任職的學校發函給檢調,才知她已被收押,人民無端被消失七天!侯寬仁訊問時,還說其實知道她是清白的,更是明顯濫權。太極門弟子陳調欣被無故羈押期間,侯寬仁為取得不利其他被告之不實供詞,以關係人身分傳訊陳調欣的妻子王雲英(時任職法務部編審),竟違法將王雲英扣留於羈押人犯之拘留室,且故意帶陳調欣經過目睹其妻被押之情景,以其妻將被押、女兒將無人照顧為由,脅迫陳調欣不實指控,使其陷入良心與親情間抉擇煎熬,但陳調欣仍拒絕作出不實供述,遭侯寬仁怒斥:「慈悲心不夠,虧你是有修的人,連自己的太太都要被收押,還不知要去救。不要當悲劇英雄!再不『說實話』,你太太將領半薪,屆時二個女兒將無人照顧。」

三、99年監察院認定侯寬仁為不當詢問被告之累犯

監察院調查侯寬仁偵辦雲林廢土棄置場弊案,涉有違法乙案,調查結果指出在詢問被告張隆生時,疑似製作不實筆錄,將「卵葩架在剃頭刀上」被告原意旨「危險」扭曲為「隨時會出事情」,曲解當事人本意。並認定「查本案檢察官訊問被告時所用語詞,有與案情無關而使被告產生心理威嚇壓力者,亦有笑謔怒罵意涵之用語,諸如:『你想想自己有老婆小孩。你如果被關起來痛苦是你老婆小孩,你老婆為你哭有用嗎?還有別人為你哭嗎?沒嘛。給你機會你不要嗎?』…」等語,均屬不當之訊問。最後並認定「檢察官侯寬仁不當詢問之案件,以本院調查之紀錄非僅有本件,應由最高法院檢察署確實瞭解該員之全般狀況,列入獎懲之參考依據。」

雲林廢土棄置場案劉烔意律師表示,他的當事人被告土庫鎮公所技士張隆生訊後哭訴,侯寬仁訊問的筆錄內容和他回答的完全不同,劉律師因此請求勘驗,後來法院勘驗發現偵訊筆錄與錄音內容嚴重不符,雲林地檢署主動撤銷該訊問筆錄。

馬英九特別費案中,律師團逐字還原偵訊譯文,比對筆錄,發現檢察官偵訊時採誘導式訊問,且證人吳麗洳很多回答都被侯寬仁扭曲,例如吳麗洳對很多問題回答「不清楚」、「忘記了」,但筆錄竟記載成「是的」、「沒錯」,嚴重筆錄不實,更涉及刑法第213條「公文書不實登載罪」。

太極門案中侯寬仁竟利用農曆過年將至,以被告彭麗娟對幼子的思念與渴望團圓的人之常情,利誘她若做出不實供述,就可換取交保。但彭麗娟不願配合,侯寬仁竟在偵訊時自問自答,並將不實的內容登載於筆錄,嚴重違法涉及偽造文書。

周人蔘案當初涉案的少年隊小隊長黃水田,當庭指控問訊過程被檢察官侯寬仁與調查員恐嚇,因此要求公開問訊過程錄影帶,以證明被非法取供、筆錄不實,但檢調卻稱說找不到錄影帶。黃水田表示:「當初我承認的筆錄,都不是我寫的,他們自己套好的,如果我不承認,就是押人,就是恐嚇。」黃水田說,他第一次偵訊時堅決否認收賄,被侯寬仁收押,後來借提第二次偵訊,就被檢調威脅,若不說就要對他家人不利,要讓他們流落街頭;當時黃水田的父親臥病在床,因恐懼家人安全受威脅,為爭取交保,只能硬著頭皮承認。而當時50多歲被免職的黃水田,因拿不到退休金,20幾年來,只能靠替人顧店打零工維生,生活窘困。

偵訊及筆錄是檢察官起訴與否的重要根據,預設立場、蓄意誤導,甚至以強暴脅迫的手段,製作與事實不符的筆錄惡意入人於罪,挾公權力遂行個人偏頗的立場或特定目的,不但陷當事人於無端訟累,其非法起訴所開啟的司法訴訟,更不知浪費多少寶貴的行政及司法資源,甚至拖垮司法威信。如此檢座,若再予升任檢察長,天怒人怨!檢察官箴如何正人正己?

四、國立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於二月公布民眾對法官的信任度僅26.7%,又因翁茂鐘案跌落谷底,而民眾對檢察官信任度已有上升且高於法官,侯寬仁偵辦多起案件經調查確認違法,卻未被懲處,反而高升廉政署副署長,已招民怨,近來更傳若再拔擢為檢察長,是犧牲整個檢察官的風氣、威信為其換取升官門票,重擊檢察士氣,有違檢察官應為國家法治守護者,國家公益代表人之精神宗旨,必將引發社會質疑,是否檢察體系之擇人標準政治正確勝於一切?「任人唯賢,德才兼備」,期法務部激濁揚清、擇優汰劣,為國家、為全民擇選適才適任之檢察長,率領檢察官打擊犯罪、保障人權、守護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