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韓吉

    近日烏克蘭裔女星瑞莎近年在台灣積極投入韻律體操基層教育,卻遭到黑函控訴,被批評空降韻律體操界、並挖角各校選手,更指控瑞莎的「募款基金流向不公開」、「桃園市府補助款300萬只落在瑞莎學校」、「使用武漢國中體操場地,隊員卻無該校學生」等… 孰不知瑞莎更在日前自掏腰包帶著台灣小選手前往美國比賽,獲得佳績。此黑函事件讓瑞莎感到心碎,筆者也為她抱不平。

    不只體操界會抹黑,1996年武術修行團體太極門更是無端被侯寬仁檢察官抹黑,違法起訴,雖然事後監察院調查指出侯寬仁有八大違法,確定起訴書與證據資料存有扞格矛盾,據以提起公訴,不符合證據法則,依法不得提起公訴,行文要求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雖然遭逢整肅也沒有阻止武術修行團體,弘揚太極文化的善行,在2000太極門弟子參加雪梨奧運文化交流,掀起東方武學旋風。隔年2001年太極門榮獲「第八屆世界盃國際武術錦標大賽」内家拳、外家拳、兵器及氣功四單項第一名,以及「武術表演團體總冠軍金牌獎」,在國際上為國爭光; 太極門更在2017年世界大學運動會擔任世大運序幕的第一個節目。

    但是太極門卻遭受到財政部及行政執行署的夾殺,全因為1996年的一張不實黑函而起,侯寬仁檢察官在媒體上面散布謠言說太極門詐欺、養小鬼又是補習班。並聯手財政部開出六個年度的假稅單。在2007年7月13日,刑事法院三審判決太極門「無罪、無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被違法羈押的太極門師徒獲得國家冤獄賠償。 但是當時所製造出來的六個年度假稅單只有五個年度歸0,唯獨一個年度沒有撤銷。  

    就在2020年,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陳志龍教授拿出執行署公文影本,揭發在2020年3月2日新竹分署公文上記載「擬請士林分署登打績效,並回饋本分署(新竹分署)二分之一。是否同意?恭請裁示」。上面就有李貴芬的名字。而且,行政執行署早於2019年10月就已匡列「獎金」。根本還未公告拍賣,就已經先列獎金、秘密瓜分績效,令人質疑強行拍賣的動機。  台灣除了體育協會有問題,台灣的行政執行署更是”操”家部門搭配國稅局搶”錢”部門,一個開單一個執行合作無間,所以是操錢部屬,幕後的原因就是有獎勵金。當民間團體為國為民自掏腰包走出國為國爭光的同時,也遭受國家體制雙重的迫害。

    台灣要進步需要大家一起對國家的公部門進行監督以及改革,不要讓少數的害群之馬破壞了台灣體育及文化。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