獎金誘使不肖官員成為法治病毒

台灣俚語「人不照天理,天不照甲子。」回顧病毒與人類戰爭的歷史,天災、人禍常是接連產生。以近期台灣發生的太魯閣號事件,造成49人不幸身亡,誰能料到工程車滑落,事後爆出多項違規,究竟台灣政府的螺絲從哪裡鬆掉?台灣人民的生命籠罩在危機四伏的陰影,人民的財產權也是一樣。

圖一:109年爆發行政執行署違法拍賣太極門土地事件,行政執行署完全無視於人民及各界專家學者民代聲援陳抗一個多月,仍然違反拍賣程序、加速侵占人民財產。

分析法務部行政執行署歷年統計資料,每年新增欠稅欠費強制執行案都大幅度成長:民國90年為190萬件,108年暴增到1,104萬件,109年新增強執案更高達1,431萬件,19年來竟暴增7.53倍!台灣僅2300萬人,竟然平均不到2人就會遇到1件,比例之高令人咋舌。近年來,行政執行署更變本加厲,動輒以「查封不動產」追討不成比例的小額罰鍰或稅款;甚至膽大包天地偽造查封照片,逕自拍賣基隆小市民陳青旭,高於138倍的房產用來清償1.8萬罰款,明顯違反比例原則與登載不實於公文書!類似案例並非個案,109年6月13日媒體披露,「過去3年,全台仍有560個案件,因為積欠20萬元以下罰鍰,不動產遭拍賣。」

今年四月媒體報導,苗栗卓蘭的老農夫妻,申請在果園旁蓋放資材農舍,縣府也核發建照。沒想到就在107年即將完工時,被河川局勒令拆除,還要罰款205萬元。詹姓老農雖然提出訴願,所有資產全遭凍結,無法使用,害得詹姓老農心情鬱悶,和妻子10天內相繼去世,兒媳戮力奔走3年後,終於沉冤得雪、撤銷罰款,但是老農夫妻兩條人命,誰能賠償?!

稅災戶吳沛純老師原任職某補習班主任,86年老闆收完學生的補習費後想倒閉,她不忍心即將考試的學生功課荒廢,想接手經營幫忙學生,但老闆同年7月就註銷補習班之立案。根本沒有買成補習班的吳老師,萬萬沒有想到,國稅局竟憑一紙未成交的買賣契約,肆意認定吳女士是負責人,向她追討補習班欠稅159萬,罰金加利息、滯納金,總共超過320萬。吳女士提起行政訴訟,但即使勝訴也沒用,她罹患了憂鬱症、自殺兩次,除了高血壓、糖尿病、心臟病之外,還得了乳癌三期,甚至連化療的救命錢都遭到強制執行……。更悲慘的是,一位台中三十多歲的女子,僅積欠地價稅和房屋稅4.8萬,即使已疑似燒炭自殺變成一具白骨,房子仍持續被查封拍賣追稅,執行官在獲取執行績效與獎金時,真的能心安理得嗎?

建國百年「十大賦稅人權新聞」網友票選為「史上最倒楣公益律師:背了一億一千兩百萬元稅單的黃文皇律師」。案子發生後,黃文皇經常壓力大到呼吸都有困難,長達六個月,每天僅能靠安眠藥入睡,經常半夜醒來,想要從樓上跳樓輕生,但因想到孩子年幼而作罷!黃文皇好心義務擔任台中地方法院指定之遺產管理人,卻被國稅局反咬為漏稅,變成一場可怕惡夢。還有響應經濟部號召回國的科技人葉揚春,也因為烏龍稅案導致妻離子散,科技報國夢碎。他擁有DNA晶片技術,獲邀以「技術入股」方式加入公司,過程一切合法,卻被國稅局按薪資所得課稅課稅,不但遭到強制執行,也被限制出境。

圖二  : 當不肖公務員為求獎金不擇手段,失衡的公權力成為殘害人權的法治病毒。

109年甚至爆發行政執行署違法拍賣太極門土地事件,被稱為台灣法稅照妖鏡的太極門案,儘管人民在救濟過程中贏了國稅局18次,稅單卻一再復活,終於108年底國稅局將五個年度的稅單更正為零,竟然還爆發違法拍賣的國際醜聞,讓台灣蒙上強盜政府的汙名。太極門冤假錯案的違法拍賣中,執行署署長林慶宗、副署長陳盈錦,明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已發公文給中區國稅局,並副知行政執行署,請中區國稅局依80、82-84年度綜合所得稅更正為零之同一標準處理,並依稅捐稽徵法第40條撤回執行。因此,中區國稅局撤回錯誤稅單執行,確實是依法有據;但是,執行署明知執行名義大有問題,依法應立即停止執行,將案件退回移送機關中區國稅局苗栗分局才是,卻仍掩耳遮掩、恣意違法強行拍賣修行道場用地,造成太極門師徒難以彌補的損失,更加深人民對於政府的不信賴。

劉明哲說,依照國際兩公約規定「人民有平等訴訟權」!民眾是否真的欠稅欠費仍是待確定之時,應有申覆訴訟之權利,然而,行政救濟的發動卻不能停止強制執行,執行署動輒強施以查封、法拍、限制出境、管收等迫害人權方式凌遲人民、掠奪人民資產,此等強制權簡直比疫災更可怕!綜觀基隆陳青旭案,欠繳1.8萬就查封祖孫三代賴以為生,價值250萬的祖厝,執行署還被爆出照片造假、資料變造、未通知當事人醜聞;再以太極門假案來說,法院三審判決無罪無稅,無中生有的假稅單本就不應該執行!事實上,執行過程中發現有問題的案件,行政執行署本應主動依《行政執行法》第9條第3項規定停止執行,但為何不僅沒有停止?卻還急於違法強行拍賣?!

去年七月間,行政執行署完全無視於人民用盡各種理性平和的表達方式,到執行署與新竹執行分署門口陳抗一個多月,各界專家學者民代也到場不斷聲援,大聲疾呼刀下留人,要求依法停止執行!為何執行署能絲毫不予理會,反而還違反拍賣程序、加速侵占人民財產,背後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許多熟知內情的法官與律師們一語道破:「就是為了績效與獎金!」當不肖公務員為求獎金不擇手段,失衡的公權力成為殘害人權的法治病毒。

93年朱星羽等160多位立委聯名提出廢除獎金,為了平息廣大民怨,包括警政、海關等也自刪獎金。不料沒有法源依據的獎金卻死灰復燃,97年財政部竟以內部自行訂定的「作業要點」,年年編列超過上億元稅務獎勵金預算。導致稅災問題越來越嚴重,台灣民主法治變質為「人治」?!立委應該正視此問題,杜絕獎金引誘貪心,讓人民陷入痛苦深淵。

法務部行政執行署及所屬行政執行處「執行績效獎勵金發給細部規定」,每年編列上億元沒有法源依據的預算,為何連年暗度陳倉、無人監管?!98年,板橋行政執行處爆發假績效不肖領獎金醜聞;104年立委審查認為依照「要點」領獎金有欠妥適,竟連一般行政人員都有領取;105年立委審查預算時決議要法律明定,結果如何?每年獎金編列還是節節上升,立法院監督代議制形同虛設,縱容執行官與稅官,為了每年數億獎金瘋狂執行與開單,不禁讓人民只能無奈感嘆:「養老鼠咬布袋!」

早在96年間,花蓮行政執行處執行官陳右唯在其「行政執行業務推動與績效獎勵金之研究」報告第8頁中就痛批:「行政執行處的最終目標是為達成憲法第十九條,租稅公平的目的,獎勵金、績效及拘提、管收,都只是為了達此目的的手段,絕非行政執行的目的。」「現行制度卻以執行拘提、管收義務人的件數來評比執行官的考績,或使執行員得以因拘提人數而領取獎勵金,這種没有衡量拘提、管收必要性、合目的性的比賽制度,皆非正常法治國家應為的行為。」「或許我們認為南京大屠殺,德國屠殺猶太人,已經是很遠的事,也是特定人的罪惡,然而我們不可以忘記,一個希特勒、一群日本軍官,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有好幾百萬人參與這場比賽砍人頭,坑殺人種的行為。而人類終於決定那是錯的事,是在死了上百萬人之後。」「我們呢?僅僅為了分數濫行拘提,明知未達管收要件,未聲請管收卻以拘提送管收二十四小時的時間為理由,禁錮義務人,以逼迫義務人付錢。這樣的事情不但被鼓勵,還要求加碼……。難不成合法擄人勒贖的目的,是為了榨取義務人的錢,作為政府的財源,以利日後福利社會?而這些榨取的金額,當真足以彌補因為政府不當執行所衍生的社會問題及所增加的社會成本?」劉明哲表示, 這是一位有良心的執行官早在14年前就提出的沉痛呼籲,當政府短視近利地只以眼前的灌水稅收與浮誇的執行金額沾沾自喜,縱容公權力違法濫權地以獵人頭似地比賽競爭績效,人民就成為政府的提款機、刀俎上的魚肉!最後,犧牲的將是國家百年來的民主法治基業與自由人權保障;當人民的生命與財產毫無保障時,那台灣與現在哀號遍野的印度,又有何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