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Yahoo新聞網

林立容/財務經理

全球covid-19悲慘的疫情因為疫苗的問世,終於露出一道曙光。其中保護力高達九成以上的輝瑞(Pfizer-BioNTech)、莫德納(Moderna)疫苗更是一劑難求。這支疫苗可以快速問世,是因為一位匈牙利裔女科學家Katalin Kariko,靠著過人的毅力,40年堅持研究的成果,才能在疫情重創全球的此時,迅速成功開發。

這兩支疫苗採用的是mRNA(信使RNA )的製造技術,被學界認為是相對先進的機制,它不像一般疫苗,是用「以毒攻毒」的方式,靠注射純化過的已死病毒體到人體來產生抗體防禦病毒,而是透過「傳送訊息」到人體內,教育、引導人體細胞來抵抗病毒。mRNA被稱為「生命的軟體」,但人體免疫系統會殺死它,當許多科學家因研究失敗而停止放棄時,只有Katalin Kariko在一次次被冷漠拒絕,沒人願意提供研究經費的情況下, 撐了20年才出現第一個貴人-免疫學教授Drew Weissman, 兩人在2005年終於找出mRNA不被免疫系統殺死的方法。

這項研究成果在covid-19爆發前極少被重視,但因為這個技術,美國輝瑞、德國BioNTech、以及Moderna這些生技藥廠,才能迅速開發出成功機率高達95%的新冠病毒疫苗。Katalin Kariko對covid-19防疫的貢獻厥偉,但她並沒有因此致富成名, 她僅拿到當年對Moderna授權的300萬美元,她說,賺錢不是她的興趣, 天天做實驗永不退休是她最大的願望。

在很多領域中都有這樣務實貢獻社會的人,但在功利主義盛行的社會中,往往會受到各種阻礙而放棄目標, 「擇善固執」的特質就成為成功的關鍵。

2015年德國總理梅克爾賭上了她的政治生涯,獨排眾議接納百萬難民,讓今日的德國不但未被百萬難民拖累,反而填補了製造業的人力缺口, 讓整體經濟提升,更逆轉了德國納粹的血腥歷史印記,成為21是世紀的人道大國。

有美國學者曾形容蔡英文總統是亞洲的梅克爾。 2016年 蔡總統以「司法改革」博取廣大民心,當時選總統時她說,對台灣未來的思考是「以人為本」;2021年的228當天,她也說,人權意識要內化成政府的DNA。她確實知道人民對司法「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的痛苦,也知道政府機關人權意識薄弱,但面對台灣官僚的醬缸文化,改革需要非常強大的毅力才能成功。

前台大法律系陳志龍教授就引《易經》 「近而不相得則凶」來說明蔡總統司法改革5年來沒有成績的原因, 打垮自己的人,不是敵人而是你自己或最親近的人。雖然蔡總統自信勇敢提出改革目標,但受到她自己選出來的「司法幫」政務官的不良影響,因意志力不足,而沒有徹底執行。陳志龍教授也提出建言,改革要立竿見影,就要從個案的平反開始。

所謂「大處著眼,小處著手」,因為個案就是制度、法律缺失的具體呈現,也是未來連鎖危機的初始,針對缺失做改革才會快速有效。

520當天蔡總統特赦布農族孝子獵人王光祿,不就是因為制度、法規的不完備,導致對原住民文化與人權侵害之補救。此時, 若能更近一步盤點所有因法規制度所造成人權侵害之案例,著手檢討並一一加以平反,就能展現其改革之意志。

近日行政院會通過「稅捐稽徵法」草案,其中要將部分條文「修惡」,以修正條文第28條為例:就算是稅捐機關的錯誤,所造成的稅款溢繳,人民也必須在繳納之日起算10年內提出具體證明申請退還,否則不得申請。

這是一條人民退稅請求權的規定,也是人民的一種救濟管道,法律的制定,應該基於「人權的保障」, 多收的稅屬「公法上不當得利」,更何況是政府的錯誤,不管多久都應該退還給人民, 行政院口口聲聲說要落實《國際人權兩公約》,這樣的修法草案就是違反《公政公約》第2條所要求:國家各級政府應積極提供人民各種有效、即時的救濟管道;也違反 「憲法」 對基本人權之保障 。人民提起訴願要先繳交「有疑義稅單金額的1/3」才能爭取「暫緩強制執行資產」的規定,也是阻礙人民救濟,根本違反世界人權思潮的威權做法。

草案中還要增訂: 行政法院實體判決確定者,無本條退稅請求權適用。但法官也會錯判,尤其行政法院的法官沒有稅務專業,幾乎是偏聽財稅機關,以「充實國庫」而不是「基本人權保護」為考量,導致人民的勝訴率不到6%。這豈不是拿「恐龍判決」來阻斷人民的救濟? 司法是「是非對錯」的問題,就像有個人被判死刑,後來發現他被冤枉了,難道因為已經判決確定,國家還是要把他槍斃?這合乎公平正義嗎?不是國家該收的稅就該還給人民,人民財產權受到憲法的保障,怎麼可以用種種的法規來設限。

整個《稅捐稽徵法》的修正草案,充滿官民法律規範的不對等,只對人民逃漏稅施以重罰、重刑,卻對稅務人員的違失毫無懲處規範,更給予便宜行事之途:稅額核定通知書採「公告送達」。這經常導致納稅沒有確實知悉而「延誤救濟」, 國家財稅機關掌握人民所有資訊,這實在是不負責任、不顧人民權益的做法。

財政部、法務部在立法院中堅持「修惡」,凸顯行政院各層級官員根本不懂《國際人權兩公約》的精神,人權要內化為政府的DNA,蔡總統此時不也應該做些什麼來導正?

梅克爾獨排眾議接納難民,讓德國成為人道大國;Katalin Kariko用意志力堅持40年救人無數。真正的英雄都要能忍受壓力,選擇「做對的事」而不是「容易做成的事」才能對國家與人類社會做出實質的貢獻,歷史也會給予審慎公正的評價。期許蔡總統拿出司法、人權改革的初心,對不正義的制度、不合改革理念的官員,都應該有所處置,才能讓改革落實,不負人民的託付,讓冤錯假案獲得平反,讓人民看見國家領袖對台灣「民主、自由、人權」價值的堅持。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