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廖旻姍/台北報導】響應聯合國世界環境日,WPN世界民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民間單位於6月5日舉辦線上論壇,主題是「以良心與善行挽救失控的法稅與環境」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張靜律師指出,世界環境日主要是針對自然環境遭受人類的迫害進行保護,然除了自然環境外,還有很多人為或是人所設定的各種環境,比方說司法需要一個公平審判的環境,稅法需要一個乾淨的能夠體恤人民的環境。張靜進一步指出,司法環境最大的汙染來自於法官、檢察官的官官相護,以及本位主義,這個官本位主義暢行無阻時,人民的人權就不見了。在台灣,官官相護成為司法醬缸文化下的一個環境,讓這些官員們互相保護對方,受困的、受損的絕對是可憐的人民。因此,如何去除汙染源,是未來非常重要的方向。

圖說: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張靜律師於線上論壇特別強調「簡政事」,若司法制度搞得愈複雜,人民愈不懂,再加上官官相護、缺乏良心,這樣的司法制度就沒救了。官官相護及本位主義都跟良心有關,如何讓司法有良心,維護司法環境的公平正義,是一個刻不容緩的議題。

張靜表示,當初設立人為環境本來立意是好的,可是現在這些人為環境卻比自然環境的迫害更加嚴重,太極門遭受迫害就是很經典的案例,太極門案件就是一面司法跟稅法的照妖鏡,幾乎所有牽涉到的執法單位都在做違法的事情,難道他們不知道是違法嗎?張靜相信他們知道這是違法,但有些人還真的不認為自己違法,不認為自己違法就是他的官本位主義,互相官官相護的情形,已經到了人民無法忍受的臨界點。另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竹北黃姓志工媽媽事件,黃姓志工媽媽只是因為舉牌,就被行政執行署主任執行官控告恐嚇、妨礙名譽、違反個資等,雖然檢察官最後不起訴處分,還了黃姓志工媽媽清白,可是這個事情並沒有因此結束,難道這些違法的行政官員都不用負責任嗎?

張靜以他當年擔任法官、檢察官的經驗來談行政執行法是否應該廢掉?當時沒有行政執行法,也沒有行政執行署,所有的行政執行案件是在地方法院的民事執行處囑託執行,過去運行也沒有不好,可是現在卻增加了很多的機關組織、法令制度、執法官員,這真的是好的嗎?從司法改革的角度來看,張靜特別強調要「簡政事」,要把政治上的事情弄得愈簡單愈好,讓人民很容易守法,很容易遵行,司法制度搞得愈複雜,人民愈不懂,再加上官官相護、缺乏良心,這樣的司法制度就沒救了。官官相護及本位主義都跟良心有關,如何讓司法有良心,維護司法環境的公平正義,是一個刻不容緩的議題。

張靜沉痛的呼籲,官官相護在可預見的將來若沒辦法解決的話,台灣的司法不會有希望。他以黃姓志工媽媽對李貴芬主任執行官提起自訴案來說明,新竹地方法院虛應故事開了一次調查庭,請自訴人跟自訴代理人到法院,沒幾天就下了裁定,把自訴駁回。法官對於自訴代理人幫自訴人所主張的訴求、調查證據的申請,一個字都不提,只說不須再去調查。從自訴案裁定來看,法官為了要維護行政執行官,可以完全不顧證據法則,不顧言詞辯論,不顧交互詰問,不顧公開審理的程序(因為只開過一次庭,沒有經過言詞辯論,沒有經過交互詰問),就把這個案子結掉。看到這個裁定非常痛心,但是也激勵大家未來要走的路還相當的久,一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