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谷悅禾/台北報導】2021年響應聯合國「世界環境日」線上論壇於6月5舉行,呼應世界環境日,十餘位專家學者與各行各業菁英呼籲,在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嚴峻,人類的未來與環境平衡面臨極大的挑戰之下,以良心與善行挽救失控的法稅與環境同樣重要。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表示,台灣司法體系在面對執法者自身不法之時,完全沒辦法產生抗體把它排除掉,不僅沒有自癒的能力,還有養分在養這些病毒,919竹北事件中明顯違法的警察局分局長還升官、記兩大功!看來要清除司法體系的病毒,只能靠外力打「疫苗」,人民不斷的fighting。

圖說: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於線上論壇表示,要清除台灣司法體系的病毒,只能靠外力打「疫苗」,人民不斷的fighting。

吳景欽引述去(2020)年在美國發生的佛洛伊德案,明尼蘇達州白人警察逮捕非裔男子的過程中,將他壓到在地,並用膝蓋壓住非裔男子的頸部,致其死亡。此案造成當時轟動,引發「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蔓延全美,今年3月底在明尼蘇達州選陪審團,一直到4月審判結束,法庭審判全程直播,由此案可以看出,面臨執法者不法時,美國至少有部分可以產生抗體、自我去除病毒的能力。

反觀台灣,吳景欽提到去年發生的919竹北事件,60歲的法稅改革聯盟黃姓志工媽媽只是舉個牌,質疑行政執行署李貴芬主任執行官到底有無拿獎金,卻被以現行犯逮捕。關於警察違法的部分,黃姓志工媽媽後續向檢察官提告訴,「結果可想而知!」吳景欽搖搖頭說,「檢警一家親」關係再度發酵。他認為,檢察官本應具有抑制警察權的作用,像這個事件中,警察濫權逮捕,還粗暴的對待60歲老人,此時檢察官就應發揮「抗體」的作用,把「病毒」清除掉;但最後案子竟被cover掉?!

此外,黃姓志工媽媽也針對李貴芬主任執行官提出自訴。吳景欽指出,自訴制度有很大的門檻,要請律師來提出,且因是繞過檢察官、直接向法院去提自訴,會面臨蒐證上的困難,因為所有的證據可能都在檢察官那裡。本來自訴的設計,是因為起訴都由檢察官獨擅,權力太大,起訴或不起訴都由檢察官決定,擔心又發生「檢警一家親」的狀況,因為有不信任檢察官的考量,所以才設計這個制度,案件直接交給法官。本來以為法院會比較公正客觀,因為離檢警體系比較遠,「不過期待終歸是期待」吳景欽說,黃姓志工媽媽的自訴又被裁定駁回。

「理由很離譜。」吳景欽發現法官的裁定書裡全部都在寫實體的問題,全部都在做實質的審查,可是法官完全沒有去調查證據。黃姓志工媽媽是告李貴芬主任執行官誣告罪,而法官在裁定書裡寫,李貴芬應無誣告,因其對事實(舉牌)可能有誤解!吳景欽表示,從未聽過只因舉牌就被以現行犯逮捕的狀況,他懷疑一定是有人打電話指使;此外,製作筆錄的時間也很奇怪,是在逮捕之後才做,至於為何要拼湊這個時間軸?他認為,就是一開始沒告訴,只有一通電話,後來再補做。這樣看來不僅沒有誤解事實,這些根本都是刻意弄出來的!

吳景欽接著說,法院裁定書還寫到,應該是李貴芬對於恐嚇、加重誹謗等的認知不夠專業,對法律也有誤解,所以李的告訴不算誣告!吳景欽認為,雖然自訴案法院最終裁定駁回,不過從各項敘述中不難發現,法官將李貴芬歸類為不懂法律,尤其刑法完全不懂,只懂工作上會用到行政執行法的人;而事實上,這位主任執行官,是領有律師執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