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若渝報導】獎金如同雙面刃,古今中外多少王朝想靠獎金充實國庫,卻也因獎金傾覆整個帝國。為人民充實法稅知識,讓台灣民主法治更健全的線上直播節目「全民公審」,深入探討與人民息息相關的法稅課題。6月20日播出主題為「全面監督沒有法源依據的稅務獎勵金」,多位專家學者剖析歷史汲4取教訓,並從困局找到解決之道。前國稅局簡任稽核黃坤光表示,民主應當依合理的法律課稅,獎金其實是毒藥,不當獎金不應存在。並提醒公務人員,官員要有公民自覺,要服從法律,而不是聽從長官。

圖說:全民公審線上節目6月20日播出「全面監督沒有法源依據的稅務獎勵金」,獎金是糖果還是毒藥?專家學者剖析歷史汲取教訓,並從困局找到解決之道。

獎金制度的前世今生

黃坤光表示,早期納稅人逃漏稅被查獲,除了補稅之外還會裁罰,就罰鍰收入提存分配,即查稅獎金的由來。查稅獎金的分配基本上仍以官階高低分配,職位高的部長、局長領比較多,所以財政部前部長王建煊離職時發現他有上千萬的獎金還把它退回。

黃坤光指出,公務人員自從總統直選之後,地方職等提升大約三職等,以前稅捐處長大約八職等,現在十一職等;一個公務人員職等也提升三職等,所以現在公務人員待遇並不低。而獎金制度,不只稅務獎勵金,包括調查單位也有調查獎金。黃坤光強調與業務有關的,就不應當存在,因為有些人目標就會改變,失去了當初發給獎金的意義。他也分享天下第一廉吏于成龍臨終前留下的一段話:「朝廷徵稅,百姓輸糧,原有一定之規,道府州縣,各級官吏,身為百姓父母官,理當上體朝廷仁德,下念百姓困苦,決不可肆意加重百姓負擔,累及生計。」黃坤光表示,民主更應當依合理的法律課稅,希望現職的公務人員、調查人員都能效法這種精神。 

太極門案義務辯護律師蔡富强說明,查稅獎金是比照戒嚴時期檢肅匪諜條例而設,以前只要查到匪諜,他的資產便被沒收,檢舉人就能從被沒收的財產裡面去分配檢舉獎金,所以就造成很多人去挾怨報復,或誣指他人是匪諜,而後從中謀取暴利。查稅獎金也一樣,檢舉人可以從查緝逃漏稅的罰鍰中分取獎金,造成冤假錯稅案發生的源頭,因為獎金引發了人性的貪欲,而為眾人所詬病。2004年前立委朱星羽等人把獎金制度廢除之後,財政部另訂稅務獎勵金辦法,偷偷把獎金包裝在預算當中,而每年編列稅務獎勵金金額,更高達上億。對於前財政部部長張盛和所說「待遇不高不足以養廉」的說法,蔡富强表示,目前台灣一般公務人員的薪資,比起一般民間企業已好很多,稅務人員的專業加給又比一般公務人員高。若說稅務人員薪資水平遠低於社會企業,所以要編列稅務獎勵金,否則無法維持廉潔操守,不啻是對全體稅務人員的公然侮辱。

獎金制度的古今中外

會計師杜奕萱則分享因為不良稅制及獎金制度導至亡國的羅馬帝國的故事。她表示,在羅馬帝國的歷史中,「稅吏」與「貪瀆」被劃上等號,稅吏一職係由羅馬共和國設立,當時的稅吏不是公職,但是可以代表政府去跟人民課稅,任何超徵的金額,變成他們的獎金。這個制度其實非常危險,因為高度引誘貪婪。在共和國時期,還有元老院的牽制,但到了帝國時期,元老院漸漸失去有效控制與制裁官員的能力;加上羅馬帝國的戰爭,需要很多資金,所以稅吏的權力開始變大,開始無所不用其極的以課稅偷取人民的錢;最後導致羅馬帝國的人民,不再相信稅務官僚及體系。在羅馬帝國的最後一個世紀,稅收下降了90%,這樣子的獎金制度,非但沒有對國庫、對稅收有所幫助,反而造成了羅馬帝國崩潰的原因之一。

杜奕萱表示,私人稅務員制度一直運行到1990年,義大利把稅吏公職化,變成官僚體系,沒想到義大利人更討厭此種政府官僚,因為根本原因在獎金制度引發人性的貪婪與貪瀆,該修改的是獎金制度,而不是私人化或公職。而在台灣,財政部的新聞稿中,也常有「充實國庫」的關鍵字,但因為有稅務獎勵金、執行獎金的存在,也常製造政府跟人民利益衝突,羅馬帝國殷鑑不遠,各國政府都應引以為鑑。

蔡富强指出,被監察院定義為賦稅人權指標性案件,亦即學者稱為法稅228的太極門稅務冤案,就是一個血淋淋的案子。獎金引發貪婪,明知是違法的、錯誤不實的稅單,還是昧著良心開單。稅務單位要績效,稅務人員要獎金,環環相扣,怎麼可能承認錯誤?蔡富强強調賞罰要分明,既然用獎金來激勵或補償薪資也好,也應該承擔錯誤相對的責任,但即使有刑法第129條違法徵收罪,至今仍沒有人因開了明知違法不該開的稅單而受到懲處!

獎金制度應撥亂反正

黃坤光表示,古今中外所有國家內部的動亂,大都因為貧富不均,賦稅不公所引起。憲法第19條明定,人民有依法令納稅之義務,但是目前憲法的立法意旨、稅法的立法意旨,以及大法官解釋,所有的法律條文形同具文,實施起來,變成法律條文的倒行逆施。黃坤光指出,獎金其實是毒藥,他記得約在2001年實施稅務網路申報,為了推行財政部訂定競賽辦法,結果因為第一名獎金的利誘,竟發生了瀆職的憾事。黃坤光提醒公務員,現在已不是家天下的民主法治,官員要有公民自覺,要服從法律,而不是聽從長官。

杜奕萱2019年在澳洲參加了一場由世界納稅人協會(World Taxpayers Association)主辦的研討會,會中很多來自世界各國的專家學者,其中,美國提倡稅改組織的創辦人Mr. Wahlberg認為,稅率降低反而會讓整個經濟成長的更快。杜奕萱當時也採訪了澳洲的納稅人組織(Tax & Super Australia) 主席Mark Dodds Vice President,他提到澳洲的稅制講求透明,並且要取信於民眾;一旦有獎金制度,就會讓人民懷疑稅制的公平性與公正性,無法取信於民,所以澳洲沒有稅務獎勵金的制度,他認為稅務獎勵金不應存在。杜奕萱覺得台灣應該要從過去腐舊的思想中跳脫出來,才真的能跟國際接軌。蔡富强則表示,台灣在查稅獎金被廢除了之後,又有稅務獎勵金的出現,他覺得要回歸到制度面與法律面,如果真的薪資太低,應該修改公務人員俸給法或相關支給辦法,依其專業度去調高專業加給,而不是用名不符實的方式製造稅務冤案,對老百姓或對台灣社會都不是一個好的方式。蔡富强也希望因為不良的制度而製造的冤案,政府有義務,也有責任還給人民一個公道,太極門的稅務冤案必須徹底的平反及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