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羅吉強

近日媒體報導財政部今年7月1日將公布欠稅大戶名單,財政部每年7月都會公開個人欠稅逾1,000萬元、企業欠稅逾5,000萬元的欠稅人名單。本次企業欠稅大戶之首為環亞大飯店,積欠營所稅、房屋稅及地價稅約25億元,個人欠稅大戶仍由已逝股市聞人黃任中之子黃若谷蟬聯,累計欠稅加罰鍰近19.5億元,蟬聯個人欠稅大戶頭銜12年。財政部於2007年、2012年、2017年各修法延長5年追稅期一次,已延長了3次,在輿論壓力下不再修法延長,故追稅期限至明年3月將停止追稅,欠稅大戶名單或許重新洗牌。

事實上,財政部所公布的欠稅大戶名單,裡面有許多的稅務冤案,是因稅務單位不當解釋法律而造成的,如黃任中,他投資股市致富,合法節稅卻被國稅局曲解成逃漏稅及欠稅不繳,並加以管收,黃任中在管收期間即抑鬱而終,當時官司都尚未結束,古董、名畫、洋酒就被財政部國稅局賤價拍賣,之後證實黃任中所有證交所的交易手法完全合法,而法務部也在2009年向黃任中及其遺族道歉,並承認管收追稅為不當之舉,但稅務機關並未依職權立即更正,更未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條規定撤銷稅單,使其背負欠稅污名至死未休,至今仍存在。
 
前高雄國稅局簡任稽核黃坤光於《捍衛租稅正義保衛納稅人權》一書中舉例,同樣都是出售未上市股票,台北國稅局說黃任中是營利所得,用40%稅率課稅,還用逃漏稅的最高標準開罰10億,加補稅、處罰總共32億。但同樣的行為卻有不同的結果,高雄南合興公司的交易,卻被認定為證券交易,只課7.5%稅率,120億只繳9億。黃坤光指出,大法官一再強調租稅法定主義與實質課稅原則,從事什麼經濟行為,所產生的經濟利益,都要課以相同的稅捐課徵,才符合公平的課稅原則。
 
黃任中兒子黃若谷更冤,其於黃任中死後主張限定繼承,仍被國稅局課徵高額的遺產稅,因黃任中在生前第二次被管收時,曾經拿出一張由傅崐萁在民國88年開立、楊天生背書的「40億本票」,要償還欠稅,卻遭行政執行署拒收!原因是本票已超過票據請求權3年期限,而本票沒有寫抬頭,傅崐萁也否認他曾欠黃任中錢,所以這張本票等同0元。而這張不被認可的「40億本票」,竟被台北國稅局當作「鐵證」,認定其子黃若谷繼承「40億的遺產」,核定遺產稅為17億元。曾有律師問財政部欠稅40億元,是如何算的?都沒得到回應,讓黃若谷10多年迄今,都被誣指為欠稅大戶,實在冤枉。

曾被封為台灣「蕈菇天王」的林天財,也遭國稅局抹黑成欠稅大戶,林天財因為每季都要買貨,必需在戶頭預備3億元,銀行員於是建議轉一些金額到孩子戶頭,但資金仍由他來調度運用,而且當時還特別和銀行簽約,註明孩子不能使用這筆資金。但國稅局卻直接認定這是贈與,又把10次提出又匯入的3億本金加總成33億,再用這莫名其妙算出來的33億數字計算贈與稅,還加罰一倍及滯納金,合計高達11億,等於他打拼一輩子的財產全數被充公還不夠。林天財當年賺進外匯,堪稱台灣之光,卻因資金存款的規劃,就被稅官蓄意曲解變成「欠稅大戶」,不僅是「殺雞取卵」,更犧牲國家競爭力。

由以上例子可知,稅務單位常以曲解法律的方式來想辦法對人民開稅單,加上稅務員可依稅單金額比例領取稅務獎勵金,所以開大額稅單與加罰手段,幾乎變成稅務人員的提款方式,像四大港商只因計算方式與國稅局不同,稅額並無少繳,但依然被國稅局開出超高額7-8倍的天價補稅及罰款,因此憤而退出國內市場,不僅造成之後台灣國庫稅收短少,也影響了國內經濟及就業市場

而現行稅制問題是,若人民不服稅捐單位複查結果,需先繳半數稅額或提供相當的擔保,才能提起訴願並避免財產被強制執行,導致許多稅務冤案,因被開出鉅額烏龍稅單,無法提供相當擔保或半額,根本無從進行行政救濟,財產硬生生被拍賣掠奪。

前台大法律系教授陳志龍直言,現今的立法委員成了「行政院的立法委員」,不但沒有幫人民訂定真正有人權的法律,反而訂出違背人權、保護違法官員的法律,甚至默許編列違法稅務獎勵金、執行績效獎金,而飬養貪官汙吏。所以務必慎選能為人民發聲的立委,才能制定出能保障人權的法律,讓賦稅人權獲得真正的保障。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