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凌蕙

日前,法官張淵森法官投書批評警方不當利用「簡訊實聯制」掌握嫌犯行蹤,侵害人民隱私與人權,引發熱議,司改會更對張淵森法官挺身而出給予肯定。此事件獲得社會大眾廣泛重視,凸顯出「徒法不能以自行」,政府行政必須有效落實法律,方能取信於民。

台灣為了與國際人權接軌,2009年制定國際兩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於該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生效。實行至今超過11年,國際學者是如何看待台灣的人權發展呢?5月24日,一場由歐洲學術組織新興宗教研究中心(CESNUR)、NGO無國界人權組織(Human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及寒冬(Bitter Winter)雜誌,針對國內知名修行團體太極門的人權侵害案件所舉辦的國際網路研討會,會中發言者不乏國際知名人權專家,其中,兩位法律人的發言,令筆者印象深刻。

一位是國內致力司法改革的張靜律師,他以去年919竹北事件為例,探討執法人員濫權、官僚的心態。六十歲的法稅改革志工黃媽媽,在路邊安靜舉牌聲援太極門案,突遭大批員警盤查,盤查的理由一變再變,並以「有人提告」、「稍後會告知罪名」情況下,以現行犯帶走黃媽媽。然而,事後從現場錄影檔竟發現,盤查的女警在一旁講電話,提到「要找老一點的」。從事後證據顯示,沒有人對黃媽媽提告,警察明顯以說謊詐騙達到抓人的目的!張靜律師就質疑,在大馬路上舉個牌子犯了什麼罪?不管黃媽媽當時是否已經舉牌結束,都不構成犯罪的事實,這完全是言論自由的範疇,說行政執行官李貴芬提告,就把人抓起來,警察單位、行政執行單位似乎結合成一氣,去對付反對他們的人。由此事件,凸顯出的是過去幾十年來政府對於執法人員所採取的一個過於寬縱的態度,以及司法也傾向於官權的維護,這並非是一個好的社會現象。

第二位是,歐洲知名人權律師、英國信仰自由協會主席Alessandro Amicarelli(亞歷山德羅·阿米卡雷利),他曾多次造訪台灣,在東吳大學教授過人權課程,對於台灣人民的樸質留下深刻印象。他提到過去的二十幾年,台灣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台灣社會不斷地提高對人權和信仰自由的尊重,因此,當他聽到太極門案,一方面受到五任總統及院長、部長等許多政府最高級別官員讚揚,並且為台灣在國際締造聲量,一方面卻又飽受人權的侵害,感到非常驚訝。從法律上「一件事實應有相同認定」的原则,太極門從一審到最高法院赢了所有的案件,對於1992年的案件不應該有不同認定,而這是一個嚴重的議題。他認為這是法律上基本規範的「禁反言」原則。

筆者認為國稅局這樣的行為,讓國際學者對台灣民主法治的美好印象破碎,非常遺憾。實際上,太極門案件中政府違反承諾、違反禁反言情形還很多,例如,原本財政部官員說這個稅案是源自於刑案起訴,太極門刑案勝訴就沒事了,但2007年7月13日太極門三審判決確定無罪無欠稅,財政部國稅局卻繼續開稅單。又,100年跨部會議決議依公告調查結果,決定被認定的敬師禮性質,若是贈與就沒有稅的問題,公告調查結果100%都是贈與性質,國稅局還是認定一半是學費開出稅單。這些,都是國稅局官員犯下的詐騙行為,簡直是流氓行為,台灣的法治在哪裡?

人權是國民教育的重要議題,國中一年級公民課程就提到:「人性尊嚴」不可侵犯,這是基本人權內在之核心概念,也是最高的法律價值。從張淵森法官吹哨事件、919黃姓志工媽媽事件到太極門冤稅案,我們都看到少數官員在濫用公權力,侵犯人權。誠如國際學者所言,台灣已經不是過去的台灣了,但官員心態「解嚴」的速度跟上人民的腳步了嗎?台灣人權要大「步」走還是大「不」走?端看政府面對問題的勇氣與決心。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