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周瑞雨/報導】在台灣延宕了25年未解決的太極門案,早在14年前(2007年)最高法院三審判決確定無罪、無欠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沒有任何欠稅問題。然而國稅局將五個年度與敬師禮相關的稅單金額更正為零,卻留下唯一的1992年度稅單,並聯手行政執行署違法拍賣太極門的修行道館預定地,不僅引發國內議論,更引起國際宗教信仰人權專家高度關注,其中位於義大利杜林的新宗教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udies on New Religions,CESNUR)及比利時布魯塞爾的無國界國際人權組織(Human Rights Without Frontiers)共同發表白皮書指出,此案發生在台灣,卻是在國際上具有重要意義的稅務案件。這是一個極為嚴重的案例,可以看到稅法是如何被濫用,用來對付一些政客或政府官員所不支持的精神團體。

圖一:2020年8月1日台灣的國家人權委員會成立前夕,太極門的財產被查封和拍賣,給人的印象是官方言論與一些流氓官僚的行為不符。

這部2020年12月10日發表的「被否認的正義:台灣的太極門案」白皮書中指出,台灣正處於艱難的時刻,需要國際朋友,台灣尊重人權與宗教自由的國家形象,受到國際肯定,和中國大陸不同。太極門案件是過去時代產生的遺憾,當時台灣的宗教自由仍未得到充分尊重;但是用這少許的稅金來仇殺太極門,不禁令人懷疑過去的問題是否已徹底解決,並且有損台灣的國際形象。原文發表於CESNUR網站、長達35頁的白皮書是由五位背景為律師、宗教社會學家、大學教授、外交官等歐洲重量級專家學者共同執筆,為了瞭解這個案例,其中幾位作者曾於COVID-19大流行之前親自來台,即使在疫情期間,也透過視訊與相關人員訪談,並收集法律文件與台灣媒體的回應。

「台灣人民、國際政治人物、學者和人權組織的呼籲都無法阻止這場仇殺。」白皮書中強調,台灣的國稅局甚至連法院的見解都不聽。2020年5月5日和7月23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兩次發函給中區國稅局,要求他們同其他年份一樣的處置1992年度稅單(更正為零);但這些都無濟於事,2020年7到8月間,儘管在台灣有大規模和平街頭抗議和國際非政府組織的呼籲,太極門土地仍被查封並拍賣,拍賣流標後財產竟被直接充公。2020年8月1日台灣的國家人權委員會成立前夕,太極門的財產被查封和拍賣,「這是一個不幸的巧合」,給人的印象是官方言論與一些流氓官僚的行為不符。

白皮書也引述,2020年10月在一份有關台灣人權的「影子報告」中特別指出太極門案中稅務機關違反「世界人權宣言」和「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兩公約」的若干條款。雖然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但「世界人權宣言」的主要起草人之一張彭春,當年代表的是中華民國(也就是台灣)。台灣在努力爭取國際認同時,在道義上,應該有義務遵守當年協助建立的國際人權制度。

「太極門案也具有國際影響力,這是一個為了讓政客和其他掌權者無論出於何種原因,不再濫用稅收制度迫害宗教和少數心靈團體的長期運動。」白皮書指出,歐洲人權法院就是多次判決「不能使用稅收法案歧視官方不認同的宗教和心靈運動」的幾個機構之一。書中舉出多個案例,其中2011年歐洲人權法院作出有利於耶和華見證人的裁決,稱稅收不能被用作迫害被政府貼上標籤的團體的工具。法院說明,信仰團體的奉獻者向其精神領袖或組織提供的金錢,這顯然是禮物,但對其徵稅則是政府用來歧視他們不喜歡的團體的典型方式。「但根據國際人權法,這是非法的。」

白皮書中鉅細靡遺的分析太極門的本質以及案件的始末,指出太極門不是一個宗教團體,實際上也有信仰著不同宗教的弟子。雖然太極門起源於道家內秘傳門派,但太極門並未試圖讓其他信仰的人皈依他的道派,只是讓對氣功、武術和修行感興趣的人,都能學習到這些內秘傳的心氣功夫。太極門在保存和傳播文化上,扮演了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對台灣的國際形象大有裨益,這一點已獲得多任國家元首認可(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太極門已經在100多個國家進行3000多場文化展演,確實可以說是台灣的民間外交使者。太極門自成立以來,從來沒有接受外面捐款,也不曾對外募款,所有活動都是由師徒自己負擔費用。太極門掌門人認為,文化注重的是倫理、禮儀與良心,這些普世價值如果能被正確地理解與運用,將能實現世界和平,以及以博愛為基礎的文明。因此太極門認為,在全世界推廣愛與和平,是修行相當重要的一部分。 

圖二:平反1219行動聯盟、法稅改革聯盟志工、太極門弟子及聲援民眾到苗栗行政執行官辦公室陳抗,表達對行政機關的不顧民怨、膽大妄為而賠上的政府信譽感到萬分悲傷。

白皮書中呼籲,「對太極門的不公正就是對我們所有人的不公正。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都應該關注太極門的原因。」太極門案件超越宗教信仰,身處在全球危機時刻,政府透過稅收來確保國家財政是可以被理解的;但重要的是必須遵守正當法律程序確保納稅人權利,當面對不公平或稅務官僚的違法裁定時,有程序可以補救。納稅人對稅務制度的信任,仰賴的是公平的制度。太極門不是為自己而戰,光是他們在二十多年的奮鬥中所支出的律師費,就遠超過若與國稅局達成協商的金額。白皮書中作者也提出合理懷疑,「對於某些官僚而言,這確實與錢有關。只要宣稱查到逃漏稅,官員就可以得到查稅獎金。有些人確實獲得了1992年度太極門稅案的獎金。」太極門師徒出於良心和正義而拒絕妥協;如果協商多少繳一點了事,等於承認自己逃漏稅,這不僅違背了他們的原則,也違背事實。太極門提出了正義、信仰自由和人權等關鍵問題。 白皮書中英文完整內容也刊登於平反1219行動聯盟網站https://act1219.org/justice-denied-the-tai-ji-men-case-in-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