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谷悅禾/報導】股市名人黃任中已故去多年,也蟬連個人欠稅大戶多年?台灣法律網日前《人民還要坐視國稅局違法課稅多久?》一文述及,財政部於2007、2012、2017年各修法延長5年追稅期一次,已延長3次,在輿論壓力下不再修法延長,欠稅大戶名單或將「重新洗牌」,亦即黃任中終於有機會「卸任」。該文還提到,事實上財政部所公布的欠稅大戶名單,裡面有許多的冤案,是因稅務單位不當解釋法律而造成的。這論調似曾相似?其實不只國內法稅專家學者疾聲呼籲,在長期關注國際上宗教信仰人權自由、國際上深具影響力的《寒冬》雜誌(Bitter Winter),一篇由經濟學家、義大利都靈大學教授Pier Marco Ferraresi執筆的文章更露骨寫到:「整體來說,我認為大部分稅務制度,不論在什麼時候拿來針對特定目標進行迫害,很不幸地都很有效。」

圖說:經濟學家、義大利都靈大學教授Pier Marco Ferraresi認為必須聲援太極門,因為他們勇敢面對且不願跟國稅局和解,就算只剩1992年度違法稅單。

研究領域主要在公共經濟學的Ferraresi教授指出,台灣太極門案件對經濟學家很重要,此案件真實呈現稅務制度對心靈修行團體不洽當的處置。近期《寒冬》雜誌刊出他撰寫的《The Tai Ji Men Tax Case: An Economist’s View(太極門稅案:經濟學家的觀點)》https://bitterwinter.org/the-tai-ji-men-tax-case-an-economists-view/,Ferraresi直接點出「我們必須體認到租稅政策是一個非常微妙的議題。」他認為稅務制度可能會隱蔽對個人自由最陰險的威脅,主要是由於三個原因:首先,稅的徵收直接把個人的工作收入,從納稅人對收入的合法使用目的,轉變成為政府機關的支配與運用,兩者的目的不盡然相同。其次,只要政府對經濟的干預擴大,稅收負擔也會增加,這種情況經常緩慢而難以察覺地發生,人民不知不覺地走向被奴役的道路上。第三,稅收迫害,甚至只是國稅局的錯誤,都很難糾正,因為一旦形成,便造成「行政惰性」。

Ferraresi教授表示,太極門案就是涵蓋以上所有原因的明顯案例。國稅局將自己作為政治和信仰迫害的工具,甚至變成某些政客與官僚對合法心靈修行團體的迫害工具,真實呈現稅務制度對心靈修行團體不洽當的處置,對租稅正義而言是一個壞消息,種種引起他的關注,且讓他震驚!

在台灣,還有多少因為稅務及司法單位的錯誤,造成暗夜哭泣、不得翻身的受災戶?黃文皇律師公益擔任遺產管理人,還先代墊新台幣3千多元的管理費用,卻無辜背負遺產欠稅1億1千2百萬元;歸國學人葉揚春帶著DNA晶片技術返國,技術入股等雖報請經濟部核准,但國稅局不承認,出售部分股票後竟被當作薪資所得,收到400多萬天價稅單,搞到妻離子散;桃園楊梅製銅鋁金屬上市公司及8家衛星工廠倒閉,因一場烏龍稅災,近1600個工人失業,還有許許多多含冤的受災戶,求助無門,甚至輕生;黃先生多年前收到張冠李戴的烏龍稅單,要求繳納非他名下車子的牌照稅,陳情卻被要求自行舉證車子非他所持有,後來還被強制執行。基隆市民陳青旭因欠繳交通罰款1萬8千元,房子被法拍,雖因查到執行過程明顯缺失,以及各界聲援、監委介入調查,行政執行署公告撤銷拍賣,但為何積欠這麼小額的罰鍰,就可以拍賣逾百倍價值的房屋?

「租稅迫害的案子常常是太複雜,導致一般大眾無法快速和輕易理解,而這也使人權組織的行動變得困難。」Ferraresi教授認為,2007年台灣的最高法院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行政法院也多次判決太極門勝訴,2018年最高行政法院並再次做出有利太極門的判決,然而,「行政惰性」最終仍使國稅局主張1992年度稅單有效,即使這違背了司法判決。在這錯誤的基礎上,太極門掌門人洪道子博士原本預計用來建設修行道館的預定地於2020年被拍賣和收歸國有,「這明顯破壞了法治。」Ferraresi進一步指出,實際上這類型迫害也會連同其他更具侵略性的手段一起實施,例如先前對洪博士、洪夫人和一些弟子的羈押以及凍結洪博士的財產等,「租稅迫害的時間更長,更難以制止。」Ferraresi認為在太極門事件中,破壞法治對整個經濟來說是個壞消息,因為對任何經濟體來說,在實施稅收規則與法院判決時,總是需要一定程度的一致性。《寒冬》雜誌總編輯Marco Respinti也曾公開表達對太極門的支持,因為太極門為普世的人權而戰,宗教信仰自由是爭取自主的抗爭,是爭取自由的抗爭,是爭取正義的抗爭,是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抗爭。「我是經濟學家,不是國際律師,但我由衷敬佩太極門在政治和文化基礎上繼續持續奮鬥的毅力。」Ferraresi教授認為太極門勇敢面對且不願跟國稅局和解,就算只剩1992年度違法稅單,對國稅局認輸等於承認自己做了非法的事情,和解最後只會讓加害者獲勝。他呼籲,國際社會對於造成如此重大的太極門人權迫害案件者應予譴責,即使台灣不是聯合國會員國,但這個案件,需要更多國際人權組織關注和聲援的力量,以督促當地政府與官員立即解決此案,更積極改革稅制,讓冤案不再發生,更希望世界各國政府停止以賦稅手段來迫害宗教信仰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