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羅吉強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自機場邊境失守後,部立桃園醫院群聚感染,華航機師多人確診,諾富特防疫旅館群聚染疫,變種病毒大量進入國內,一直不願承認有社區感染的疫情指揮中心,被逼得改口稱僅有「小規模的社區傳播」,但因確診數量一直都很可觀,雙北驚覺疫情嚴重,採取自主防疫的大量快篩,才篩出大量陽性感染者,疫情指揮中心才驚覺嚴重,且國內各縣市也陸續傳出疫情,無一倖免。


此次雙北不僅為重災區,確診者人數一直居高不下,更因缺乏疫苗,讓死亡人數屢創新高,甚至超越了全球的平均死亡率,也讓全國都升級為三級警戒,人民不僅生活與行動受限,生計更是飽受威脅,也重創國內經濟體系,政府機關想粉飾而不願認錯的態度,錯失了補救的機會,讓人民的生命及財產遭受嚴重的侵害。
 
近期因全國人民通力配合,疫情總算稍微緩和下來,但因隨時都有群聚感染案發生,還是無法完全脫離疫情威脅,最主要還是因為無症狀感染者,造成隱形的傳播鏈,不像以往感染者大多有症狀,會知道要尋求治療,無症狀者因自身不知不覺而到處散播病毒,別人卻因而染疫。所以要阻絕社區疫情,一定要早日找出無症狀者,加以有效隔離並治癒才行。
 
事實上,早在疫情未發生前,政府機關有錯不改的積習,就己經是長年的老毛病了,有些老毛病更像長期染疫的無症狀感染者一樣,不知不覺又四處危害別人!就像有些政府機關,除了年終及績效獎金外,本分的工作又可再領額外的獎勵金,而這些領獎金的人,就好像疫情的無症狀感染者一樣,長期受制於獎金病毒的感染,而不自知,但卻因為領獎金的誘惑,導致周遭的人們生命財產受到威脅。
 
因為獎金就像魔戒一樣,一但戴上了,人心就會受到蠱惑,漸漸的迷失自己的本心,為了自己可以多領獎金,常惡意曲解法律,更以增加國家收入為由,合理化自己的違法行為,卻侵害許多憲法所保障人們的基本財產權,縱使之後證實公務員錯誤,而也有法律規定可以撤銷錯誤行政處分,還給人民公道,但因公務員大多為了已入袋的獎金,寧願昧著良心,一直冷眼看待人民受苦,卻不為所動。
 
最早有額外獎金可以領的,是稅務單位的稅務獎金,但立委們早在2003年就有共識,認為政府財務困難,而稅務員都有固定薪水,且稅賦查核工作,本來就是份內職責,不應當再領獎金。所以,2004年立法院就三讀通過刪除稅務員的稅務獎金,更在2005年通過,若舉發人是稅賦查核人員的三等親以內,也不得領取檢舉獎金,但未料2008年,財政部竟用內部《財政部核發稅務獎勵金作業要點》借屍還魂,用獎勵金的名義違法編列預算,來偷渡沒有法源依據的獎金,年年都這樣魚目混珠,編列上億的違法獎金,縱然政黨輪替,卻年年違法護航至今,背後交錯的共犯結構問題,更值得國人深究。而行政執行署成立後,也有樣學樣,一樣以預算來偷渡違法的執行獎金,成為國內唯二從事本份工作就可光明違法領獎金的公務單位,更冠冕堂皇的以增加國庫收入為藉口,年支領上億公帑。台灣法治若不是病了,就是瘸了,再不就是立委們長期藐視人民的智慧,是都把人民都當龍蝦(聾瞎)了?
 
如果兩單位確實依法運作,多領些獎金,縱有違公平正義,但尚不致造成大量民怨。但實際上卻是本末倒置,在獎金的誘惑下,常有超越法律的濫權行為,濫開單、亂加罰稅款、違法查封執行、超額拍賣嚴重等,才會造成民怨沸騰。稅務單位為多開單,常曲解法律,像曾建元教授家中失火,訴訟中和解的損害賠償金,稅務單位硬要解釋成所得,想要強加課稅,不僅火災3年後要曾教授補稅還要罰款,曾教授氣得投書媒體「我家失火,國稅局趁火打劫」,將國稅局違法課稅行徑公諸於世。事實上民眾遭遇國稅局不合理開單的事件多如牛毛,許多人因此憤而自殺,2017年台中鄭姓女屋主不服遭追地價稅4萬8千元,憤而在屋內燒炭輕生;資生堂董事長張國雄的兒子,因為莫名稅單,被逼得跳樓自殺;公益律師黃文皇,無端背了一億多元的稅單,多次想要跳樓結束生命;苗栗老農夫婦的農舍,合法變違建,政府硬罰205萬,讓老農夫妻十天內相繼活活氣死,等等的冤錯假案層出不窮,而更多民眾則是自認倒楣,選擇繳錢消災了事。我國經濟低迷,國稅局不但多年超徵千億以上,甚至這2年疫情導致經濟低盪,今年五月累計稅收8,932億元,竟創歷年同期新高,年增近兩成。猶如榨乾的水果,國稅局還能捏出整杯的果汁?顯然有違常理!要說不是獎金誘促使濫稅,誰會相信?
 
行政執行署向人民榨汁的功力,也不輸給稅務單位,依法務部行政執行署的統計,每年行政執行新增案件從90年的190萬件飆高到109年1,431萬件,而以109年第一季家戶總數約828萬戶計算,平均每戶每年就有1.7次機會可能遇到被強制執行的問題,頻率高的嚇人,更不符常理。其實依法,行政執行署可以停止執行,但是他們總不理會,甚至故意忽略法律規範的比例原則,常態性的超額查封,像台中賴先生因3.8萬元的牌照稅忘記繳,居然直接查封其價值2000多萬元的透天厝(超額逾526倍),基隆陳青旭先生因1.8萬元的交通罰款未繳,居然以135萬元將其價值250萬元的祖厝賣掉(超額逾138倍),在監察院調查後,才發現查封拍賣程序有許多瑕疵,且涉及偽造文書,行政執行署才被迫撤銷執行,顯見獎金的誘惑,已徹底的扭曲了人性,嚴重侵害了百姓的生存權。
 
由以上兩單位荒腔走板的表現,可知這些公務員已完全被獎金操縱,依行政程序法117條規定「違法行政處分於法定救濟期間經過後,原處分機關得依職權為全部或一部之撤銷;其上級機關,亦得為之」。也就是法條賦給行政單位權責,行政機關承認自己錯誤後,可以撤銷全部或一部分的行政處分,而對於有異議的案件,行政執行署也可以依行政執行法第9條第3項的規定,依職權或申請停止執行,但最後的癥結總卡在人性的貪婪,礙於獎金的問題,這些公務員常對人民的請求不理不睬,就好像無症狀的病毒感染者一樣,不知其內心已受到貪婪病毒的掌控,並時不時將病毒散佈給無辜的人民,加諸人民的痛苦。倘若沒有違法獎金的作祟,也許這些公務員會比較有同理心,能夠憑良心做出公允且有人權的決定,如同防範疫情,必須徹底防治無症狀的感染者一樣,為能回歸清明的政治,政府應傾聽民意,迅速廢除扭曲人性的違法獎金預算,紓解濫稅、濫執行的民怨,才能確保公平正義的落實,並保障人權。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