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匯流新聞網

王松/退休教師

7月4日是美國獨立紀念日,雖然Delta變種病毒還不斷擴散中,仍阻擋不住美國人民出遊。大家或許不知,美國建國其實是因為人民抗稅而建立的。當時,從英格蘭移民到美國的人依然被英國政府課稅。他們對於是否會被課稅、會被課多少稅?都沒有任何發言權。一天晚上,一群殖民地人民,扮成印第安人搭著獨木舟划向載滿英國茶葉的船隻,拿走茶並將茶倒進波士頓港並放火燒船,開啟了 1776 年的美國革命。可見稅制不公,影響一個國家興衰,值得民主國家警惕!

筆者友人擔任律師擁有台灣與美國雙重執照,談到台灣執業的經驗常搖頭感嘆,曾經多次陪伴客戶到國稅局「脅商」或「和解」,在小小的房間裡,不是談課稅法律依據,也不用談舉證責任,而是比誰權力大,聲音大,決定納稅金額多寡,一般民眾哪裡比得過官員,況且失靈的稅務救濟,到法院也打不贏,客戶只能接受「脅商」認賠了事,身為律師也只能在旁,任由國稅局宰割。不僅民間企業或個人承受稅災之苦,甚至台灣在轉換民主的過程,民間信仰團體也發生「稅」整肅,至今無解。

筆者在act1219.org網站看到來自法國非政府組織「個人良心自由協會」(Center For Studies On Freedom Of Religion Belief And Conscience,LIREC),發表一篇「濫用稅制迫害少數宗教與心靈團體已成為全球問題」聲明稿提到,稅,經常被用作為歧視少數宗教與心靈團體的一項武器。這已經成為一個全球性的問題,值得注意。內容提到法國曾有四個團體,耶和華見證(1997)、金字塔神廟宗教協會(1995)、金蓮花騎士協會(與金字塔神廟協會的曼達羅姆奧姆教為同一體系),及貝桑松福音五旬節教會(1996),這些協會都被稅務機關宣稱為「詐欺」,並被課以重稅;耶和華見證人就被追稅高達數百萬歐元。這些心靈團體在法國用盡所有法律救濟制度後,向歐洲人權法院提起訴訟,並全獲勝訴。歐洲人權法院認定法國在這些案件中違反了《歐洲人權公約》第9條(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權利)。以耶和華見證會來說,根據報導,最後法國政府返還了不當課徵的400萬歐元稅收。歐洲人權法院和美國法院均表示,這種稅收制度的使用是不恰當和非法的。

「個人良心自由協會」聲明稿又提到台灣也有類似的問題,受到歧視的是一個國際性的團體,1996年,太極門成為源於政治因素的一場宗教迫害的受害者,遭起訴的太極門洪道子博士與其他弟子,最後都被宣判無罪。然而,隨著1996年事件,也衍生出國稅局控訴太極門逃漏稅,聲稱會員贈與給師父的禮物,也就是所謂的「紅包」,是補習班學費要課稅。但最高法院再次裁定太極門不是補習班,紅包應為免稅贈與。經過20多年的訴訟,國稅局終於同意將太極門的稅單更正為零,但是不包括1992年的稅單,國稅局的立場很明顯地不公不義,如果紅包在其他年份都不需要被課稅,那麼1992年也不應該被課稅。但是,國稅局仍對國際學者和人權組織的呼籲充耳不聞,甚至不理會法院對於這些贈與應屬免稅的意見。2020年,執行署拍賣了將原本預計建置太極門道館的土地,流標後收歸國有,用以抵銷那原本就不應該存在的稅。

非政府組織《人權無國界》(HRWF)創辦人威利.弗雷特(WillyFautré)針對這件信仰迫害表示,國家機構經常利用逃稅作為假指控,將一個“不受歡迎”的群體與社會隔離開來,並將其欺凌至毀滅。本來,只需繳納一筆微薄的罰款,就可以擺脫繁重的、無止境的司法戰 。太極門拒絕走這條看似簡單的路,而是選擇了遵從自己的良心。若繳納一筆非法稅款和少量罰款,這將出賣自己的靈魂。太極門不僅為自己討回公道,也為所有受到稅務機關侵害的受害者討回公道。這是一場關係到全體臺灣人福祉的戰鬥,關係到臺灣社會和臺灣在國際上的形象的戰鬥。

台灣要躍升國際舞台,人權絕對是必要門檻,因此筆者呼籲執政者應借鏡前人與國際專家學者的智慧,勿重蹈覆轍,盡速解決太極門案,避免留下人權迫害之汙名,傷害得來不易的國際信譽。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