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慧芸/報導)聯合國制定每年6月26日為國際禁毒日,也是聯合國憲章日與支持酷刑受害者國際日,象徵人類在歷史河流中爭取人權、自由與和平所付出的努力與行動。WPN世界民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台灣)等民團於當日共同舉辦「呼應聯合國憲章日–全民良心覺醒、杜絕毒品與酷刑整肅,建構聯合國憲章之健康人權世界」線上論壇,凝聚來自各界的專家學者,以及醫界、教育界與各方職人的建言,期勉促進大眾關注,共同為去除危害人民的毒品、環境毒素與法稅毒瘤努力,呼籲政府真正落實人權保障,以良心打造世人需求的健康地球村。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國際志工鍾瀚德認為,如同程式除錯一樣,國家制定的法律也應與時俱進,對於曾經犯的過錯應勇於承認並立即修正,要用「愛與良心」對待人民,一起促進社會的良善風氣與進步。

圖一:德國歐斯納布魯克駐台教授連福隆指出,所有政府的權力都是來自於人民的授權,政府要建立一個法治、民主、不得歧視的國家,保障人民的生存權、生命權、健康權,現在政府在疫情期間所要執行的,都是憲法和兩公約的授權。

「國家的行政、立法、司法都是為了要保障人民的人權。」德國歐斯納布魯克駐台教授連福隆強調,在台灣甚至還有監察院人權委員會,所有的人權在人權兩公約之後,所有的政府機構都叫做人權機構,人權機構就是憲法的委託,憲法不是空的存在,包括兩公約也是一樣。連福隆教授以台灣法稅228太極門冤假案為例痛批,國家犯錯不用改,然後繼續犯,法律錯誤也不想改,用酷刑式的法律繼續處罰人民,這種惡法本來就是酷刑的來源,一種法律架在人民頭上那麼多年,而且不允許你有任何訴願的機會,也不須要有比例原則,他說要幾倍就幾倍。德國的法律規定,國家要動到人民的財產,最多只能動到50%,這就是保障生存權的最高原則。

連福隆提到,政府的權力都是來自於人民的授權,政府要建立一個法治、民主、不得歧視的國家,保障人民的生存權、生命權、健康權,現在政府在疫情期間所要執行的,都是憲法和兩公約的授權。連福隆也期勉大家,要把太極門這樣的法稅改革變成人權運動,一個法稅改革的運動。國家對人民的殘害,不是悄悄地進行,而是用惡法來霸凌人民,這是人道危機,台灣人生命的危機。作為人權運動者要非常努力地把這些陰謀全部揭發出來,要讓台灣成為一個免疫的地方。

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國際志工鍾瀚德,同時也曾於企業擔任維運系統工程師,他表示,在網路時代資訊取得非常容易,很多資訊透過Google就可以查到,但網路的快速發展也容易讓大眾將真假消息混雜在一起,讓年長者或是不熟悉資訊快速流動的人,感到混淆與受挫。也因為資訊取得容易,一般人要獲得類似毒品管道的訊息,變得更加簡單。鍾瀚德指出,我們很難完全封堵這樣的資訊,最好的做法是在教育上讓人們正確地了解這些東西,並引發自主的良心,用良心去判斷,就不會選擇使用毒品。

圖二: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國際志工鍾瀚德期許政府官員及當權者能夠勇於認錯,用「愛與良心」來對待人民,立即修正錯誤,一起促進社會的進步。

毒品讓人身心俱創,不合時宜的法律與違法濫權的官員更讓人民生不如死!鍾瀚德提到,近期在國際上廣受討論的太極門案件即是起因於一個濫權檢察官侯寬仁的違法起訴書,且在偵辦過程中利用媒體散播不實消息,持續向媒體爆料,超過400多篇聳動連載式報導、12家電視臺70次以上播報,製造輿論一面倒的負面觀感。鍾瀚德表示,此舉嚴重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原則,利用媒體抹黑及輿論審判,使得太極門師徒在社會上飽受冤屈與誤會。

鍾瀚德提到,侯寬仁濫權起訴太極門所造成的傷害與影響已延續25年之久,資深媒體人范立達即公開表示,轟動一時的「太極門案」歷經11年的調查,終獲無罪判決確定,被告也聲請國家冤獄賠償獲准。然而,見諸報端之消息卻僅如一鱗半爪,與當年檢調單位偵辦時浩浩蕩蕩的規模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鍾瀚德認為,被告人權的保障,在本案中可謂蕩然無存。

鍾瀚德沉痛表示,國稅局及行政執行署運用國家的公權力一而再、再而三的不實抹黑,那種恐懼和陰影依舊影響著每個太極門弟子,就像藏在心中難以根除的心毒。然而要如何去除心毒與法稅病毒?鍾瀚德提到,不論程式在規劃與設計的時候有多完善,在程式運行的時候,通常還是有機會遇到bug,而這種錯誤不一定好找,有時甚至要反覆推敲比對大量的資訊才能找到,而找到之後不僅要修正,還須思考當初的設計是否有盲點,或是已經不符合新的情境,經過反覆模擬測試,才能確保程式再發生錯誤的概率會更小。

就像找bug除錯一樣,鍾瀚德認為,國家在制定法律時,也是一樣的邏輯,或許原本法律規範設計的是一套適合當時的情境,但經過多年後若發現有不合時宜的情況,也應適時加入新條件去符合當下社會所需,這樣才是真正用良心在進步,能夠幫助國家。鍾瀚德期許政府官員及當權者能夠勇於認錯、拿出良心,用「愛與良心」來對待人民,立即修正錯誤,一起促進社會的良善風氣與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