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一:太極門案多年來凝聚許多國內學者專家共同為健全台灣法稅制度而努力。

【記者周瑞雨/報導】被專家學者稱為「法稅二二八事件」的太極門案,十四年前最高法院三審判決無罪、無欠稅確定,然而歷經25年,由刑案衍生的稅務案件卻未終結,甚至師徒修行道館預定地於(民國)109年被行政執行署及國稅局聯手違法強行拍賣並收歸國有。學者專家指出此案是台灣稅法史上最大災難,涉及司法人員濫權的制衡與究責、行政機關糾錯機制及冤稅救濟制度不足種種問題。今年7月13日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25個民間團體,上午九點半於線上舉辦太極門 1219 事件平反第十四週年紀念論壇,台灣及歐美等近40位重量級專家學者共同從諸多問題中體檢台灣民主法治與人權國家的距離有多遠。

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主席Rene Wadlow指出,在全世界正面臨前所未有的人為和自然災害的此刻,太極門仍繼續透過各種方式弘揚良心、愛與和平;另一方面,他們以自己的慘痛經歷,為爭取賦稅正義、打擊腐敗與濫權,持續抗爭著,甚至向世界提出政府以賦稅迫害人權的新議題。他們為維護信仰自由所做的努力,激勵人們繼續爭取其宗教與信仰自由所應得的尊重。

圖二:太極門案平反十四周年,學者專家齊聚線上舉辦論壇,為台灣人權總體檢。

太極門掌門人洪道子博士感謝與會者齊聚線上,共同關心國家的法治與人權發展。洪博士表示,二十幾年來,太極門經歷殘破法稅體制的洗煉,水裡來、火裡去,以切身之痛,同理百姓之苦,更希望以此傷痛喚醒官僚的本心,改革現有之不良體制;以一己之力,推動法稅更進步,效法傳說中孔雀能食百毒而吐芬芳的心懷,除了為太極門冤案平反,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幫助法稅災難受害者脫離苦厄。洪博士強調,一念之善,一念之惡,環環相扣,影響深遠。司法與稅務的「良心」是否覺醒,牽繫國家未來的命運。期待良心像指南針般指引每個人前往對的方向,引領每個人勇敢做正確的決定,讓冤錯假案不再,人民得以自在快樂地在這塊土地上安身。 

「25年了,人生有幾個25年?」太極門全體弟子發表共同聲明,表明追求真理、捍衛人權、堅持到底的決心。「海內外太極門弟子,捍衛信念,誓行正道,將秉持修行之人明辨是非的堅持,心懷蒼生的濟世精神,依法、依證據、依事實,持續為終結假案、昭雪師門之冤、推動國家法稅改革而努力,直到公義真正高舉、人民可安居樂業、免於匱乏與恐懼的那一天。」

延宕25年的太極門案件,不僅在國內引起各界議論,更引起國際學者高度關注與發聲,包括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社會學榮譽退休教授 Eileen Barker ,她對於有超過300名立法委員曾為太極門案發聲,但案件卻依然延續至今,感到難以置信!「為什麼改變沒有發生?」 出現的一個答案是「官僚主義」,她認為, 一直有少數人劫持著整個政府。美國天普大學法學院教授Kenneth Jacobsen也表示,從來沒有看過比太極門稅案還要更濫權的情況。他指出,當政府官員濫權時,所影響的不只是那些受害者,而是我們全體;因為,這表示法治沒有被遵循,不論是否直接遭濫權對待,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

圖三: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蘇友辰建議政府建立有效的救濟制度,並能追溯適用,則太極門25年追求公義所付出的心血,可以開花結果,嘉惠無辜的稅民。

中華人權協會名譽理事長蘇友辰表示,國稅單位不等刑案判決確定就急著開單,讓這些稅單像病毒一樣傳播到現在。原本應該可以依照行政程序法第117條及再審程序來平反,但現行法條的解釋都限制人民的救濟權利。照理說台灣施行兩公約之後,應該在國家人權報告中檢討違反兩公約的法條,但政府報告中卻沒有看到,建議政府積極修法建立有效的救濟制度,並能追溯適用,進而規定可以獲得國家賠償,有如歐洲人權法院受理國家機關侵害人權一般的裁決,則太極門25年追求公義,永不停歇之行腳所付出的心血,可以開花結果,嘉惠無辜的稅民,功德無量。

圖四: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陳志龍認為,國際人權組織已經注意到,並從太極門案全面審查台灣司法、稅法、政治整肅、枉法裁判、國家霸凌主義等等病徵。

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陳志龍認為,96年太極門刑案判決無罪無稅只是部分個案平反,但沒有真正平反,因為元凶沒有找到。太極門不是個案,台灣在解嚴之後並沒有真正人權轉型,所謂轉型正義也都沒有找到元凶。國際人權組織已經注意到,並從太極門案全面審查台灣司法、稅法、政治整肅、枉法裁判、國家霸凌主義等等病徵。太極門案的源頭是政治整肅,應該用國際人權的高度,從政治來解決。陳志龍認為太極門案可以平反,因為國人的覺醒(含法律人)、國際的矚目及太極門到全世界101國愛與和平交流的友誼,同時加害人已經圖窮匕見,抹黑被看穿,已經無法自圓其說。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財政稅務系兼任助理教授蔡孟彥表示,太極門六個年度有五個年度的稅單更正為零,另外一年(81年度)躲在既判力的後面這很奇怪,這件事如應該課稅就課稅,不應該課就全部都不應該課。行為只有一種,只是跨不同年度,認定應該一樣。國家應該要問的是到底有沒有做錯,如果做錯就不應該躲在既判力中。不能對政府有利的就尊重既判力,對人民有利的就不用既判力。

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范文清表示,稅捐機關在合法範圍內收稅是合理的,但是超過法律允許範圍所收的稅,就是強盜,不當得利就應該返還。他表示行政程序法第117、128條是繼受於德國法律,在德國發生既判力的核課處分,稅務機關還是可以撤銷稅捐,因為個案正義的重要性比法院既判力的法安定性更重要。所以經過確定判決的課稅處分,當然也可以適用行政程序法第117、128條。再則,如果法院既判力要被尊重,太極門刑案判決無罪、無稅這樣的既判力有被尊重嗎?

誠銓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祖祥表示,太極門案平反之後是另一個災難的開始,任何一個案件都應該平等被對待,但是在太極門案件的發單課稅到後續執行, 都不斷在創造前所未有的特例跟做法,令人合理懷疑執行人員有績效考慮。他看到太極門案件還沒執行終結,行政執行署就在討論如何分績效,這很匪夷所思,已經預設要不擇手段把案件終結,先射箭再畫靶,這真的是一個成熟的法治國家嗎?

德國憲法第一條:人性尊嚴不可侵犯,尊重及保護人性尊嚴為所有國家機關之義務。為喚起政府重視冤案平反,落實轉型正義的決心,讓台灣真正步入民主自由國家的行列。此場論壇將是權衡人權與法治進步的重要轉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