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議(國)會的效率及效能,總在重大議案爭論不休時被提起,台灣也不例外,立法院近期熱議的美豬進口、疫苗採購等案都讓國人印象深刻,義大利社會學家Massimo Introvigne形容得貼切:「議(國)會的『戲劇性』,總會讓人懷疑議員們的誠意與效率。」最近台灣的立法院還登上國際人權雜誌《寒冬》版面,包括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社會學名譽教授Eileen Barker在內的國際學者對太極門案有300多位台灣立法委員先後救援發聲,卻仍遭政府漠視這件事感到難以置信。專家們評論認為讓國會失去尊嚴,淪為像莎士比亞戲劇中滑稽的角色,最大的原因是「少數人綁架了政府」。

太極門案25年前無辜捲入為政治目的而起的宗教掃黑,遭侯寬仁檢察官違法起訴,雖經2007年7月13日最高法院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欠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稅案卻延宕至今未決,去(2020)年修行道場預定地甚至遭到強行違法拍賣。前美國總統柯林頓顧問、費城天普大學法律系教授 Kenneth Jacobsen曾數度表示,他所看過濫用權力的情況,以太極門案為最。6月30日是聯合國國際議會制度日(International Day of Parliamentarism),「新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和非政府組織「人權無國界(HRWF)」合辦一場講述太極門案件的線上研討會,探討「台灣的立法院試圖恢復公平正義,但卻失敗了,為什麼?」《寒冬》雜誌報導:https://bitterwinter.org/the-tai-ji-men-case-why-did-the-parliament-fail/

「在支持太極門的300多位立委中,有多少人是真心地準備為這件好事奮鬥到底呢?」《寒冬》雜誌主編Massimo Introvigne提到,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有些人確實是,但議(國)會的力量終究被證實不如那位作秀的侯寬仁檢察官以及一些稅務和執法官僚的隱諱手法。Barker教授表示:「這種官僚在西方的喜劇中經常被諷刺,但在台灣,喜劇似乎變成了悲劇,因為『有少數人正在綁架政府』。」

Massimo Introvigne引用奧地利經濟學家Ludwig von Mises《官僚體制》一書:如果不加以「制衡」,官僚往往會對國家、議(國)會和人民撒謊,即使是對民主制度如此重要的議(國)會,也可能在官僚肆無忌憚的破壞之下,失去其核心作用和功能。義大利都靈慈幼宗座大學宗教社會學教授PierLuigi Zoccatelli也針對台灣的立法院未能解決太極門案件,提出了幾種可能的解釋:立法院害怕與當初迫害太極門的侯寬仁檢察官以及有權有勢的稅務和執法官僚們發生衝突;此外,落實真正民主之前的台灣,或許仍在形塑其某些樣態,就像義大利在法西斯主義垮台後幾十年所發生的狀況。而在台灣擔任行銷設計師的太極門弟子Eileen Ho也同意,立法院無法糾正這些不公不義,就表示台灣的監督與制衡機制無法有效運作。

前立委康世儒回憶起2010年擔任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召集委員時,曾為太極門案件召開一次公聽會,「那是當時就應該解決的問題,但並沒有。」前立委羅淑蕾也感嘆地說,即便是國會立委,也會遭稅務官僚漠視,不僅是太極門案件,其他侵害賦稅人權案件中也是如此。她肯定自己已經盡力了,但是官僚們「根本不理會我」。

非政府組織「人權無國界」聯合創辦人Willy Fautré提醒:「強大的議會是民主的基石,國際議會制度日正是評估各國議(國)會履行其職責成效的日子。」他和Zoccatelli教授都強調,聯合國所推崇的議(國)會制度,應該要具備民主監督制衡機制,也就是一個獨立的議(國)會,能夠糾正濫用行政和立法權的行為(並由其他權力反過來糾正)。他更呼籲,「腐敗和不公平待遇威脅著所有民主國家,台灣的議(國)會應該認真考慮法稅改革聯盟的建議,以有效對抗威脅。」

「謝謝太極門!」Barker教授注意到太極門非常特別並表示,他們沒有妥協,並且持續為正義而戰。即如一篇報導當中的敘述:「太極門的奮鬥不僅是為了太極門和它的弟子。這是一場關係到全體台灣人福祉的戰鬥,關係到台灣社會和台灣在國際上的形象的戰鬥。」

Barker教授提到18世紀末的愛爾蘭政治家、經濟學者及哲學家Edmund Burke,曾擔任英國下議院議員長達28年,支持在社會中以禮儀為基礎的美德,以及宗教信仰機構對道德穩定和國家利益的重要性,並批評英國政府對美洲殖民地的行為,包括稅收政策,理念與太極門的堅持極為相近。

圖說:6月30日國際議會制度日(International Day of Parliamentarism),一場講述太極門案件的國際線上研討會,探討「台灣的立法院試圖恢復公平正義,但卻失敗了,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