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民報

文/王思賢(退休公務員)  2021-07-17 12:30

立法院法制局近期發布研究指出,財政部擬修正稅捐稽徵法版本,針對「烏龍稅單」的退稅請求權,設定十年期限,無疑是倒退之舉,並建議應維持現狀不設時限,方為公允。筆者非常贊同,立法院的職責之一就是議決法律,法制局可以站在保護人權的立場提出專業見解,勇於指出財政部是倒退之舉,實屬難得。

且針對財政部提稅捐稽法修正草案蔡易餘委員等21人提案的修法版本,提到稅捐稽徵法第28條第2項明定:「納稅義務人因稅捐稽徵機關適用法令錯誤、計算錯誤或其他可歸責於政府機關之錯誤,致溢繳稅款者,稅捐稽徵機關應自知有錯誤原因之日起二年內查明退還,但不適用行政程序法第131條之規定。」並說明其修法理由為「依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原則,本法為行政程序法之特別法,為免適用爭議,於第二項後段明定,是類案件無期限之限制,不適用行政程序法第131條規定。」堪稱維護人權的進步立法。因為可歸責於政府機關之錯誤,致溢繳稅款,不能因其立法理由「基於法律安定性,同時避免事後舉證及查核困難,人民對行政機關之請求權亦應有消滅時效之適用」云云,即僅因體恤稽徵機關查核困難或代替人民憂慮事後舉證困難,而限制人民對可歸責於政府機關之錯誤致溢繳稅款的退稅請求權,實已背離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第1條所揭示「落實憲法生存權、工作權、財產權及其他相關基本權利之保障,確保納稅者權利,實現課稅公平」之立法目的。

另外,稅捐稽徵法修正草案第二十八條第三項規定「納稅義務人對核定稅捐處分不服依法提起行政救濟,經行政法院實體判決確定者,不適用前二項規定。」筆者認為有待商榷?因為未考慮法院實體判決確定後是否有誤判、是否有新事實、新證據存在,及爭點是否為既判力所及等因素,修法技術上有過於粗糙,更有違反憲法及兩公約之嫌!學者林文舟(前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就主張:判決確定後新成立的證據,亦非既判力遮斷效所能阻止,自無妨據以申請退稅,然上開提案文字未加設限,將來如果實施,即可能被雞毛當令箭,不分青紅皂白,封殺一切確定判決後的申請退稅案。

財政部應挺身保障賦稅人權

依行政訴訟法第177條第2項規定「除前項情形外,有民事、刑事或其他行政爭訟牽涉行政訴訟之裁判者,行政法院在該民事、刑事或其他行政爭訟終結前,得以裁定停止訴訟程序。」當行政法院不停止訴訟,如果行政訴訟與民事或刑事判決認定有異,爭議油然而生,因民事或刑事法院採審質審查證據,而行政法院的稅務爭稅案件都憑國稅局單方說詞,行政法院法官以吏為師下,早被看破手腳,因此當行政訴訟不裁定停止訴訟,而判決確定了,當最高行政法院又有更進一步判決,明指前行政訴訟確定判決無爭點效呢?這不就是應如林文舟所說判決確定後新成立的證據,亦非既判力遮斷效所能阻止,自無妨據以申請退稅,

法律有諺語: 法律不保護在權利上睡著的人,稅捐稽徵法第28條修正在即, 人人要勇於出聲,捍衛自己的權利。財政部也應遵循「世界人權宣言」對人性尊嚴要有基本的尊重,保障賦稅人權。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