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陳語芯

您一定看過立委在質詢時,頤指氣使,旁若無人,讓官員幾乎無法招架的時候,看似強悍威風八面的立委,面對違法官員依然沒轍,無法挽救25年來飽受司法稅務威脅凌虐的受害者。最近台灣的立法院登上國際人權雜誌《寒冬》版面,包括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社會學名譽教授Eileen Barker在內的國際學者對太極門案有300多位台灣立法委員先後救援發聲,卻仍遭政府漠視這件事感到難以置信。專家們評論認為讓國會失去尊嚴,淪為像莎士比亞戲劇中滑稽的角色,最大的原因是「少數人綁架了政府」。

爲甚麼說少數人綁架了政府?監察院的調查報告指出檢察官侯寬仁在此案中犯了8項違法行為,請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8項違法其中一項是,確定起訴書與證據資料存有扞格矛盾,據以提起公訴,不符合證據法則,依法不得提起公訴。諷刺的是,一審二審都無罪,侯檢察官還繼續上訴,才讓案件拖延,由於檢察官的濫權起訴造成案件拖延,居然成為不用懲戒的理由,而法務部竟以案件拖過懲戒時限,根本沒有懲處,叫人情何以堪!最後司法判決一審二審三審都無罪,無欠稅,更離譜的是國稅局照樣開稅單,根本不甩司法判決。當官員都可以不理會監察院的調查與司法的判決,政府的誠信與尊嚴何在,國際學者點出政府被綁架,一點都不為過。

「人權無國界」創辦人Willy Fautré提醒:「強大的議會是民主的基石,國際議會制度日正是評估各國議(國)會履行其職責成效的日子。」他更呼籲,「腐敗和不公平待遇威脅著所有民主國家,台灣的議(國)會應該認真考慮法稅改革聯盟的建議,以有效對抗威脅。」

義大利宗教學家暨新宗教研究中心CESNUR創辦人Dr.Massimo Introvigne引用奧地利經濟學家Ludwig von Mises《官僚體制》一書:如果不加以「制衡」,官僚往往會對國家、議(國)會和人民撒謊,即使是對民主制度如此重要的議(國)會,也可能在官僚肆無忌憚的破壞之下,失去其核心作用和功能。

官僚肆無忌憚破壞的不只有議會,還有監察與司法與行政院。教育部一再強調,太極門的的確確不是補習班,既然不是補習班,哪來課稅的理由,可是國稅局爲達課稅之目的,刻意忽視補習班主管單位的強調與聲明。

國外關心的是公理正義與人權,一有不公不義的事件,國際專家學者會一而再地發聲。反觀國內關心的是權力角逐與利益分配,這一點調查太極門案的前監察委員錢林慧君說的最傳神。報告中對國稅局有七點的糾正,「每個糾正的時候,國稅局就說,啊,我們呢,弄錯了」,「他沒有把它當作自己的事情」,「反正那個獎金我拿了,然後呢,要課稅也是扣您們的」。

監察院的七大糾正每個都是行政缺失,看來行政,立法,司法,考試,監察五院國稅局根本不看在眼理,就連總統府的肯定亦然。自民選總統以來,歷任的總統,都對太極門的文化,教育以及外交讚譽有加,而考試院讚許太極門九次受邀參與國慶大典,展現中華文化興國之精神 。一個國稅局可以爲了私人利益踐踏一府五院,讓國人蒙羞,更引起國際人權志士的關注,這會不會太過誇張。

對公務員來說,公家的錢偷偷地落入私人的口袋,就叫貪汙,如今,違法稅單背後不該領的獎金,運用手段,搶奪強佔,這不叫貪汙,這是「強劫」。國稅局可以對太極門如此,亦可以對任何台灣百姓如此。當國際友人爲人權大聲疾呼之際,您一定不會袖手旁觀。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