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林真真/台北報導】呼應聯合國憲章日,6月26日「全民良心覺醒、杜絕毒品與酷刑整肅,建構聯合國憲章之健康人權世界」線上論壇中,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直指,反毒和反酷刑都要注意偵查期間、審判中的正當程序,押人取供或沒有任何證據就起訴無辜被告,就是酷刑。要反酷刑,反制度的毒,執法機關沒有辦法打疫苗,針對執法體系的毒瘤,只能靠人民的覺醒去清除。

圖說: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認為,針對執法體系的毒瘤,只能靠人民的覺醒去清除。

吳景欽表示,目前我們的刑法裡面,唯一一個沒有造成生命權的傷害,竟然會判到死刑的,就是毒品。台灣對毒品採重刑化政策,長久以來,尤其是執法機關強調為了要達到抓毒販的目的,有時候有點不擇手段。警察不僅在找證據時,為了要取得一些陳述,尤其是被告的自白,可能有時更是不擇手段。心理的刑求一定是存在的,比方說恐嚇、利誘。所以在反毒的同時,可能執法者更要強調程序的正當。

就反酷刑、反刑求來講,吳景欽認為,台灣當然有改進的空間。他提到反酷刑公約要求:每個國家要盡量在立法、司法、行政上去杜絕酷刑,尤其是執法者的酷刑。警察要告知你被逮捕的事由,這個叫米蘭達告知,就是美國電影裡面的「你有權保持緘默,你有權請律師,如果你沒有錢,我就幫你請,你所說的每一個證據,都可以成為法庭上的證據。」告知後,過程中要全程錄音、錄影,讓偵查透明化一點,如果你有異議,你要要求修改,如果不改就可以拒絕簽名。對於歷經25年的太極門案,吳景欽說,雖然刑事案件經過10年,在2007年一、二、三審都判決無罪,但是當時檢察官押人取供就是酷刑,沒有任何證據竟然起訴無辜被告。一、二審無罪還繼續上訴,也是酷刑。最後判決太極門無罪確定,但當初起訴的檢察官侯寬仁沒有被究責懲處還升官,完全沒有還太極門清白,這就有酷刑的問題。去年還衍生竹北黃姓志工媽媽事件,吳景欽沒有想到在21世紀,警察逮捕人竟然可以沒有證據、沒有理由;最後志工媽媽確定不起訴處分,但那些凶狠對付黃姓志工媽媽的警察,沒有一個被懲處。難道台灣少數的警察是有牌的流氓嗎?這也是酷刑。針對這種執法體系的毒瘤,吳景欽提醒人民應該覺醒,藉由人民這個最強的疫苗去把這個病毒清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