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蕭一竹

不是爲了金牌,卻有著拼金牌般的傻勁,不是爲了名次,卻有著與名次榮辱與共般的情懷,「已經十一年了」蘇父蘇滿堂一想起兒子仍哽咽。上兵蘇詠盛二○一○年間遭中尉排長郭景志不當管教,全副武裝抱著總重近十五公斤的十一把訓練用木槍一上午,最後不堪凌虐罹患急性壓力疾患跳樓身亡;國防部原核定因病死亡,蘇父努力奔走十一年後,國防部罕見於六月廿三日重新核定依「因公死亡」撫卹。

平反路上絕對不會風平浪靜,尤其面對擁有組織般強大的公權力。前財政部長張盛和曾說過,追稅要追到地獄,這句話說的一點都不假,還記得欠稅大戶黃任中嗎?即使死後多年,依舊蟬聯每年欠稅大戶之首。有沒有逃稅,仍未定論,人就被管收,黃任中臨死之前仍口口聲聲說他沒有逃稅,他認為避稅是人民的權利。由於相關逃稅爭議的交易執行在法理上全屬合法,因此法務部在2009年向黃任中及其遺族道歉,認此管收追稅的不當。依已退休簡任稽核黃坤光的說法,同樣的案例,黃任中是加倍追稅而南和興是最低課稅。至於合理的欠稅到底是多少,人死無法對證,恐怕只有國稅局說了算,每年猶如被鞭屍般地,搬上媒體版面,成了死不瞑目的欠稅之最。

前財政部部長許虞哲曾表示:要談稅務人權,就不用課稅了。這絕對不是虛言,因為有人臨死前,落下了如此的狠話與誓言「財政部的革命,我死後還有我兒子繼續,我兒子再死還有我孫子繼續!」

金融科技專利王,曾遭受白色恐怖迫害的簡永松,原本有一家公司,因為肝癌從(民國)89年起就完全沒有營業,會計師簽帳證明無經營價值。沒想到身體恢復後,他將舊公司以代理的經營權作價入股另一新公司,不幸卻迎來災難,國稅局對已經解散清算的舊公司開單追稅7千多萬。

即使早已過了稅捐稽徵法第21條五年和七年的核課期間,即使政府有優惠條款,等股票賣了認列收益之後方可課稅,國稅局唯一憑藉的是93年已經廢除「無形資產作價條例」的解釋函令。

國稅局從不給簡永松陳述的機會,走行政訴訟,但行政法院法官彷彿已串通好了,開庭打瞌睡,對重要的證據視而不見,照抄稅捐機關的資料逕行判決,連監察院都說財政部違法,但稅捐機關完全不理會。就算健康的人也被活活氣死,更何況大病初癒。人走了,滿腔悲憤向誰訴,一縷幽魂,伴隨子孫永遠的抗爭之路。

蘇案家屬在窮盡救濟途徑後,轉向大法官聲請釋憲,終於在去年3月間,由黃虹霞提出,黃瑞明、詹森林、謝銘洋三位大法官加入的釋憲聲請案不受理不同意見書,因而引來立委關注,於是有了行政程序法第128條的修正,只要能動搖原處分正確性的證據,都算新證據。

國防部終於還給蘇家公道,有了重新的核定與撫卹。如今,誰來爲黃任中辨明,又有誰能安撫簡永松悲愴不平的靈魂。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