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羅吉強

2010年陸軍上兵蘇詠盛遭中尉排長郭景志不當管教,被要求一整個上午全副武裝抱著11把訓練用木槍,並言明若有掉落就要重罰,且日後也一直被排長言語霸凌,最後蘇詠盛不勘長期霸凌,罹患急性精神壓力疾病,並憤而跳樓身亡。國防部當時核定蘇詠盛為「因病死亡」,並撫卹,兩年後法院判決查明確定中尉排長郭景志,凌虐部屬致人於死,蘇家遂以此判決提告,要求國防部改依「因公死亡」撫卹,好為蘇詠盛討回公道。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一審判決蘇家勝訴,但最高行政法院更一審,以行政程序法第128條規定「行政處分作成以後的新證據,不予採納」,推翻一審判決,並於2015年駁回上訴而確定。家屬之後聲請釋憲,大法官會議不受理,但卻有四位大法官提出不同意見,引起立委賴香伶關注了解後,提案修正行政程序法128條,終在109年12月30日經立法院三讀通過修正,國防部也依此法條,而廢止原處分,重新核定蘇詠盛撫恤資格為「因公死亡」,家屬慶幸終於還給蘇詠盛一個公道。
 
行政程序法第128條第1項第2款規定,若發生或發現新事實、新證據,得申請行政程序重開。但原行政訴訟法第128條,並未就條文中的新證據加以定義,以往的實務見解,新證據多半是行政處分時就已存在的,只是申請人當時不知道,導致未能引用,但不包括行政處分後才發現的證據,在實務操作上看來,似乎是自行增加了法律原本所沒載明的限制。所以本次修法,新增第3項,明定新證據時限,不再侷限是處分前已存在的,也可以包含處後才發生或成立的證據
 
國防部從善如流,依修正後的行政程序法128條,將蘇詠盛案原核定的因病死亡撫卹,重新改核定為因公死亡撫恤,引起媒體注意,遂有媒體以《蘇詠盛案 照亮「依法行政」陰暗處》為標題報導,肯定國防部肯主動處理的做法,但是現行法律的規定是否真能如文中所提照亮「依法行政」的陰暗處?則有待立法機關的進一步修法。
 
為何這麼說?行政程序法第128條修正案,雖放寬「新證據」的認定範圍,但因現行法律對行政程序再開,還是有5年時效的限制規定,因此若處分之後才存在或成立的證據,若超過法定5年的時效,依法還是不能再開行政程序,既然已修法放寬新證據的認定範圍,但卻卡在行政程序再開的時效沒有取消,仍然限制5年,沒有一併處理,好比開了渠道內的小水門,卻沒有開啟大閘門,一樣難以洩洪,實在可惜了此次修法的美意。
 
針對我國行政程序再開的立法原則,應該是著重於確定行政處分後的救濟,既然是救濟程序,自然應該以事實的真實發現為主,只有正確的事實,才會有正確的行政處分,事實不對,行政處分當然會錯,而真正事實的發現,有時可能需要耗費許多年,對遭受不正確行政處分的當事人已是長期的折磨,若再用時效加以限制,可能事實就永遠被塵封了,或者有了事實,卻不能還給當事人公道,更有失司法存在的意義。所以為了真正的公理與正義,不該只是拘泥於法律安定性,而犧牲了人民應享有的人權,只有完整的修法,才能充分的保障人權,期待立法委員們繼續加油,修出更符人權的法律!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