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新公民議會

作者 / 李可

財政部超徵金額屢屢超過千億,並以此展示其對國庫之貢獻而沾沾自喜。行政執行署亦不遑多讓,每每以強制執行案件、執行金額再創新高為傲,甚至還舉辦成果分享發表會。唉!所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下位者為了迎合上級長官的喜好,不問是非、不擇手段,諸如雞排伯與陳青旭等類似悲劇,何時才能結束?

近幾日媒體接連報導了幾位公務人員涉貪弊案,如:肩負台灣防空第一線作戰樞紐的空軍作戰指揮部(簡稱空作部)驚傳弊案,負責標案的國防部軍備處長、少將張大偉收受2,600萬元賄款;前消防署長黃季敏任內在9件「救難器材採購案」中受賄2076萬元;新北市的陳姓警員急於爭取績效、以利升遷,與其他8名員警以釣魚方式查獲毒品,因而獲得嘉獎與「線上立破」的額外獎勵。前航業處基隆站組長徐宿良勾結黑道、侵占扣案毒品販賣,獲利超過1.6億元…

雖然公務員涉貪時常登上媒體版面,民眾也司空見慣,然「利」字當前,上自少將下至基層員警,這些人為了一己之利,忘了身為公僕應有的操守與堅持,若長此以往,錯誤的價值觀未被導正,一旦上行下效,官箴敗壞,害民誤國,怎不令人憂心?

猶記兩三年前的一則新聞,雲林縣斗六市知名的雞排伯林朝明,在社區公園以電線上吊自殺,和他熟識的殯葬業者在臉書社團上爆料,說明主因是政府對他無理課稅。無理課稅是如何產生的?不外乎是有些稅務人員為了貪圖獎金,未經查證即濫開稅單,雞排伯若不是因為無理稅單,何以選擇走上不歸路?又如去年基隆單親父親陳青旭,因長時間在外打工賺錢養家,疏於繳交1.8萬元罰單,一家老小居住的房屋,竟被行政執行署以低於市價違法拍賣。如果台灣政府,可以為了1.8萬元罰單不惜拍賣民產,讓人民露宿街頭,我們還算是民主法治國家嗎?

幾年來,財政部超徵金額屢屢超過千億,並以此展示其對國庫之貢獻而沾沾自喜。行政執行署亦不遑多讓,每每以強制執行案件、執行金額再創新高為傲,甚至還舉辦成果分享發表會。唉!所謂「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下位者為了迎合上級長官的喜好,不問是非、不擇手段,諸如雞排伯與陳青旭等類似悲劇,何時才能結束?

孟子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王曰:『何以利吾國?』大夫曰:『何以利吾家?』士庶人曰:『何以利吾身?』上下交征利,而國危矣。」早在戰國時代,孟子已提醒梁惠王,上位者重利,下屬必定仿效,國家就危險了。可不是嗎?當公務人員競逐私利,忘卻為人民服務、依法行事,所思所想皆是個人績效、獎金的時候,國家、人民利益早置之一旁,果若如此,國家的未來、我們目前擁有的生活,今後還能存有多少保障?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