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新論

【讀者投稿/李克/退休人員】

如果政府中存在少數違法官員假借「司法、賦稅、宗教」等惡劣的手段進行整肅和排除異己,那跟極權國家又有何異?跟古代的帝王專權(封建制度)統治又有何異?前大法官許玉秀說:「國家給人民兩大痛苦,第一是刑法,會被關在監獄,另一個就是拔鵝毛,也就是課稅,關在監獄不是所有人都會碰到,但是每個人都會碰到稅的問題。」曾經有人說,現代人無法擺脫的兩件事,一是面對死亡,另一件是稅的問題。

因為有過去歷史不幸事件的經驗,所以有識之士(先賢們)為了避免不幸之事層出不窮再發生,所以訂定《聯合國憲章》、《世界人權宣言》、《兩公約》、《憲法》及各種法律條文來規範。除了法律約束人類越逾行為之外,各宗教也提供人類善念的信仰,約束人類的思想往正向發展。

日前在美國華府舉辦的國際宗教自由(IRF)高峰會,各國人士皆非常驚訝,被視為亞洲民主燈塔的台灣,太極門案竟遭人權迫害長達25年,紛紛呼籲台灣政府改正歷史錯誤,尊重人民追求信仰的自由。與會的各國人士凡對太極門案了解的人,沒有人不為少數流氓官僚的重大違法情事感到生氣。

輔仁大學法律學系吳志光教授在一場論壇談到:「宗教的存在,早先於國家與法律。」吳教授強調:「其實推廣氣功養生之道,在於淨化人心,並促進世人身心靈健康,自亦符合道教信仰之重要內涵。信仰追求的靈魂歸趨與生命本質,是一種對於終極根源或原理與價值的絕對信仰,尤其在今日多元化社會價值體系下,國家的法律制度既不可能是絕對真理,應尊重當事人的自我理解,稅務機關及行政法院法官對宗教信仰自由的見解狹隘,流於形式且空泛,欠缺憲法人權意識,未能充分掌握憲法第13條保障宗教自由之意涵,令人遺憾!」

人類的「性本善或性本惡?」孟子主張性善。荀子的性惡論歷來頗具爭議,尤其宋明以來多秉持著二程(北宋理學家程顥、程頤兄弟)「只一句性惡,大本已失」以及朱熹「不須理會荀卿,且理會孟子性善」的觀點,使中國人深信,人性本善,人心是純潔無暇。後來有人主張,人之初,性本欲。既非善,亦非惡。捨己為人曰偉,各取所需曰善,損人利己曰惡。馬克思提出:「人的本質不是單個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現實性上,它是一切社會關係的總和」。也就是說,性本善,性本惡這些都是抽象的理論,永遠不會有結果。但不管性本善或性本惡?從古今中外的歷史事件中,始終離不開人性的貪婪慾望,也就是出現了「私心」時就會失去「良心」。

很多學者專家針對「國稅局非法課稅,和法務部執行署對欠稅欠費違反比例原則的拍賣民產」,會造成濫權課稅和違法執行的主要原因,在於獎金和累積績效考核升官的誘惑下,當出現「私心」時就會失去「良心」!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