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唐均育/台北報導】為響應8月22日聯合國「國際宗教信仰迫害受難者紀念日」,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25個團體共同舉辦線上論壇,探討受到國際關注的太極門案所遭受的信仰自由與人權迫害,當天適逢中元節,也是懺悔贖罪的日子,期人們良心覺醒。與會學者專家呼籲國家人權委員會盡速平反太極門案件,除彰顯歷史價值,更為台灣法治立下里程碑。

圖:響應聯合國「國際宗教信仰迫害受難者紀念日」,民團舉辦「從太極門案探討國家應保障人民宗教信仰自由」論壇,呼籲國家人權委員會盡速平反太極門案件,除了彰顯歷史價值,更為台灣法治立下新的里程碑。

下午場論壇首先播放配合檢察官侯寬仁出庭作偽證的稅務員史越生受訪影片,驚爆侯寬仁是太極門案的主導者,即便史越生當時曾表示稅單計算的金額有問題,調查局市調處明知違法,仍執意要求他作偽證,冤案黑幕被攤在陽光下,讓人震驚。

前立法委員瓦歷斯·貝林表示,國家最重要的功能是保護人民,不能用一些論述、理論,將人民置於不法的行為上面,然後對人民的申訴用無能為力來解釋,形成官官相護。他指出,國家要有誠信,轉型正義最重要的是回到人的本位,不管是有錢、沒錢或弱勢的,要非常慎重地考量與尊重人的基本權利。對太極門案件,他呼籲國家要有極大的反省能力,要認錯並改正。

太平洋日報社長張寶樂表示,宗教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不可被剝奪,法國哲學家盧梭提倡「天賦人權」,歷史證明天賦人權要靠不斷爭取奮鬥才能得到。張寶樂指出,太極門冤案不是偶然,雖歷經好幾屆不同黨派執政,但都沒有完全反省,一天不平反,老百姓反抗的情緒、抗爭的情緒不會停止。張寶樂認為太極門不是在為自己爭取利益,「沒有一個領頭來做的話,其他老百姓誰敢?」他指出,今年是監察院國家人權委員會成立一週年,平反太極門冤案就是指標性動作,國家人權委員會的歷史價值就會被彰顯。

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台灣)人權委員會主任委員黃麗蓉指出,早在民國99年6月17日公聽會,財政部、中區國稅局曾公開承諾撤回執行,卻背信不了了之,後來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判字第422號判決,明確表示太極門為古老氣功武術修行門派,也提到81年度的綜所稅判決未及審酌刑事的判決事實,因此兩區的國稅局都在108年底,把80年、82-85年課稅與敬師禮有關的所得,全部更正為零,卻獨留81年的確定判決。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曾在109年5月、7月兩度行文中區國稅局及新竹分署,函文引用最高行政法院107年判字第422號判決,強調81年度須審酌新事證,請中區國稅局依照80年、82至84年更正為零的同一標準,處理81年案,甚至要求依照稅捐稽徵法第40條規定撤回執行。但中區國稅局卻沒有做,是官員的傲慢。明知81年度有重大違法的嚴重錯誤,本就應該依規定停止執行。十年前就該撤回的案件,竟然在去年109年8月21日,強行把掌門人在苗栗地區土地違法拍賣,最後強行收歸國有。

黃麗蓉提到蘇詠盛軍冤案,99年上兵蘇詠盛因被凌虐跳樓身亡後,當年8月份國防部以「因病死亡」撫卹,經蘇父不斷努力11年,今年國防部終於承認錯誤廢止原處分,重新核定蘇詠盛為「因公死亡」撫卹,還蘇家公道。她沉痛呼籲,請小英政府還太極門公道與正義,返還太極門被強行拍賣承受的土地,保障人民信仰自由與免於恐懼的自由。

輔仁大學企管系兼任助理教授魏賜聰指出,在太極門人權迫害案裡,至今沒有一個加害人遭到法律制裁或被懲處,這是體制結構犯罪。太極門掌門人沒有違反任何一條法律,但土地卻被沒收,國家遭一票違法的公務員踐踏,還升官發財領獎金,這是國家、司法的不正義,也是體制的毒素。監察院在91年要求將侯寬仁移送法務部懲處,就已發動懲戒權,進入行政究責階段,並無逾期追究的問題。從86年至今侯寬仁對太極門師徒的迫害未曾中斷,國稅局仍引用已經被刑事法院廢棄的不法起訴書強徵課稅,並違法移送行政執行署強行拍賣太極門道場預定地,最後強行收歸國有,顯見迫害至今仍未結束。

魏賜聰表示,依羅馬規約第29條規定,戕害人權的犯罪,不受追訴權時效的限制。例如,前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委員長石木欽案在民國86年擔任法院院長時不當接受招待的彈劾案、民國36年因政府不當使用公權力造成民眾死傷慘重的228事件賠償、85年江國慶案件的賠償,全都超過10年懲戒時效限制。因此基於平等原則,對侯寬仁之懲戒,不應有所差異。納粹大屠殺事件已逾70年,德國至今仍對多位已屆高齡的迫害者判刑。足證對不法官員濫用公權力侵害人權的重大侵害案件,中外皆無懲戒時效的限制,台灣司法體系不應將時效作為違法官員的保護傘。 

誠銓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祖祥認為,太極門案是標準國家公權力不當行使下的產物。國家暴力SOP:污名化、抄家財產不當沒入、被發現死不認錯。太極門案就是國家暴力最典型的案件,先是用輿論給你安個罪名,鋪天蓋地地說你逃漏稅,因為一般人民不懂稅,不了解的人對太極門就留下逃漏稅的印象。當年經手過太極門案件的官員,即使內心都知道自己當年做錯,可是獎金發出去,因這案子升官的人都升了,所以繼續掩蓋真相打死不認錯。當初5個年度稅單都被修正為零,獨留下81年度,行政機關說:因為法院已經判決了。陳祖祥表示,國稅局對不應該存在的稅單,只要依照行政程序法第117條或128條,把稅單撤銷或做一個程序重啟,問題就解決了。國家公權力機關應從太極門案件裡,認真找出每一個違法的地方再加以改進,就會成為台灣法治的里程碑。陳祖祥呼籲,只要是關心這塊土地,關心台灣法治健全的人,都應該了解太極門案。

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國際志工蔡麗雪在美國及荷蘭生活30年,體認到人權教育的培養是從小開始的。她說,女兒從國小一年級開始到中學,老師每一年都帶學生到海牙的荷蘭眾議院(Tweede Kamer)旁聽會議,回到教室分組練習,學習人權、思辨,為自己的想法、主張發聲。整個國家都鼓勵人權教育,因為人權教育是一輩子的教育,是身為「人」的基本素養。

蔡麗雪表示,在太極門案裡,少數違法官員為貪圖績效及獎金,利用公權力和稅法誣陷、迫害人民25年,政府卻置之不理,對官員的暴行保持沉默是共犯。侯寬仁檢察官以一個離譜至極的「養小鬼」起訴書就讓案件成立,是台灣人權教育徹底失敗的證明。而政府違反偵查不公開,容許媒體跟隨侯檢察官拍攝搜索太極門道館,讓一個還未成立的案件被宣揚開來,任由檢察官和媒體利用社會輿論主導案件風向。太極門修行預定地兩次遭違法拍賣不成被直接收歸國有,蔡麗雪親身見證民主人權被踐踏,訴諸公理的無力與絕望深深烙印在心上。她表示,會持續訴諸國際直到冤案平反,更是為台灣每一個小老百姓的天賦人權奮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