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邱珍萍/台北報導】台灣號稱自由民主國家,但稅務獎勵金加上行政救濟制度失靈導致台灣稅災不斷,遭受國家暴力之法稅人權迫害案件不曾間斷!其中的指標性案件是1996年政府以宗教掃黑為名進行的政治整肅,檢察官侯寬仁製造的「太極門假案」,試圖抄家滅門,演變至今25年尚未獲得真正平反,9月5日直播節目《全民公審》繼續掀開假案黑幕,直指台灣假案生產線,源頭就在行政院轄下的法務部,檢察官侯寬仁造假一手主導,稅務員史越生配合作偽證,最後行政執行署竟然在土地沒有完成鑑界的情況下急忙拍賣人民財產,承襲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整肅假匪諜的手段,國家暴力根本是換湯不換藥。

圖一:9月5日直播節目《全民公審》特別邀請中央大學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學系教授曾建元、稅災戶黃榎吉先生及太極門弟子張家三姊妹上線分享,盼能終結假案、終結國家暴力。

太極門假案未平反 是台灣人權的暗黑史

節目播出《真相》紀錄片,重演85年12月19日侯寬仁檢察官以一封檢舉黑函,就發動檢警調荷槍實彈,大動作搜索太極門道館和部分弟子住家,不僅濫權起訴,還涉及筆錄不實、恐嚇被告、違法搜索,甚至起訴書上還出現怪力亂神的「養小鬼」,還有起訴後才找證據、才訊問當事人的離譜行徑。事實上高雄和新竹地檢署也接到相同黑函,調查後沒事行政簽結。99年4月8日立法院播放侯寬仁案發時接受媒體採訪的說詞:「我從他眼神裡面看到閃過一絲陰影,依我們辦案的直覺就是,認為他應該有養小鬼。」立委田秋堇質詢當時的法務部長曾勇夫,「一個檢察官用你的眼神,就可以判斷是不是要起訴你的話,那我們台灣就永無寧日。」 

影片中也清楚看到,96年刑案三審判決確定,太極門無詐欺、無漏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並認定敬師禮為贈與性質,屬所得稅法第4條第17款之免稅所得,無任何課稅問題。因侯寬仁檢察官違法偵辦起訴,衍生出80-85年6個年度的違法稅單,更因行政法院枉法裁判,導致去年太極門弟子修行道場預定地被違法強行拍賣,收歸國有。是台灣人權史上荒謬至極的事,而這場違法拍賣已成為轟動國際的人權迫害案件。

依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終結假案 終結國家暴力

圖二:中央大學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學系教授曾建元表示,法稅案件出狀況要補救,雖然有納保官,還有行政程序法補救,但官員卻沒有忠於良心、忠於職務去回復,讓人民遭受國家暴力迫害。

中央大學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學系教授曾建元認為白色恐怖的受難者與冤案受害者同樣都是面臨國家公權力迫害,雖然不同背景,但對當事人來說身心上的煎熬痛苦是一樣的,1996年全面性宗教掃黑是動員勘亂時期之後體制中還存在慣性作法。太極門案在高雄、新竹是簽結,但是在台北地檢署卻違法起訴,且一發不可收拾。法稅案件出狀況要補救,雖然有納保官,還有行政程序法補救,但官員卻沒有忠於良心、忠於職務去回復,讓人民遭受國家暴力迫害。

從太極門案反省國家制度,曾建元認為太極門案竟然還有事實及法律依據相同,只因不同年度,卻出現五個年度稅單更正為零,結果卻有一年還被強制執行,這非常荒唐。這怎麼是民主法治國家對待人民應有的態度?太極門案判決不一致,最高行政法院應該協調,重新作判決上的認定,但最高行政法院都沒有任何作為。曾建元家中曾失火,領的賠償金卻被國稅局趁火打劫,也是稅災戶。是因為法稅改革聯盟與太極門的朋友共同聲援,才讓國稅局官員感受到壓力重新用行政程序法第117條撤銷處分。他認為太極門案也應該以行政程序法第117條撤銷違法處分。

國稅局對太極門非法課稅 違反租稅法律主義

當年侯寬仁起訴太極門的主要證據只有稅務員史越生的證詞,影片中也播出史越生生前向媒體爆料,太極門案件是由侯寬仁主導,案發當時侯寬仁找他去作證,只是套圈圈、做做樣子。史越生還爆料指出:「那時候人家找我,我就跟他講,這案子有問題呀。沒有人要聽嘛!」他認為辦稅捐要看證據,太極門案要等證據,錢從哪裡來,解釋不清就不能算。但是檢調仍執意要他「就這樣辦」。前高雄市國稅局簡任稽核黃坤光更指出,85年12月19日檢調搜查到兩本存簿61萬,第二天報紙卻說有詐欺收入和補習班所得31億,但沒有證據。黃坤光表示,怎會有一辦案就知道你逃漏多少,然後再去製造證據配合的?真的是栽贓枉法!所有金錢犯罪一定要有金流,沒有金流去課稅處罰,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太極門案就是計算錯誤、適用法令錯誤,是非法課稅,國稅局絕對違反租稅法律主義!呼籲國稅局、行政執行署要有自省能力。

土地未鑑界完成怎能強行拍賣?專家學者指獎勵金作祟

圖三:78歲的黃榎吉表示,他不知道他的生命還有多久,但他要用剩餘的生命和時間為法稅改革而努力,希望國家不要再有被迫害的稅災戶。

「我不知道我的生命還有多久,但我要用剩餘的生命和時間為法稅改革而努力,希望國家不要再有被迫害的稅災戶。」78歲的黃榎吉進入太極門28年,他曾經目睹侯寬仁帶著媒體來到太極門南港道館搜索,侯檢在桌上看到一把桃木劍,便指這是養小鬼的證據。當時黃榎吉還回應他:「你到底懂不懂?桃木劍是斬妖除魔的,你爸爸是嘉義縣六腳鄉一間宮廟的『桌頭』,難道你不知道桃木劍是做什麼用的?」最後,侯寬仁還是硬把桃木劍帶走。黃榎吉:「其實這把桃木劍是一位師姊感恩師父,在藝品店買來送給師父,贈送的時間大約是當時的兩年前,而且當時還是師父請我拿回南港館放的。」

黃榎吉說,去(109)年國稅局和行政執行署所違法拍賣的太極門苗栗修行道場預定地,根本就沒有完成鑑界,50筆土地還有30筆沒有鑑界完成,地政人員都說至少要三個月才能完成。行政執行署這麼急著結案,很多專家學者都認為,就是因為行政執行署有執行獎金、國稅局有稅務獎勵金,這些獎勵金一日不除,老百姓的稅務冤案就只多不少!

黃榎吉本身也是稅災戶,收到烏龍稅單,稅務機關卻要他自己負舉證責任。更扯的是,當他提供資料給稅務機關,以為事情落幕了,2年後銀行通知他的存款被強制執行扣款,法院竟要他重新舉證!幾年前黃榎吉自願擔任法稅改革聯盟志工,透過各種宣導喚起民眾,了解自身的法稅權益,他希望政府官員做事要憑良心,執政者要重視法稅改革,台灣不要再有被迫害的稅災戶,這樣台灣才有未來,人民才會幸福。

父親一生的堅持盼解決太極門寃案 真正落實轉型正義

圖四:張家三姊妹希望國家能以解決太極門寃案為開始,真正落實轉型正義,讓國家體制變得更健全,不要再讓更多無辜的人民受到傷害,更不枉她們父親一生的堅持。

25年前因太極門案受到迫害的太極門弟子張萬定,去年8月苗栗修行道場預定地遭違法拍賣並收歸國有,在現場吶喊:「法院三審已經判決無罪無欠稅確定,當事人也已經獲得國家冤獄賠償,你們還這樣強行地一直要違法拍賣太極門的土地。太極門是一個修行團體,你們迫害一個修行團體,是在迫害文化,是會遭到天譴的!」

張萬定已於今年六月去世,「我的父親為了所堅持的正義奮鬥一生直到最一刻。」他的三位女兒在父親百日的時刻,再度為太極門假案發聲,說出在台灣現今不為人知的黑暗。張家三姊妹控訴,民國85年12月19日,因為侯寬仁檢察官的違法濫權,以及媒體大量的不實報導,讓她們家每天都在鄰居們異樣的眼光中生活。「接下來的25年裡,我爸爸就為少數濫權違法官員的一切違法行徑付出了他一生的歲月。」

大姊張靜雯表示,就只是在太極門練功而已,有做錯什麼嗎?好長一段時間,她們害怕被監聽、被跟蹤,甚至時時刻刻擔心父母被抓走,這樣的陰影始終深植在她的內心。她痛批,侯寬仁無法無天的操控國家單位,一路迫害上萬名太極門弟子,蒙受不白之冤至今。「因為太極門1219案件,曝露出國家機制的貪贓枉法!」

張靜雯表示,她的父親為了讓國家相關單位聽到聲音,四處奔走,也因此還摔斷了手。「尤其在台北國稅局時,還發生警察推倒我爸,導致腦震盪住院。為了平反冤案,爸爸經年累月到台北國稅局、行政執行署等行政機關前舉標語表達訴求,國家的一個行政機關居然不給借廁所,長時間沒辦法尿尿,沒時間喝水,沒日沒夜的吶喊,寫信給蔡總統……,日曬雨淋,颳風下雨,寒風刺骨,從沒有停歇的他,倒下了。」

張家姊妹說,她們的父親寫信給蔡總統是要總統知道,太極門案讓國家機制曝露出很多貪贓枉法的官員,希望蔡總統真正去解決這些問題,讓這個國家機制變得更健全,不要再讓更多無辜的人民受到傷害。這樣才是在做一件對的事情。

捍衛賦稅人權 人民的堅持政府聽見了嗎?

「這片山林對我們來說有很多的回憶!」一群太極門弟子對去年被國稅局、行政執行署違法強拍的苗栗土地有著深深的不捨。「這明明是政府的錯誤,卻要由我們來承擔,我覺得非常的不公平!」他們表示,最高法院的判決就等於是聖旨一樣,全國的老百姓、公務員都要遵守,為什麼國稅局可以不遵守最高法院的判決?他們堅定的表示,一定會捍衛這塊土地,和所有太極門師兄師姊一起保衛自己的家園。

「台灣這塊土地等於是我生命的共同體!」法稅改革聯盟志工百歲人瑞李培潮爺爺,直到去年去世之前,仍堅持站上凱道,出現在監察院為台灣的賦稅人權陳情發聲,「我這兩步路很堅決,決定做到完為止,眼睛閉了為止,希望下一代能夠平安幸福。」他希望在有生的時間為社會做一點公益的事情,對大家對後代子孫有幫助。然而,人民的聲音,政府聽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