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若渝/報導】台灣於1987年解嚴之後,名義上結束白色恐怖時期,但仍然不斷發生人權迫害案例,線上直播《全民公審》節目,8月29日播出「亞洲民主燈塔竟有假案生產線!?誰是下一個受害者!?」https://youtu.be/m0OVsdGEcb0,從太極門案中配合檢察官侯寬仁作偽證的前稅務員史越生的爆料中,探討政府機關內部是否潛藏一條假案生產線?

圖一:線上直播《全民公審》節目,8月29日探討政府是否潛藏假案生產線?

主持人徐小涵指出,1991年法務部調查局幹員,於清晨時闖入清華大學的校園宿舍逮捕一名研究生,引發全國大學生抗議,最後立法院廢除了懲治叛亂條例,畫下威權時代的句點,但威權時期的假匪諜真迫害,在解嚴後,並未因此斷絕。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陳志龍教授曾擔任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董事,也在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擔任法律研究召集人,非常了解威權時代迫害手段,曾舉出台灣現在依然存在假掃黑真迫害、假稅單真搶劫的案例,如被專家學者稱為法稅228事件的太極門案,即為假案生產線的產物。

圖二:誠銓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祖祥呼籲稽徵機關要落實依法、依證據課稅的基本要求。

誠銓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祖祥表示,從最近曝光的太極門案當初配合檢察官侯寬仁作偽證的稅務員史越生訪談影片中,就可看到一條假案生產線。一張32億的稅單,竟然未經調查就草率發出,這就是台灣的稅務制度。過去白色恐怖時期,很多人被舉報為匪諜,通常不是真的匪諜,而是被誣陷為匪諜,因為有檢舉匪諜獎金。當時若舉報某人為匪諜,只要經政府認定,其財產即被充公,而其中35%成為檢舉獎金發給檢舉人,辦理的官員也會有獎金。於是有人就鎖定有錢人或看不順眼的人,人性的醜陋面相暴露無遺。後來的查稅制度亦是如此,查緝制度與獎金結合產生誘因,造成很多不肖官員,濫用權力橫徵暴歛,把這些假稅案當成業績,當成升官發財的管道,而這些制度上的不幸,到現在尚未改變。

陳祖祥強調,太極門案絕對不是個案,因為稽徵人員依法課稅、依證據課稅的觀念並沒有落實,很多稅單是憑想像、懷疑,沒有證據就把稅單發出去,加上稅務獎勵金不當的誘因,造成冤錯假案的比率非常高。陳祖祥覺得最基本的,第一要廢除稅務獎勵金,再來稽徵機關要落實依法課稅、依證據課稅的基本要求,稅捐稽徵制度才會有進步。

圖三:生技公司副總經理吳至中指出,台灣若讓違法的官員及獎金制度繼續存在,則假案不會斷絕,中華民國將無民主自由可言。

對近代史頗有研究的生技公司副總經理吳至中表示,白色恐怖時期把人當匪諜,解嚴後則指稱人民逃漏稅,一樣不需要證據,一樣有獎金的誘因。在查稅獎金遭到立法委員提案廢除之後,財政部還自定辦法,以預算編列稅務獎勵金,逃避立法院的監督。此外,調查局在解嚴前的任務是查貪汙及查緝匪諜,但1996年台灣第一次民選總統後,調查局用當初查緝匪諜的手法來進行宗教掃黑,實際上太極門並未涉及到任何的選舉,吳至中猜測可能是為了不要讓人明顯看出是針對選舉來整肅,所以故意拉了與選舉無關的團體來進行宗教抹黑,但提出的理由完全禁不起事實考驗。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顧問暨天普大學法學教授肯尼斯形容台灣稅制像水車,一直用虛構的稅單、假的犯罪證據虐待無辜的納稅人,就像「水車」。吳至中解釋,水車是歷史上非常著名虐待囚犯的恐怖刑具,水車跑下來,人犯不是橫紋肌溶解,就是摔下去骨折,在水車凌虐下,存活的人不到一半,是非常恐怖的刑具。台灣如果讓違法的官員繼續存在且不懲處,還有離譜的獎金、獎勵金的法規不修法的話,類似太極門的假案不會斷絕,中華民國將無民主自由可言。

圖四:旅法作家陳羚芝控訴太極門假案無中生有,導致的人倫悲劇國家怎麼賠?

旅法作家陳羚芝,原本一家人都在太極門快樂練功,但因太極門假案迫害導至天倫悲劇。其父陳調欣,曾是台灣著名科技公司的財務長,因為1219事件被侯寬仁收押禁見四個月並列被告,後來雖確定無罪並獲國家冤獄賠償,但兩個女兒因心靈受創而遠走他鄉。陳羚芝回憶,父親被收押時,親友質疑、銀行抽銀根,母親被迫提早退休,她們姊妹在學校受到歧視,最後一家人分散世界各地,所受的傷害豈是國家所能賠償的?身受人權迫害之苦的她們,即使在不同地方也一定為太極門案而抗爭;陳羚芝就到過比利時、倫敦、巴黎、柏林的代表處,把被害者的心聲傳送給台灣政府在海外的代表處,請他們轉交台灣的主事者;也參加過2018年於巴黎舉辦的非政府組織大會,參加多場國內外人權論壇,以及在韓國的非政府組織大會,她才知道原來有這麼多為和平人權而奔走努力的各種團體。

為了陷害人民或團體,官員竟然可以作偽證,可以無中生有?主持人呼籲法務部長一定要儘速調查真相,嚴懲違法官員,才能讓假案生產線徹底停止,停止讓更多人受到傷害,也讓受害人得到平反,還人民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