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若渝/報導】線上直播節目《全民公審》9月19日這一集,適逢919竹北事件滿週年,該節目特以「SOS  919黃媽媽事件一週年!小英救一救台灣人權!」https://youtu.be/X5-vGuxOHRE為題製作特輯,邀請當事人黃姓志工媽媽夫婦,訴說這一年來他們的生活;並邀請志工、議員及律師探討竹北事件內幕真相。

圖一:線上直播《全民公審》節目9月19日播出「919竹北黃媽媽事件一週年」特輯。

迫害在一時  傷害恆久遠

主持人高鼎懿表示,去年9月19日,法稅改革聯盟的志工,在全台灣各地進行法稅改革的街頭宣導活動,並對行政執行署新竹分署對於太極門稅務案件的違法強制執行,準備舉牌進行聲援,沒想到其中一組志工,因為宣導地點離新竹分署主任檢察官李貴芬住所較近,竹北分局警察因而將其中一位黃姓志工媽媽違法帶回派出所並漏夜偵訊六小時,凌晨移送新竹地檢署,導致黃姓志工媽媽身心俱疲,從地檢署出來後暈眩送醫,後經醫生診斷為急性壓力症候群。

圖二:黃媽媽遭違法逮捕時序表。

身心靈都受到重創的黃姓志工媽媽表示,事情發生後,她生活幾乎沒有辦法自理,都需要女兒來照顧,家人也都無法安心的工作。而且,名譽及清白如同她的生命,卻莫名其妙被抹黑,她因此很害怕接近人群。連最愛的學校交通導護,還有里上的志工,都沒辦法參與。但是有眾多親友的支持,她會勇敢面對,儘快走出來。

黃媽媽的丈夫徐先生覺得919這天對他們家是一個災難。從去年開始,他們全家都是在驚慌與恐懼中渡過,他不解像他太太這麼善良的人,竟然會當街遭受一群代表國家公權力的警察,當街咆哮。還在不告知罪名的情況之下,以現行犯濫權逮捕,當時如果是他也會覺得恐懼。徐先生表示,台灣在許多前輩的努力之下,好不容易從威權走到現在的民主。但在去年919,在少數擁有公權力人員的濫權執法之下,已經讓民主前輩努力得來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蒙塵。

昭然若揭顯陽謀

法稅改革聯盟志工邱先生當天見證了這一切,他表示,當天那位很兇的女警1168蔡姓女警,她在接電話時講了一句,就選老一點的。邱先生說,剛好志工在直播的時候,錄下了這一段話,否則都不解為什麼現場有十幾位志工舉著相同的牌子,警察卻針對黃姓志工媽媽去盤查。旁邊的志工為了保護黃媽媽就拍攝來自保,結果旁邊的警察還說「誰錄我就盤查誰」。依刑事訴訟法第89條,執行拘提或逮捕的時候,必須當場告知犯罪嫌疑人被逮捕的原因、理由,還要注意其身體及名譽,結果六家派出所葉日仁所長,不但沒有告知罪名,也未注意到志工媽媽身體及名譽的保障,並在調查過程極盡抹黑能事。邱先生覺得更離譜的是竹北分局長謝博賢竟然說,法務部行政執行署新竹分署主任執行官李貴芬前一天就提告,但是黃媽媽是當天去喝喜酒,臨時看到志工才加入聲援的行列。邱先生痛批這根本是先射箭再畫靶,但這些違法的員警,這一年來沒有人受到任何的懲處。

新竹市議員田雅芳也極為關心此事,但在她919當天前往派出所了解時,員警態度非常囂張,就是拒絕民意代表了解及關心。而且後續她陪同志工們前往地檢署提告時,還被法警拒於門外,要求進去得脫下背心。田雅芳表示,黃姓志工媽媽確實沒有任何違法的行為,她就只是站在路邊舉牌而已,況且警察找到她的時候,她並沒有舉牌,那個牌子還是警察在其他人的袋子翻出來的,真的非常誇張。在黃媽媽事件滿一週年之際,田雅芳強烈呼籲,請第一線的警察人員尊重自己的職業,依法行政,不要擴權或聽從違法的指令做違法的事情;也呼籲民眾站出來,拒絕警察違法盤查事件再發生,守護台灣的自由與民主。

事件背後藏鏡人

圖三:黃媽媽舉牌內容,真理大學教授吳景欽不解何處違法?

太極門案件的義務辯護律師黃麗蓉認為,黃姓志工媽媽舉牌聲援的太極門案就是行政執行署在主導,因為他們處心積慮要拍賣太極門的不動產。早在99年6月17日立法院的公聽會,財政部和中區國稅局就允諾要撤回81年度強制執行,並在二個月內解決太極門稅案,後來中區國稅局沒有撤回,只行文新竹分署,提到依照80年至85年都基於同一個事實所做的相同核課處分,如果為不同的處理,會影響納稅人權利甚鉅。中區國稅局要求新竹分署先依行政執行法第九條第三項但書規定停止執行。108年其他五個年度都更正為零,更證實81年度屬錯誤判決,更不應執行,可是行政執行署竟然還繼續執行,甚至在執行前還洩漏當事人資料給媒體,抹黑當事人名譽。

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之一,真理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吳景欽於919事件後幾天,舉著與黃媽媽一樣的牌子在警政署前嗆聲,該牌內容質疑主任執行官李貴芬在太極門案件中領了多少獎金?吳景欽表示,領有執行獎金是文書上白紙黑字的證據,不是人民偽造的,而且誹謗罪屬於告訴乃論,但警察卻依一通電話就進行盤查且隨機逮捕。有關執行一節,吳景欽指出,2000年以前,執行業務屬於法院,2000年才於法務部下成立行政執行署專責處理。但執行過程免不了有爭議,吳景欽覺得仍應回歸法院處理才合理。且行政機關負責執行,很大的誘因就是績效獎金,行政執行署的獎金來源除了稅務還有罰鍰,不管任何名目,政府機關的獎金都是萬惡的淵藪。

圖四:行政執行署尚未執行即先討論如何分績效。

台灣陪審團協會副理事長張靜律師表示,台灣的司法之所以不受人民信任,有三個惡化的現象,一是法官檢察官化,喪失了公平審判的基本原則與精神,再者檢察官警察化、警察流氓化。張靜認為司法界幾十年來存在著學長學弟學妹文化,所顯現的官官相護與本位主義,讓他覺得很痛心。張靜指出,從國稅局到行政執行署上下交相賊,假績效之名,實則為獎金。如太極門稅案,財稅單位二十幾年來荒腔走板,毫無財稅人權可言,就是為了假藉法律名義分獎金的貪污,所以多年來他一直主張,個案的獎金都應該廢除。張靜呼籲,不論司法或稅務單位,都應該還原為民服務的目的,而人民也要努力,成為國家真正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