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周采文/台南報導)長達四分之一世紀的國家暴力霸凌、迫害,會對人的一生造成什麼樣的傷害?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8個團體為響應九月「國際愛與和平月」,連續舉辦一系列線上論壇,9月29日19:00直播主題「良心讓人民幸福」,邀請三位太極門1219事件受害者親自說明,當年如何遭受迫害,至今仍是揮不去的血淚史。針對太極門案,台南市大家長黃偉哲巿長多次相挺發聲,他曾表示,最高行政法院的107年度判字第422號判決,清楚揭露國稅局提供給各級行政法院是錯誤資訊,台灣是法治國家,所以國稅局應依循法律而為,既是贈與,就不能夠課徵所得稅。

圖說: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8個團體9月29日舉辦「良心讓人民幸福」線上論壇,邀請在1219事件中的受害者現身說法,希望政府官員知錯能改,依法行政,歸還太極門被違法拍賣的修行聖地,並嚴懲違法官員,才能讓人民幸福。

台南市民坤達回憶,他當時在銀行工作,85年12月19日當天,調查局打電話要他請假回家配合調查,沒想到回到家後,他看到9位調查員大陣仗的在家門口,附近鄰居議論紛紛。更令他詫異的是,竟無端以「涉嫌詐欺」的名義要搜索他家,讓他忍不住跟他們理論,究竟他何時詐欺了?!為免鄰居異樣眼光,就讓檢調進屋搜索,但為陪伴在一樓等候的母親,坤達並未上樓同行搜索,結束後檢調竟要他簽名證明他們沒有帶走任何東西,甚至威脅不簽名就不離開。坤達感慨「想不到在台灣,連不想簽名的自由都沒有」,而檢調人員只想要保障自己權益,卻沒想過人民的權益是如何被他們侵犯的,更可見人權若未保障有多脆弱!

坤達的太太容真也表示,當時檢察官利用媒體抺黑汙名化太極門,而先生因為被誣指涉嫌詐欺,從此升遷無望;婆婆也為此受到嚴重驚嚇,無法面對左鄰右舍異樣的眼光,而開始足不出戶。侯寬仁檢察官在偵查期間,不斷透過媒體散佈不實消息,超過400多篇連載式的媒體報導抹黑,讓她們全家不斷遭受親友責難,連婆婆與大姑都嚴禁她們一家去練功,父親也遭朋友誤解,友誼差點不保。

容真談到,原本她們一家都在太極門練功,父母健康因而獲得改善,自己也在明師引導下,學會反省並修改脾氣,讓婆媳關係大翻轉,本來家族有將近60位親友都一起在太極門練功,家族氣氛融洽,向心力更強;但一切的美好,就在侯寬仁濫權起訴下分崩離析,自1219事件後,「太極門」三個字成了家中談話的禁忌,在彼此的心上都留下了一道深深的陰影。

現居永康的退休何小姐表示,自己從小體弱多病,五歲時家庭變故,母親離家,婚後生活也不順遂,種種挫折造成她身心失衡,但住院檢查卻找不出原因,後來在小叔推薦下,進入太極門練功後,找到身心安頓的方法,整個人脫胎換骨。然而當年1219事件,看著身邊的資深師兄師姊被帶去市調處詢問,她瞬間恐懼飆升,擔心下一個被約談的會不會是自己?小孩沒人照顧怎麼辦?公職飯碗會不會不保?工作中也因此飽受嘲諷霸凌,被同事貼上養小鬼、下符咒的標籤,還在學的兩個孩子,因此受同學嘲笑,先生因為誤解,要求她加入侯寬仁發起的自救會,她斷然拒絕,每次練功後回家,就被反鎖在家門外,先生甚至暴力相向,她也因為害怕被家暴,常常都自己睡在餐桌旁的地板。

何小姐說:「在太極門讓我學習正向面對困難,那我怎麼能放棄呢?我只能一直鼓勵自己勇敢地繼續向前走。」最讓她心疼與不平的是,因為侯寬仁的濫權起訴、污名化太極門,導致很多師兄師姊被家人誤解,加上輿論的壓力,不敢來練功,甚至後來生病走了。她舉出侯寬仁及國稅局眾多知法犯法、違法濫權、蹂躪百姓的事實,她表示:「我身為一個退休公務員,也感到非常可恥。」她衷心期盼有良心的官員能勇敢認錯、改過,歸還太極門修行道場預定地,國家也應該確實究責嚴懲違法官員,這才是真正民主法治國家該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