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周瑞雨/報導】聯合國大會2007年通過決議,將每年聖雄甘地的生日10月2日,訂定為「國際非暴力日」,宣揚甘地非暴力的理念思想,阻絕所有的暴力行為。2021年響應聯合國「國際非暴力日」,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十個民間團體10月2日舉辦「終止國家造假構陷,實現公義與和平」線上論壇https://youtu.be/2dz9di0811U,論壇上專家學者指出,國家法稅暴力常常以合法的外表存在,人民很難對抗,現場也以太極門假案為例,透視公權力遭濫用的歷史與現況,並呼籲全民站出來共同為正義發聲,效法聖雄甘地「用正義的手段,才能實現正義」,以非暴力實現正義及維護人權的信念。

圖一:2021年響應聯合國「國際非暴力日」舉辦「終止國家造假構陷,實現公義與和平」線上論壇,專家學者呼籲全民站出來共同為正義發聲,效法聖雄甘地「用正義的手段,才能實現正義」,以非暴力實現正義及維護人權的信念。

曾在全球首席大法官國際會議上獲頒「聖雄甘地獎」的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副主席暨太極門掌門人洪道子博士指出,「愛」是人類心靈中寶貴的資產,也是人類生生不息的動力,更是人權的基本元素,我們必須倡議人權,並克服萬難,實踐人權,讓這普世的價值,成為政府治國的最高圭臬,人民同享。「國際非暴力日」的紀念,其意義不僅是各國停止戰火,深層的含意是呼籲各種族、各國能以愛與寬容、尊重人權,促進人類尊嚴,也因此除了戰爭暴力之外,更須提醒執政者保障人權,避免以公權力迫害人民的自由。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改革須從自心做起,期待違法濫權、迫害人權的官員能夠早日醒悟,勇敢面對錯誤、改正錯誤。

圖二:聯合國大會2007年通過決議,將每年聖雄甘地的生日10月2日,訂定為「國際非暴力日」,宣揚甘地非暴力的理念思想,阻絕所有的暴力行為。

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之一、真理大學法律系吳景欽副教授表示,暴力的來源很多,國家暴力的傷害最大,因為它看起來有合法外觀,人民要對抗很困難。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太極門案,一開始檢察官以一個子虛烏有的濫權起訴,竟然還可以上訴到三審,虛耗人民十年歲月。再接下來稅暴力的侵害,竟然還比刑法更久,到現在還沒結束。國稅局要追稅要講法律,法院應該當守門員,怎麼會同樣的行為卻有一個年度跟其他年度不一樣,這很明顯是誤判。人民要聲請再審,門檻竟然比刑事訴訟更高,還有五年限制。「判決錯誤過了五年會變正確嗎?這是邏輯問題。」吳景欽指出,這其中竟然還衍生出法稅改革聯盟志工在路邊舉牌質疑執行官領多少獎金,就被違法逮捕。當時對外開記者會抹黑志工的竹北警察局長謝博賢,去年考績竟然還是特優,還高升至保安警察第二總隊督察長。近期謝博賢在法庭中也承認當時並沒有查證內容就開記者會、發新聞稿。「看人民好欺負嗎?這樣的長官,怎麼督導下屬,難怪現在警察濫權事情越來越多,有樣學樣。」吳景欽呼籲全民都要關注這些國家暴力,因為說不準哪一天就會輪到自己面臨國家霸凌。

法稅改革聯盟義務律師翁意茹指出,台中市盧秀燕市長在其立法委員任內曾表示,長期接到人民對國稅局不當查稅的陳情,她發現2005到2007年,超徵金額一半以上都是因為查稅所得,金額高達數百億,直指這是「惡意查稅」。今年8月31日財政部蘇建榮部長於記者會上表示,今年稅收有可能超徵近千億。明明超徵,國債卻又不斷攀升,難道財政部不應該出面交代清楚嗎?舉債就埋怨前朝、歸咎大環境;超徵從不交代用途,還當政績炫耀,這絕非正常的政府所應為。

翁意茹指出,惡意查稅的理由何在?學者專家指出跟獎金脫不了關係,監察院早在2018年調查中指出,財政部雖然表示稅務獎勵金與查稅獎金毫無關聯,但「財務罰鍰處理暫行條例」在2004年廢除查稅獎金之後的數年,稅務人員領取的稅務獎勵金金額暴增,也導致各界質疑查稅獎金借屍還魂,改以稅務獎勵金的名目發放。前財政部部長張盛和為了稅務獎金,公開聲稱,待遇不高,不足以養廉;前財政部部長許虞哲說,如果講基本人權乾脆都不要課;而2010年當時台北國稅局局長凌忠嫄還在政大演講時,鼓勵學生檢舉領獎金。翁薏如質疑,難道國稅局查稅只能靠檢舉嗎?課徵補稅有績效、有獎金;開錯單、補錯稅卻沒有懲處,這不是變相鼓勵稅務員肆無忌憚、濫行開單嗎?每年新增欠稅欠費強制執行案件的數字不斷攀升,難道不是有獎無懲的制度所造成的嗎?翁意茹認為,反稅暴力應從財政首長尊重程序正義與賦稅人權做起。而為了鼓勵多數認真依法執行公務的稅務人員的辛勞與營造好的稅務文化,政府應實現納保法之立法宗旨,落實憲法保障生存權、工作權、財產權及其他相關基本權利,確保納稅者權利,不要再讓違法的稅暴力繼續欺凌百姓。這才是小英總統愛台灣,讓人民有感的具體行動。

新北市新世代扶輪社社長蔡維杰指出,稅務環境下的國家暴力還是現在進行式,他最近接觸到一個案例,當事人的媽媽最近被行政執行署管收一個多月,行政執行署連絡這位女兒快籌出五百萬欠稅款,如果沒有的話,女兒可以做連帶保證、分期繳納。蔡維杰說,這位媽媽當人頭冤枉欠稅,欠了之後也繳不起,名下沒財產。執行官找到女兒,說她看起來收入很多,還有房子可以辦貸款,足以幫媽媽還。蔡維杰說,執行官說的話有依法嗎?為何對女兒收入、財產,這些個資那麼清楚,這不是違反個資法嗎?跟民間討債公司沒兩樣。執行官的違法濫權,人民很難面對。這些學法出身的執行官,應依法辦事,這樣有依法嗎?這是挾公權力行暴力之實,社會上還有很多這樣的事情默默在發生。尤其現在遇到疫情紓困,這些錢也是全民買單,大家要注意國家缺錢還是向人民徵稅,績效壓力下稅官是否更多違法濫權?全民必須要注意。

圖三:專家學者指出,國家法稅暴力常常以合法的外表存在,人民很難對抗。

司法單位執法人員黃小姐指出,太極門案件之所以受人矚目,是因為這案件涉及了上萬人的基本權利,其中一項就是信仰自由。兩公約及憲法都提到信仰自由應受保障,且不限於傳統的宗教,包括個人內在思想、信念,國家絕不可施加任何限制侵犯。太極門掌門人對於上萬名弟子具有心靈信仰上師地位,國家對於敬師禮扭曲為學費、弟子間代辦物品誤解為掌門人夫婦的營利行為,不只是行政機關對達到課稅目的的專橫片面解讀,更是對太極門上萬名弟子之信仰自由的侵害。109年國家強制執行了太極門的修行道場預定地,讓太極門師徒多年來以訴訟、行政跨部會議、立法院公聽會等動搖五院的權利爭取的結果,再度被國家抹滅,道場預定地的執行在國家眼中或許只是一般財產,但在太極門師徒的心中卻是精神象徵的剝奪,執行行為無疑是侵害了太極門師徒的信仰自由。黃小姐認為,太極門案件遭受信仰迫害的結果,應作為國家人權委員會調查、平反的對象,返還太極門修行道場預定地,還給太極門師徒清白與公道,並究責涉案之官員,讓人民享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落實憲法、國際人權兩公約之人權保障。

前國稅局稽核鍾小姐以「立可白事件」說明國稅局用稅暴力搶太極門財產:當年侯寬仁檢察官違法起訴太極門,把掌門人夫婦的財產全部凍結,台北國稅局也做了禁止處分,租稅保全顯然無虞,卻於民國92年7月移送台北行政執行處強制執行,在太極門代理人據理力爭下,台北行政執行處同意延緩到11月2日。9月25日太極門刑事案件經過一審判決無罪,太極門代理人立即跟法院請求解除財產凍結,趙子榮法官10月15日准予解除全部財產凍結,同時另外發函國稅局告知財產已解除凍結,但台北國稅局為達執行目的,竟於10月20日發函台北行政執行處要求繼續強制執行,時任台北國稅局局長張盛和竟還縱容屬下用立可白塗改偽造發函日期為10月15日,以掩飾其知悉法院已解凍資產之事實。在當事人不知情下,財產就被拍賣。94年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揭穿,台北國稅局才將遭違法執行金額,違法以名實不符、與法律規定不合之「退稅」之名義返還當事人,卻拒絕返還積欠之利息,連同其違法盜賣股票所產生的損失,難以計算,以機會成本計算高達數千萬及違法強徵銀行存款等,台北國稅局至今均未歸還。

鍾小姐指出,官員為何膽敢知法犯法?其目的就是為了獎金、為了升官。盜賣股票高額不實的稽徵成績,不但符合稅務獎勵金作業要點的團體獎及個人獎,個人記功嘉獎之外,內部升遷時也會受到長官給予能力肯定。行政執行處則依據法務部內部的執行績效獎勵金發給要點,獲得獎勵金。她呼籲,當公權力暴力的違法行為未受到監督,當國家對違法官員沒有糾錯機制,官員不必對錯誤違法行為負責,台灣的稅暴力將持續發生。法稅改革之路,還有賴大家一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