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論

文 / 羅吉強

民國109年9月19日竹北黃媽媽事件發生至今已逾週年,其中警方的違法犯紀事實,媒體已有眾多的報導與投書,然警方依然自稱他們是依法逮捕,近日有媒體批露事件發生時間軸,從時序可看出警方所稱根本就說謊,以下將媒體所報導的時序整理如下,對照警方說詞矛盾之處,讓真相大白,也讓民眾真的了解事情的是非。

919事件暴露警方許多違法:

一、盤查後離開再回來逮捕,與現行犯定義不符,且未告知罪名

由上表可知,9/19當日17:32就有兩位舉牌志工開始遭到盤查,17:46六家派出所員警盤查黃媽媽後即行離去,孰料18:12大批員警又回到現場,質問黃媽媽舉的牌子是哪一張?黃媽媽一直問到底甚麼事?六家派出所葉姓所長只說有人提告,就要將黃媽媽帶回派出所,在場其他志工問葉所長,提告的罪名是甚麼?該所長竟違法稱說到派出所寫筆錄,就會告訴該志工罪名,於是在違法未告知罪名下,18:15黃媽媽就被以現行犯逮捕至六家派出所,黃媽媽既已在17:46盤查完畢,警方並未逮捕並已離開,回來時並未見黃媽媽舉牌,何來的現行犯?可見現行犯只是警方想要當場逮捕的藉口,事實上,依法必須當場告知現行犯所犯何罪,才能逮捕,否則就是違法,警方經常逮捕現行犯,不可能連這種基本法條都不知道,所以有網友在影片下方留言推測,認為可能是警方盤查問到身分後,趕回派出所補填告訴單,以便後續處理,倘若果真如此,則警方則有栽贓之嫌,更顯現事情的不單純。

二、警方未接到報案,即提前逮人,疑有事前密切籌劃與構陷之嫌

依時間序,告訴人行政執行官李貴芬於19:27才到竹北分局報案,而六家派出所已在18:15提早就以現行犯名義逮捕黃媽媽,依現況來看,當時李貴芬是到分局,六家派出所怎麼能夠提早知道李貴芬即將於19:27提告,且要告的就是黃媽媽?還是根本就是只要隨便抓一個人,問出名字後就當成是被告,以收箝制言論自由的寒蟬效應?若果真如此,則告訴人行政執行官李貴芬與警方恐有事前籌劃與構陷之嫌?而竹北分局長謝博賢現場謊稱,是因黃媽媽侵入告訴人行政執行官李貴芬的住家,才以現行犯逮捕,幸而影片還原真相,黃媽媽當時根本是站在路邊空地,哪有侵入住家?分局長顯然說謊並抹黑,而直播者當時還被警員嗆聲「誰錄影就要盤查誰」,警方未經報案即先行逮人,且說詞漏洞百出,顯見有先射箭再畫靶欲入人於罪之嫌,明顯種種違法,重創警方的聲譽。

三、警方顯然涉犯妨害自由的強制罪與偽造文書

時序看來,告訴人李貴芬於19:27才到達竹北分局報案寫筆錄,而六家派出所卻提早在18:15逮捕黃媽媽,但卻等到20:51李貴芬完成筆錄後,才讓黃媽媽在21:02製作筆錄,並於隔日凌晨00:10移送新竹地檢署,讓黃媽媽在六家派出所人身自由被拘束將近6個多小時,且警方態度不佳,引起黃媽媽身心恐懼,明顯先逮捕,後報案,黃媽媽在李貴芬未報案前,根本不是嫌疑人,怎可以違法剝奪她的人身自由?且竹北分局被查到的解送人犯報告書上更改逮捕時間改為21:00,但事實上黃媽媽是在18:15即被以現行犯名義逮捕,根本與事實不符,顯已觸犯偽造文書罪,更可見事情之不單純,警方才會大費周章,並如此知法犯法。

四、竹北分局長深夜調動大批保安警力約500人,並於隔日發佈不實新聞稿動機不單純

18:15黃媽媽已經被押回六家派出所,但直到21:02警方才讓黃媽媽製作筆錄,並延滯至9月20日00:10才將黃媽媽移送新竹地檢署,但到地檢署時,從民眾所提供的影片,可見新竹地檢署周圍已佈滿大批保安警察的大型車輛,甚至有遠從台中來支援的,新竹地檢署內外更是站滿眾多保安警察,一般是重大刑案的攻堅現場,才會有如此重大警力佈署,但是對付一個路邊舉牌的老婦,是否太不符合比例原則?又再顯露這次逮捕背後動機不單純!

黃媽媽硬是被拖到隔日的00:10才移送新竹地檢署,是否就是要方便竹北分局長有時間聯繫上級,調動大批保安警力?而到場聲援的陳志龍教授,一直被謝博賢分局長套話,熟稔法條的陳教授馬上識穿,原來警方想以集會遊行法第29條,要構陷陳志龍教授當首謀,更打算以聚眾鬧事名義,逮捕前來聲援的民眾,幸而民眾相當自律,才讓竹北分局長的計畫無法實現,但竹北分局長卻於隔日(星期天)特地召開記者會,發佈不實消息,指稱黃媽媽入侵行政執行官李貴芬住家,經警方強力執法,才平安落幕,記者會上不僅汙衊黃媽媽,並撒謊漂白警方違法的行為,近日黃媽媽提起自訴後,謝博賢才在庭上承認,未經查證即發佈不實新聞稿,但黃媽媽的名譽卻已被侵害了。

五、檢察單位配合警方,聯手形成綿密的侵權網

21:02警方讓黃媽媽製作筆錄,而警方製作完筆錄後,依然不讓她離去,似在等待特定的時機,硬將她留置至午夜,以方便警方調派保安人員,此時距離該志工被帶回派出所已逾6個小時,待午夜12點過後,強行將她押送地檢署,到場關心的法學教授陳志龍表示,筆錄既已作完,就該讓人離去,待檢察官傳喚即可,孰料警方表示是值班檢察官要求漏夜移送,該志工事後表示,並未簽署夜間偵訊的同意書,值班檢察官顯然違反夜間不得偵訊的規定,又將該志工訊問了1個多小時,才以限制住居讓該志工離去,而面對在外按鈴申告警察強制罪的民眾,卻拒不受理,如此差別待遇,可見竹北檢警濫權事件,背後定有影舞者暗中操作。

警察是人民的保姆,職責是保護人民,在法定情況下還具有一定的強制力,所以警察執法必須嚴格遵守法律的規定,否則很容易出現侵害人權的失職違法事件。黃錫富案就是代表性的案例,警方為阻止民眾陳情,竟在與群眾推擠中,製造假摔,再以現行犯逮捕民眾,以達到預設的目的,所幸承審法官仔細調閱多個密錄器的畫面,又依據其他員警的證詞,得知這是警方高層的指示,才還民眾一個清白,並認為警方來自高層的指示與壓力,傷害了基層員警及國家的公信力,於是在判決書上寫下「執法之前,必先守法」的千古名言,但是其他遭警方構陷的百姓們,有幾個能像黃錫富一樣,遇到一個好法官?檢警的勾串似乎是結構性的網絡,919竹北黃媽媽事件未達成構陷目的,竟所有相關人員都迅速調離原職並高升,迅速巧妙躲避究責,顯然有高層包庇,但國家的威信卻已蕩然無存,如此離譜的結構性警方違法侵害人權,號稱民主法治的政府,豈能坐視不管?!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