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陳欣羽

權力是兩面刃,過猶不及。誰也不希望,走在路上會擔心被大外割的風險,要盤查可以,可不可以適可而止,不要那麼粗魯。

音樂老師詹慧玲走在路上,被桃園葉姓警員要求要盤查,葉員主張形跡可疑要求提供身份資料,詹女則認為依法無據拒絕提供,爭執後口出「你真的很蠢」一語,筆者可以理解無辜人民的納悶!結果詹女不僅遭葉員當街大外割拋摔,還被扣留整整9個小時,上手銬、腳鐐帶回興國派出所接受調查。

或許您會覺得警察有盤查的權利,但盤查總該有限度與理由,如果只因為陌生,不像本地人就要盤查,那麼與看不順眼就起口角鬥毆的火爆少年有何差別。如果是民眾反應過度,堅持不配合盤查,總有個處理模式或SOP可以依循,不至於到動粗的地步。令人擔心的倒是,一句「你真的很蠢」後,所衍生的大外割,上銬,被扣留整整9個小時等種種報復行為。

公權力的使用有其功能與必要性,就怕其無限擴張後,一旦牽扯到私領域或是組織的特殊的目地,被不當意圖所利用而造成侵害人權的情事。如果詹老師事件是不當盤查情況下的個人恩怨,那麼919竹北黃媽媽事件則是有預謀的組織迫害事件。

「919竹北事件」中,黃姓志工媽媽只是聲援平反太極門假案,在路邊舉牌表達訴求,竟遭竹北六家派出所員警以現行犯逮補,折磨超過6小時,且漏夜移送新竹地檢署並被裁定限制住居,導致身心遭受重大創傷!當天黃姓志工媽媽被警員盤查後查無不法,警員離開後,卻又在20分鐘後再回頭逮捕,早已不符合現行犯構成要件。員警在未告知和同意,翻找他身旁的袋子, 哪張標語都不知道,警察自己找,並拿出一張海報強行塞在黃媽媽手上。更爆出警察「那我就選一個老一點的」談話內容。

律師張靜表示,「919竹北事件」明顯沒有任何犯罪行為,何來逮捕?他說:「搶救黃媽媽的人權,也是搶救自己的人權」。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教授陳志龍認為,這是有計畫的抹黑、羅織入罪構陷整肅人民,任何侵害人權都該追究,才能止住黃媽媽的眼淚。

立法委員林思銘認為,警方如此大動作,顯然是受到了壓力,這背後一定有一隻黑手對警方施壓,讓他們完全違反正當的法律程序,沒有保障人權。他相信警察暴走的原因,跟告訴人身分特殊(行政執行官)有關。

當執法有了特殊目的,就失去公平與正當性,員警「假摔」再逮人的戲碼,被拆穿拔官的例子就是其一,黃國書為線民的風波仍未平息,警察國家的擔心不是沒有原因。當竹北919黃媽媽事件被主流媒體選擇性地忽視時,檯面下到底還有多少私相授受的警調勢力,我們不得而知,想要呼籲的是,公權力絕不可以成為私人或特定組織的工具。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