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徐宏/綜合報導)平安夜,原本該是闔家團圓,溫馨歡樂的日子,但對太極門弟子而言,1996那一年的平安夜卻無比寒冷,充滿驚恐…

圖一:陳調欣的女兒在美國華府舉辦的2021年國際宗教信仰自由(IRF)高峰會,痛訴侯寬仁對太極門的非法偵辦和抹黑,讓家人受到歧視。

1996年,台灣首次進行總統直選,因部分宗教支持某候選人,選舉過後,政府當局旋即對政治立場不同之宗教團體展開秋後算帳,一連串名為「宗教掃黑」的行動,造成各宗教或直接封山,或避走海外,或遭刑事追訴。一時之間,整個台灣陷入「黑暗世界」,清淨修行之地-太極門無端遭到池魚之殃

12月19日下午,侯寬仁檢察官指揮全省大批警察和調查人員,荷槍實彈,大動作搜索太極門全省道館及弟子住所共19個地方,媒體也跟著檢調進入搜索現場拍攝。當晚,掌門人接受偵訊直到凌晨,但是中視電視台七點半晚間新聞已大肆播報太極門涉嫌宗教詐財,都還沒偵訊完畢就有了結論。隔天早上各大報就刊登太極門涉嫌漏稅31億餘元。但偵訊到凌晨,早已超過報社截稿時間,而且搜索時相關的帳戶餘額是61萬餘元,媒體得到的金額數字是誰提供的?

12月20日,太極門弟子文師姊與李師兄接受媒體訪問,說明他們個人在太極門練功身心改善的情形。沒想到,12月24日平安夜的清晨,在沒有任何人指控、沒有任何犯罪證據下,侯寬仁竟然下令搜索文師姊、李師兄及其他弟子的住家,並押往調查局偵訊。

李師兄憶及那年平安夜的清晨,幾位態度凶惡的大漢拿了寫著隔壁住址的搜索票,進入他家翻箱倒櫃,既說不出搜索的理由,也說不出要找什麼證據,最後也沒有交代任何原因,就將他強行帶走,留下飽受驚嚇的妻子與5歲幼兒。經過一整天疲勞轟炸,返家前才被告知是因為前天接受媒體訪問,侯寬仁檢察官就下令搜索、偵訊,還警告李師兄往後要小心行事。從此,白色恐怖陰影瀰漫在他的日常生活,連帶家人和親朋好友都一樣擔心受怕。

李師兄的兒子在學校一向人緣極好,老師和小朋友都喜歡他,但是自從侯寬仁提出莫須有的「養小鬼」後,就有人罵他是「小鬼」,連一些家長看到他們,也故意裝作沒看到。從小在太極門長大的兒子,所看到、聽到、感受到的都是太極門的好以及師兄、師姊的愛和關懷,他不懂為何一夕之間大家都在說太極門的壞話?面對如洪水般襲來的內外壓力,即使身為父母刻意想保護,也無能讓他幼小的心靈不受到傷害。

另一位接受訪問的文師姊同樣遭到搜索、約談。文師姊的姪子回想當年,小姑丈因受媒體大量負面報導緣故,相當不諒解,只要得知小姑姑到太極門,就會反鎖家中大門,不讓她回家。小姑姑莫名背負事件壓力,家庭破碎,原本位於出版社的主管職位也被降調轉職。重重壓力下,健康急遽惡化,於1999年辭世。文師兄表示,許多專家學者都認為,太極門案是威權時代的幽靈造成的人權迫害案件,而政府貪腐所造成的系統性犯罪結構掩護著這些幽靈,並持續迫害百姓,所以這已不是太極門人為了自身清

譽必須努力的課題,而是生活在台灣的百姓是否能夠體認到,自己的人權正在被政府踐踏的問題。

侯寬仁在無人舉發、無人指控、無任何證據下,偵查期間共搜索太極門道館及弟子居所35處。國小老師彭師姊的住家12月24日當天亦遭無端搜索,隨即被強迫帶往市調處偵訊,並遭收押禁見。但侯寬仁未依法通知其家人和服務單位,後來校方去函台北地檢署查詢,迄至12月31日學校才接獲回函告知彭師姊已遭收押,此時她已整整失蹤7日。

彭師姊結婚17年無法懷孕,練功3年喜獲麟兒,被強迫帶走時兒子才7個月大。她被收押整整28日後,侯寬仁才第一次傳訊,第一句話就說:「我知道妳是清白的。」既然如此,為何還繼續收押禁見長達40天?整個羈押期間侯寬仁只傳訊彭師姊3次,其中2次都沒有通知其辯護律師到場,而且不使用偵查庭,直接就在地檢署五樓會議室開庭,蓄意製造恐懼不安。偵訊過程中,侯寬仁利用彭師姊心繫家中幼兒與行動不便的婆婆,不斷以威逼利誘的方式訊問,回答若不符合他的意思,他就扭曲原意,命書記官照他的意思記錄;彭師姊沉默不語,侯寬仁檢察官就自問自答,一樣叫書記官記錄;若提出抗議,他就說:「沒關係,先簽再說。」造成筆錄記載不實,不符原意,根本就是侯寬仁捏造出來的假筆錄。

同一天清晨7時,侯寬仁同時指派大批調查員到太極門弟子陳調欣家搜索,並將他移送台北市調處疲勞偵訊,這一去不知何時才能重見天日?不知何時才能與家人相聚?結果陳調欣被收押禁見近4個月之久。

直到隔年1月7日,侯寬仁檢察官才第一次傳訊陳調欣,但沒有通知律師到場,就命令法警將他帶到地檢署五樓會議室;在沒有書記官陪同,沒有人作筆錄、錄音的情況下,侯寬仁跟他說:「一個被關,十幾個人不安,想想家人」、「好漢做事一人擔,不要波及家人」,要他做出不利師父之供詞。當他一說師父的功夫是真的,侯寬仁馬上威脅他:「不要當悲劇英雄」,還說再不「說實話」,他在法務部任職的太太將領半薪,兩個女兒將無人照顧。

1月16日,侯寬仁再度提訊陳調欣,仍然沒通知律師到場。陳調欣在等待訊問時,發現他的太太竟在另一拘留室,法警不讓他跟太太交談,而他更不敢直視她,深怕太太察覺他的恐懼,而為他害怕擔心。在天人交戰之際,侯寬仁沒打開錄音機也沒作筆錄,一開頭就問他:「有看到太太嗎?」又問:「你師父的功夫是真的嗎?」當他仍回答:「是真的!」侯寬仁氣憤異常,雙手同時大力拍桌子,怒喝:「慈悲心不夠,虧你是有修的人,連自己的太太要被收押,還不知要去救。」

侯寬仁手執公權力卻利用親人的安危逼他作不實之指控,強迫他在親人與恩師之間作痛苦的抉擇。而陳調欣選擇良心對天理、選擇事實真相的下場,竟是遭再延長2個月收押禁見。陳調欣就讀大學的兩個女兒,在校遭同學取笑、歧視,嚴重影響她們的學習及成績。後來兩個女兒都選擇留學國外並定居,寧願在外國辛苦打工,也不願回到這個讓她們覺得危險的傷心地。今年7月小女兒現身在美國華府舉辦的2021年國際宗教信仰自由(IRF)高峰會,痛訴侯寬仁對太極門的非法偵辦和抹黑,讓家人受到歧視;姊姊在學校收到恐嚇信,任職科技公司首席財務長的父親和法務部的母親被迫提前退休,清譽與生涯毀於一旦。2014年,父親等不到冤案平反抱憾而終。

圖二:太極門弟子張萬定(右二)唯一的遺憾就是在死前沒能看到太極門1219事件得到平反。

太極門弟子張萬定當年也被押至調查局訊問,被威脅恐嚇,要他做出背叛師門的不利證詞,檢調甚至打電話到公司,導致他的信用破產,被迫辭去月薪20萬的顧問職,全家頓失唯一收入來源,生活陷入困境。他的大女兒提到1996年12月24日一大早,大批檢調人員進入家裡翻箱倒櫃,什麼也沒有找到,就將爸爸帶走。當天晚上,爸爸從市調處回來,爸媽找她過去,告訴她哪天他們不在,要好好照顧兩個妹妹。當時年紀尚小的她,被迫要快快長大。「每一天,時時刻刻都擔心爸媽會被捉走、家裡會出事,這樣的陰影,在我心中埋下了種子。不知有多少年的晚上都會做著這樣的惡夢,甚至對人開始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三女兒哽咽地說:「我的爸爸在太極門練功33年又11個月,直到他逝世那天,唯一的遺憾就是在死前沒有能看到太極門1219事件得到平反,公平正義無法得到伸張。他交代我們要跟著師父、師母及師兄姊一起努力到人生的最後一刻,無論如何一定要讓此案得以昭雪。我們是台灣人,我們希望台灣的政府能還我們一個公道,讓我們真正為自己是身為台灣人感到驕傲。」

2007年7月13日,最高法院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欠稅,無辜遭到檢察官羈押的太極門師徒全部獲國家冤獄賠償,證明太極門案自始為無辜之冤錯案件。2009年獲得國家冤獄賠償時,陳調欣內心百感交集:「覆水難收、冤獄難賠。」每個人的人生只有一次,生命的耗損是無法賠償的;人民需要的不是冤獄賠償,而是真正的人權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