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耘心報導】12月25日為聖誕節,對大多數人而言是歡樂喜悅的節日,但對曾經在節日之時被迫與家人分開的人而言,過節不啻是一場惡夢。線上直播《全民公審》節目,特別在這一天播出「《全球公審》25年平反之路──1219太極門假案特別節目」https://youtu.be/fcQ9sp0ciEs ,兩位主持人用影片說故事,帶領觀眾回顧已屆滿25年,卻仍未獲得真正平反的太極門假案,其中究竟藏有多少辛酸血淚?

圖一:線上直播《全民公審》節目,特別於12月25日播出「《全球公審》25年平反之路──1219太極門假案特別節目」。

台灣雖然在1987年已經解嚴,但官員的心態並未有多大的改變,主持人說明,12月25日亦為行憲紀念日,但憲法明文保障人民的生命、財產、信仰自由等權利,官員未必遵守。那年代的檢察官,往往因為個人因素自我膨脹權力,一般市井小民又無法律知識保護自己,只能任由違法濫權的檢察官為所欲為。就在25年前的平安夜清晨,數位太極門弟子在沒有任何人指控、沒有任何犯罪證據下,竟然被檢察官侯寬仁下令搜索住家,隨後並被押往調查局偵訊。

圖二:太極門弟子不堪回首憶當年,餘悸猶存。

不堪回首憶當年

紀錄片影帶顯示,1996年12月19日,一封檢舉詐欺的黑函,讓台北地檢署檢察官侯寬仁發動檢警調數百人,偕同媒體前往全台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12道館,以及部分太極門弟子住處共19處,大舉搜索。劉姓弟子表示,當天下午,侯寬仁檢察官帶了二、三十名的壯漢衝進太極門大安道館,大家不知道他們是誰,都受到極大的驚嚇。

同時,在太極門其他道館也同步受到搜索,警調人員荷槍實彈,到道館翻箱倒櫃,遇到上鎖的櫃子也要強行敲開。宋姓弟子猶記來者態度極為兇惡,威脅不把上鎖的門打開就要踹開。黃姓弟子剛好到道館,連她隨身的包包都被搜索。而整個搜索行動還有大批記者隨行,商姓弟子質疑,在調查的過程,怎麼會有記者過來?記者又是如何知道?

1996年12月24日,檢方再度發動搜索。李姓弟子表示,12月24日上午七時許,調查人員到其家中,他曾問:「我一定要跟你走嗎?」但得到「你不走可以呀,我就把你們更多的師兄師姊全部抓起來。」的答案,讓他覺得與其這樣不如他去吧!林姓弟子猶記得當時每天都聽到有人被約談,人心惶惶。而官姓弟子則覺得被侯寬仁羅織成出來做義工的弟子都是共犯的感覺。

沒有被任何人指控,只因為被稱為「太極門大師兄」,便被認定為共涉詐欺,遭收押116天的陳調欣說明,所謂的「收押禁見」就是在看守所內,不到三個榻榻米的地方,就在那邊不能動,不能出去,不能對外聯絡,不能看報紙及電視,也不能曬太陽,就在那邊無所事事,但白天又不准你睡覺,睡著便被叫起來,過得好像不是人的生活。

圖三:海外學者聲援太極門案,並強調會支持到案件解決為止。

國外學者的聲援

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社會學榮譽退休教授Eileen Barker指出,太極門案在台灣的國會有三百多位立法委員為其發聲,為什麼改變沒有發生?出現的一個答案是「官僚主義」,因為一直有少數人劫持著整個政府,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顧問、美國天普大學法學教授Kenneth Jacobsen表示,政府官員濫用權力,影響的不僅僅是濫用權力的受害者,而是影響了所有的人,因為這意味著法治沒有被遵守。比利時「人權無國界」組織創辦人Willy Fautré則指出,誠信、尊嚴、尊重、慈悲、愛與和平,是太極門弟子的價值觀和生活核心,無良的政府官員無恥地侵犯了他們的人權。太極門是台灣社會寶貴資產,也是增進台灣國際形象的寶貴資產。

歐洲宗教間宗教自由論壇主席Eric Roux認為,當一個所謂的民主國家開始偏離正軌,當不公義發生在一個應該是這世上最好的地方之一時,其影響可能比發生在一個極權體制的國家時更糟糕,因為這降低了整個世界的民主標準。而《寒冬》雜誌作者Daniela Bovolent表示,「我們針對一個稅務事件大規模的報導,看似空前,但事實上,這是對一個和平心靈修行團體長達25年的迫害事件,並大規模地以稅收作為歧視的工具。太極門案在國際上具有示範性和重要性。我們計畫持續進行這個發聲運動,我們不會沉默,直到正義之聲發聲,直到案件解決。」

圖四:國內專家學者探究太極門案真相,喻為法稅二二八。

國內學者探真相

衍義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王健安表示,太極門案件好像是一個稅務的各種不正當程序的集大成者。前台北地方法院法官、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人權保護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陳明表示,偵查中的筆錄或偵查中的證據,根本都缺乏證據能力的。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教授陳清秀:從這個案子裡可以發現,事實證據的調查,在閱覽卷宗,在整個稽徵程序,都有點荒腔走板。

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創會理事長陳志龍教授表示,太極門案不是稅務案子,也不是司法案子,根本就是政治整肅的案子。真理大學法律系教授吳景欽則形容,太極門案完完全全反映出台灣司法的照妖鏡,同時也代表一個稅法的照妖鏡。前彰化縣長暨台灣傳統基金會董事長黃石城表示,到現在都沒有辦法解決,沒有辦法把這個假稅單撤銷,這個政府算什麼政府?前司法院副院長城仲模強調,差不多五院中重要人士都說沒有事,可是就是不能解決,這個事情不是只有良心、良知的問題,而是如何良心與良知去實踐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