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匯流新聞網

陳欣羽/專案經理

人之初,性本善,小時候幾乎每人都能琅琅地誦讀一小段,如今,暴力頻傳,連立委,無辜民眾都遭殃。

良心與惡念都存在你我的心中,俗話說,好言一句三冬暖,惡言一句六月寒,良善的舉動,引起良善的循環,暴力相向,往往不會有好的下場。小到個人大到群體都是如此,政府能否站在人民的角度,關係著國家的文明與進步。

然而,事實遠超乎一般人的想像,地方惡霸再兇狠,也不至於因為一萬八的欠債,把人家的房子強佔,可是行政執行署,卻可以為了一萬八的罰款,把人民的房子拍賣。

公益律師道出自己的心聲,好幾次想從九樓跳下去,受法院之託擔任遺產管理人,無端捲入一場無妄之災,莫名成了代罪羔羊。從遺產管理人搖身一變成為漏報遺產稅的苦主,稅加罰共一億多的天價,誰能吞得下。是張冠李戴?還是李代桃僵?我看是直接栽贓比較快,律師痛斥官員把人民當成賊的可惡心態。
殺雞取卵成了國稅局與行政執行署的慣用模式,當國家成了暴力的源頭,那是多麼不良示範,國家暴力,讓人民痛心疾首卻又莫可奈何。

在中國有個判決實例《法庭上撼人的三鞠躬》:民工綁架了老闆的兒子,因為工作了八個月,卻沒有拿到一分錢,且多次爭取無果,哪怕預支幾百元也不行。在母親生病,妹妹精神出問題,還有兒子要上學情況下,忍無可忍之際,促成成綁架的行動。後來,他後悔,但沒有跑掉,擔心孩子害怕出意外,便一直把孩子抱在懷裡,員警出現時,孩子在他的懷裡睡得正香。

他被判了五年,就在法官要宣佈退庭時,從旁聽席上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等等,我有話要說。」她是男孩的奶奶,也就是老闆的媽媽,孩子被綁架之後,老人一病不起。

眾人的心裡都有些緊張。老人慢慢地向被告席走過去,她站在民工面前,大家看到,她的嘴角在抖動,大廳裡鴉雀無聲。突然,老人彎下腰,向民工深深地鞠了三個躬,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老人抬起花白的頭,淚水流了一臉,良久,她緩緩地說:「孩子,這第一躬,是我代我的兒子向你賠罪,是我教子無方,讓他做出了對不起你的事,該受審判的不應該只是你,還有我的兒子,他才是罪魁禍首;這第二躬,是我向你的家人道歉,我的兒子不僅對不起你,也對不起你們一家人,作為母親,我有愧呀!這第三躬,我感謝你沒有傷害我的孫子,沒給他的心靈留下絲毫的陰影,你有一顆善良的心,孩子,你比我的兒子要強上一百倍。」老人的一番話,令在場的人都為之動容,這是一個深明大義的母親;而那個民工失聲痛哭,是感動,也是悔恨。

事情的結果是,老人的兒子不僅向民工支付了工錢,還把那個民工的母親和妹妹接到城裡來治病。故事以喜劇結束,民工的善念保住了自己一條命,老人的寬容和大義救贖了兒子的靈魂。

當官員失職,把人民逼向絕路,誰來扮演老闆母親的角色。整個公部門裡,缺少的正是善良,深明大義且有影響力的公僕。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