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匯流新聞網

林欣瑜/專案經理

1月11日是司法節,來談談司法的尊嚴。

那是許多電影裡很喜歡的情節,事情的開始,警方鎖定一些人物,接下來上演呂氏春秋寓言裡的情節。大意是,有人遺失了斧頭,懷疑是鄰家小孩偷的,聽他說話,走路,動作態度,都像是偷斧頭的人,後來在山谷找到遺失的斧頭,再看到鄰家小孩,怎麼都不像是偷斧頭的人。

循著線索,往下發展,最終的結局是,罪魁禍首就是自家人,且是非常關鍵的高層,通常在水落石出前,總是在有人臨死前吐真言。

幾乎相同的劇情,搬上現實,吹哨者史越生,臨死前公布了真相,25年前配合侯寬仁檢察官作偽證,讓太極門陷入不斷的訴訟循環。儘管司法還給太極門清白,最高法院三審確定太極門無罪,無欠稅,無違反稅捐稽徵法,國稅局依舊死抱著受法院背棄的起訴資料。如今,不止法院更有吹哨者出面證實,但這一等就是25年,令人詐舌的是國稅局依舊裝聾作啞,堅持不肯撤銷違法稅單,最後行政執行署更拍賣掉太極門修行預定地苗栗山區的土地。

這就好比江國慶命案,在執行死刑前,發現死者的DNA不是江國慶所有,江國慶還是要被槍斃,或是在執行死刑後,才發現江國慶被冤枉,但國家不但不平反其錯誤更不追究任何加害人的責任。傳統認知裡,國防部是封閉與保守的,但其處理江國慶的案子,沒有因為前國防部長的身份特殊,而沒有追究責任。另有一案例,上兵蘇詠盛二零一零年間遭中尉排長郭景志不當管教,全副武裝抱著總重近十五公斤的十一把訓練用木槍一上午,最後不堪凌虐罹患急性壓力疾患跳樓身亡;國防部原核定因病死亡,蘇父努力奔走十一年後,國防部罕見於六月廿三日重新核定依「因公死亡」撫卹。

筆者納悶的是,為何國防部行,而財政部不行。電影演到真相大白時,大概也是接近結局時。如今明明真相已經擺在眼前,官員還是沒有人願意承認錯誤,任由被害人,一而再地陳情。25年的痛,對被害者而言,會不會太沉重。

財政部凌駕司法院,被視為理所當然,才是最嚴重的問題。電影再怎麼編,恐怕也考慮不到這情節。如此被踐踏的司法尊嚴,難到司法院的首長裡沒有人有半句的怨言。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