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優傳媒

作者/張雅平 (國際人權志工)

日前看到友人傳來影片,心中有很深的感慨,決定提筆再論台灣的人權問題。

影片中立委許智傑在議會殿堂,苦口婆心想要說服促轉會開放加害人的姓名檔案,讓受害人能夠從加害者身上,知道當時的真相、聽到一句對不起,以撫平內心的傷痛,化解仇恨。而政府不讓受害人知道加害人真實姓名的做法,等同是把未治癒的傷口蓋上紗布讓它繼續潰爛,永遠無法做到像德國一樣的轉型正義。

面對立委質詢,促轉會代理主委葉虹靈說,解密檔案中加害人的化名,有些是可以對照出真實姓名的,民眾直接去檔案局申請調閱即可,僅一種狀況會無法調閱到,就是加害人若為情治人員,須得到情治單位的同意。所以她希望進一步修法,規定情治單位不能一視同仁地不予公開,應就否決案件說明其影響國家安全的具體理由。

回顧德國轉型正義的成功,在於他們追究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加害人,從高階官員到低階軍警、線民,皆依法受到無期限的究責,台灣做得到嗎?若情治單位還是不敢得罪加害人,或加害人就是立法過程的幕後黑手,那修法通過的可能性有多高呢?

戒嚴時期發生的冤錯假案姑予不談,且看去年發生的國家強搶陳青旭及太極門民產這兩個事件吧。監察院已調查確認法務部官員嚴重侵害人權的事實,把加害人執行官及時任檢察官的侯寬仁,都明列於政府文件中,然而他們有道歉嗎?法律有懲處加害人嗎?答案是:沒有!

我們必須承認,若台灣連當代正義都做不到,轉型正義就是空殼子,只是拿全國納稅錢養一個權責不到位的機關而已。

大家對基隆陳青旭應該不陌生。他是個低收戶的單親爸爸,平日在外地打工,欠繳交通罰鍰1.8萬,在執行官未依法張貼查封封條,導致無法及時自行救援的狀況下,法務部執行署把他家價值250萬元、四代賴以維生的祖厝強制拍賣。陳志龍教授組成【台大教授拯救陳青旭聯盟】,一天一爆料,引發媒體大量報導,行政執行署副署長陳盈錦非但沒有懲處違法執行官,反而加碼發布新聞,抹黑陳青旭。這種種惡行被監察院調查揭發,國家人權委員會將陳青旭案件列入國家文官訓練的教材,然而陳青旭依然得不到加害官員的一句道歉!

太極門也是大家不陌生的個案。該案經最高法院判決沒有欠稅,也成為「第三屆監察院人權保障工作彙總報告」之重大人權保障案件,國稅局也將違法開出的六張稅單,其中五張金額歸零;但令人遺憾的,他們竟跟著早就寫好的劇本走,獨獨留下一張稅單。根據這張稅單,終於在去年強行拍賣其修行聖地並收歸國有,好讓當初的檢舉者及檢警調人員領取檢舉獎金、財稅官員領取稅務獎勵金,以及法務部行政執行署領去執行機關獎勵金,達成年度績效。

這件事發生在號稱民主法治人權的台灣,著實不可思議,甚至驚動國際人權專家三度狀告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只因他們太愛台灣,25位國際人權專家連名致函總統,希望儘速解決太極門案件,不要讓少數人綁架整個政府,而傷及台灣宗教信仰自由模範生的國際形象。

所謂「正義終會戰勝邪惡」,但正義與邪惡的交戰也往往令人扼腕。當時被找來做偽證,誣指太極門逃漏稅的稅務員史越生,於癌末良心發現願意擔任吹哨者,向記者揭發了侯寬仁主導構陷太極門,但因害怕被整肅,要求在死後才能公開,而錯失援救太極門土地被流氓官僚違法收歸國有的時機。

身為台灣人,面對公權力霸凌一位單親父親及一個擁有國際崇高地位的團體,我們不應容許藉媒體大肆抹黑當事人,之後進行搶奪民產的白色恐怖重出江湖;更不應容忍當吹哨者勇敢現身指出加害人之時,當權者卻不聞不問,甚至還讓加害者繼續高佔廉政署副署長大位。

本文要呼籲全民響應國際人士對台灣人權的救援,揪出所有加害官員,要求他們出面道歉,歸還從人民身上搶走的財產,並交還領走的獎金,讓台灣在民主這條路上不再誤入歧途。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