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優傳媒

作者/張雅平(國際人權志工)

副總統賴清德出訪美國,隨即展開一整天的馬拉松式視訊會議,與跨黨派的美國友台參眾議員交換意見。面對媒體,他顯然相當滿意此行成果:「不向極權主義低頭,美國對台灣相當肯定,民主是台灣的DNA,現在美國不分黨派,民主黨也好、共和黨也好,都不約而同稱讚台灣。」

這句話聽在臺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陳志龍、德國歐斯納布魯克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等人耳朵裡,不知做何感想?他們兩位都是留德學者,看台灣的人權發展是不及格的,尤其這幾年對司法及賦稅人權有著極深的感慨。而我個人研究台灣賦稅、文化與經濟人權多年的經驗,只能說,要讓民主成為台灣的DNA,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記得我第一次參加中華人權協會公布台灣人權指標記者會,映入眼簾的最後兩名是司法及賦稅人權,而賦稅人權更超越司法人權敬陪末座。當時的我,對賦稅人權仍十分陌生。直到10年前,台灣第一本賦稅人權公益書《建國百年台灣賦稅人權白皮書》,中華人權協會與台大財稅法學研究中心結合國內數十位頂尖的財稅專家學者,將累積多年的豐富研究,融合在這本由民間自動發起印製的白皮書中,我才有了更多的了解。

印象最深刻的是,監察院王建煊院長在推薦序「我是個罪人?」中說,「談到賦稅人權,想到自己在財政部工作多年,又曾任財政部長,在我手上一定出現不少不公道或不便民的稅務法令規章,雖非故意造成,但卻不能免去心中愧對人民的遺憾。現在賦稅體系工作的人,尤其是高階主管,有不少是我的學生,或在財政部工作的夥伴,如果今天賦稅人權還會受到侵犯,我這個當老師及昔日長官的,應該要負很大的責任,想起來我真是個罪人。」王建煊帶頭對台灣稅法黑幕與稅制不公,道歉認錯的勇氣,讓我非常感佩。

隔年,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及世界之愛和平總會共同發起的《賦稅人權宣言》,更開宗明義揭示:「賦稅是國家建設發展的基石,賦稅的徵收直接影響人民的財產權、生存權等基本人權,更影響到家庭的存續、兒童的成長生存、社會與經濟的穩定發展。」才讓我把許多人權問題從賦稅的角度找到答案。

很多人不知道,台灣的司法及稅務體制,是共產黨間諜冀朝鼎設計出來的。根據研究,這套制度重點在與民爭利,讓人民痛苦。陳志龍認為冀朝鼎將台灣稅制帶入貪瀆暴力中,讓歐洲、美國稅務人權制度進不來,學法律稅務的專家學者都認為這很可恥。因為在稅法中沒有正義,國稅局可以亂開稅單,人民訴願要先繳稅額1/2、1/3,否則財產會遭強制執行,持續性的稅制迫害如果沒有平反,就沒有法治,也沒有人權。

台灣經過228及白色恐怖,民主法治與自由人權成為治國最高理念,現在流氓官僚雖然不能用密告匪諜名義抓人取財,但用稅來抓人或是把人民的財產充公,一樣可以從中分紅分獎金。整個共犯結構,從財稅到司法,到地方首長,到律師、會計師,到喬稅案的民意代表,全部都有分到獎金或拿到喬事的感謝金。

雖然稅的共犯問題很大,而且很難解,但是,我認為如果司法體制改好,把流氓、貪腐官員,用司法的正義力量繩之以法,讓稅官不敢再違法濫權去課稅,再加上廢除戒嚴時期的解釋函令,就少了許多要改的稅法。尤其專家學者發現,都是獎金在作祟,獎金如同法稅體制裡惡瘤的養分,只要切斷養分的供給,體制內的惡瘤就可以自然萎縮。

法稅改革聯盟近日在立法院外足足站了四天,就是要監督立法院把這個曾經廢掉又借屍還魂的查稅獎金預算全數刪除。但很遺憾,27日院會表決沒有刪除成功,甚至志工們在立委FB喊話,呼籲支持刪除稅務獎勵金預算的PO文也被刪除,這無疑是對所謂「民主是台灣的DNA」最大的反諷。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