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范文菲/台北報導】根據行政院主計處公布109年工業及服務業受僱員工全年總薪資中位數(含獎金)為 50.1萬元,平均月薪約4.2萬,年增率是近4年以來新低;有67.88%的工作者平均薪資低於中位數,也就是全國有超過2/3 的人,工作所得低於平均薪資,其中在學打工跟初入社會的年輕人僅拿34.9萬元為最慘。而影響國家經濟發展的根源則在於法稅制度是否健全,能否吸引國外資金回流,投資企業創造更多就業環境,進而改善台灣低薪現狀。111年2月6日《全民公審》(https://youtu.be/mEHP06NtihQ)邀請Z世代青年Howard 談到在低薪台灣,年輕人窮忙又薪酸的困境與無奈,期盼政府官員良心覺醒,聽見人民的心聲,落實法税真改革。

圖說:大學生Howard指出,沒有法源依據的稅務獎勵金及行政執行績效獎金,造成台灣稅制亂象,企業不敢投資台灣,台灣長期低薪經濟無法翻轉,青年變成窮忙又薪酸的世代。

大一資訊科學系學生Howard,開學前,就忙著跟同學討論將來要雙主修的學系及出國念書等問題,不同於為發展自身不同興趣與事業而開展出斜槓人生,「現在斜槓的目的本質並非為了多重人生,只是為了出社會後能夠更有效率地賺取更多薪水。」Howard指出,這是現在台灣薪資低所導致的現象之一。母親是音樂教育工作者,啟發了Howard 對音樂的熱愛,因為父母的支持,他從小學三年級到國中一路就讀音樂班,也曾懷抱成為音樂人的夢想,但升高中前,「音樂到底能不能養未來的我?」這個問題讓他選擇放棄修習多年的音樂,就讀普通高中,考大學選擇資訊科學。

Howard指出,在台灣,走音樂這條路,大致有三條路可選:老師、演奏家或者當錄音的混音師,但都非常艱辛。他說,因為少子化問題,國小音樂班一個班級的人數通常只有個位數,所以當老師的收入並不穩定。而台灣的音樂市場很小,若想當演奏家,須經多年不斷地投資、努力與深造,若幸運獲得獎項或爆紅,才可能擁有穩定的收入。而當錄音混音師,除了須學會軟體、硬體設備等操作,甚至還須花上大筆的金額購買硬體設備的窘境,加上配合客戶經常加班,假日工作,電腦不能離身。他說,甚至有調查顯示,錄音師或音樂製作者,一週平均工時超過46小時,57%的工作者得等到下午或晚上才能開始工作,起薪卻只有3萬。提到身邊學長姊的實際工作狀況,Howard說:「我們年輕人充滿絕望,沒有好的薪資,工作時間長得不合理,難怪所有年輕人都想往國外發展。」

經濟無法翻轉,青年對未來失望,對生活缺乏動能,身為平反1219行動聯盟志工,Howard比一般人更明白受稅制剝削,對企業、對國家經濟造成的傷害。為了告訴政府,人民希望能有更好的生活,Howard一直持續站出來為台灣的賦稅人權發聲,農曆年前立法院進行財政部預算審查,即便逢期末考,他仍堅持站到立法院前與志工一起倡議廢除沒有法源依據的稅務獎勵金與行政執行績效獎金,希望政府能聽取人民的聲音,藉此改善敗壞國家的法稅惡制。

Howard指出,古埃及有良好的稅制,首創讓稅官領中央的薪水及嚴懲貪官的機制;若人民困苦繳不起稅,法老王還會減其2/3的稅額,因此古埃及能興盛長達3千年。200年前的新加坡,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傳教士萊佛士,採用免稅政策,吸引各地商人前往新加坡經商,讓新加坡成功成為區域貿易的中心。反之,不公的稅制也會導致國家衰敗甚至引發戰爭,如:波士頓茶葉事件,起因英國在殖民地美國徵稅壟斷貿易,引發殖民地茶商不滿,才爆發美國獨立戰爭。法王路易十四時代,一味奢侈炫富、連年征戰超支,成為稅官濫税的藉口,稅款卻多中飽私囊,導致國債暴增、國庫空虛;而免稅的教會官員、貴族,財產越積越多,沒有政治權力的人民苦不堪言,埋下1789年法國大革命的導火線。
Howard還說,在台灣,因為沒有法源依據的稅務獎勵金及行政執行績效獎金作祟,稅務人員為了獎金往往濫開稅單,要人民多少繳一點,讓人民成為稅奴。光2020年,全台就有1431萬件新增的欠稅欠費強制執行案件。他指出,人民收到錯誤稅單,想走行政救濟時,不論稅單是否正確,都得先繳稅單1/3的金額或提供相當擔保,否則,財產就有可能被凍結或被限制出境。他舉例,曾有一位L博士受經濟部邀請,帶著1千多項的專利回台,之後,L博士拿出一項專利權作價成為公司資本額,隔年卻收到一張9千多萬元稅單,因此財產全被查封拍賣。Howard指出,這是政府官員因貪圖税務獎勵金、行政執行績效獎金,侵害人民權利的實例,而台灣,還有成千上萬的稅奴都面臨同樣的困境。 「從各國的歷史,其實都能很簡單地理解到,一個國家稅制健全的重要性。」Howard呼籲,為了人民與台灣這個寶島,請財稅官員依法課稅,並請廢除稅制的亂源—稅務獎勵金,根除台灣稅制亂象,還給人民健全的稅務環境,讓年輕人看見台灣希望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