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徐世宏/台北報導】台灣「完全民主」了嗎?2022年2月26日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21個民團在臺大舉辦「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暨「聯合國零歧視日」守護人權論壇。與會青年針對被學者稱為「法稅二二八」的太極門假案,揭發威權遺毒仍然未清,假借公權力迫害人民的事件仍持續發生的真相。呼籲政府能正視錯誤、果斷採取行動,實現法稅上「零違法、零冤案、零歧視」的三零願景。

圖一:連福隆表示,太極門所有弟子這麼多年的苦難,也沒有失志,而且還更努力奮發地發起整個世界最強烈的人權運動。

世界公民總會主席瑞內·瓦德羅致詞表示,這兩個歷史性的日子提醒我們,國際社會迫切地需要我們的聲援,為長期遭受苦難的弱勢和少數團體大聲疾呼。我們譴責任何形式的暴力、歧視和侵犯行為,宗教和信仰自由應該獲得保護和保障,不應該被國家權力利用稅收或犯罪手段所剝奪。

太極門掌門人、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副主席洪道子致詞表示,所謂「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面對不公不義的迫害,同道者不會別過頭去,這是生而為人的良知,亦是良心對天理的作為。面對舊時代的錯誤,記取歷史殷鑑,並使其發揮價值的唯一方式,就是面對並修正錯誤,以良心維護和執行,這是每一個政府責無旁貸的使命。唯有彌補過錯與贖罪,方能撫平歷史傷痛,並為這片土地的和平做出新的詮釋;真正的和解方能讓社會邁步向前。

1996年太極門遭到以宗教掃黑為名的整肅迫害,檢察官侯寬仁製造假證人、假證據,誣陷太極門詐欺、逃漏稅。當年配合作偽證之證人稅務員史越生臨終前揭露,本案均由侯寬仁主導,案發當時找他去作證,只是做做樣子。證實本案自始就是造假誣陷、無中生有。

但即使在2007年7月13日刑事法院三審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欠稅,更獲得國家冤獄賠償,國稅局卻藐視司法,繼續開出違法稅單;即使太極門迄今在財政部訴願委員會及行政法院贏了國稅局18次,但2020年8月21日太極門的土地卻被國稅局和行政執行署聯手違法強行拍賣,非法收歸國有。而假案始作俑者侯寬仁,至今26年不但從未道歉、沒被懲處,還屢屢高升!

德國歐斯納布魯克大學駐台教授連福隆表示,洪師父所講的愛與良心,是真正從內心起來的,大家在一起奮鬥那麼多年,心都結合在一起像家人一樣。這麼多年的苦難,也沒有失志,而且還更努力奮發地發起整個世界的人權運動。看到新的一代站起來主持正義,他們力量就讓人有足夠的信心可以突破一切事情,他們是撒下的好種子,將來可以讓台灣成為一個有人權的地方。

金融業專員薇涵表示,案發當時,她還沒出生,長大後發現有些親友因為誤解太極門而離開。曾聽師兄分享親身經歷,當時新聞報得沸沸揚揚,身邊的親友、同學因此常常竊竊私語說他都在學怎麼養小鬼、詐欺,親戚也質疑他們全家人都在騙錢,讓他內心徬徨無助又忿恨不平。而這樣的歧視,至今仍沒有完全消失,他們的人權及信仰自由被無情地剝奪。即使已經奮鬥了這麼多年,他們依然勇敢、努力道出真相,希望這樣的歧視與霸凌不再發生。

圖二:薇涵表示,即使已經奮鬥了這麼多年,他們依然勇敢、努力道出真相,希望這樣的歧視與霸凌不再發生。

大學生浩均表示,從小在太極門,受到許多師兄師姊的幫助,也曾和師父到印度參加全球首席大法官會議,分享良心、愛與和平的重要性,看到世界各國大法官和元首們認同,並敲響和平鐘、許下願望時,內心都很感動,覺得自己非常榮幸能跟師父一起傳遞正向能量,但他沒有辦法想像,這個陪伴、支撐他的地方,有天會變成眾人排擠他的理由。他呼籲政府廢除獎金制度,好好監督國稅局及行政執行署,他會持續奮戰,直到政府還給人民健全的稅制環境。

圖三:浩均表示,他沒有辦法想像,這個陪伴、支撐他的地方,有天會變成眾人排擠他的理由。

高職教師昕妤很想問問這些違法官員,他們這25年來,從刑事案件的平反打到行政官司的纏訟,走盡所有的合法救濟途徑,包括陳情、遊行、夜宿凱道、舉辦研討會、論壇、國際聲援等等,到底政府什麼時候可以真正聽見人民痛苦的心聲?為什麼不能讓人民好好當個被尊重、有尊嚴的公民?她呼籲政府能負起責任,真正平反太極門假案,返還違法沒收的修行聖地,嚴懲違法官員。

圖四:昕妤很想問問這些違法官員,他們這25年來,走盡所有的合法救濟途徑,到底政府什麼時候可以真正聽見人民痛苦的心聲?

網路工程師岳珓表示,這幾年他參與很多場法稅教育的街頭宣傳活動,發現許多像吳沛純案、李泳賢案、太極門案等迫害案件,他們的共通點就是不良官員恣意解釋法條、濫用行政裁量權,讓人民永遠是輸家而生不如死。心無百姓之官員,別忘了自己也是百姓,難道不怕天理輪迴報應不爽嗎?期許政府能良心覺醒並有知錯必改的決斷能力,才能造就良心政治,讓民生樂利,讓民心安定,國家才能長治久安。

圖五:岳珓表示,這幾年他參與很多場法稅教育的街頭宣傳活動,發現許多迫害案件的共通點就是不良官員恣意解釋法條、濫用行政裁量權,讓人民永遠是輸家而生不如死。

公關業專案副理維星表示,在師父、師母、師兄姊的保護下,她的童年是歡樂而美好的。20歲以後才知道,原來她的歲月靜好,只是因為有人為她負重前行。太極門案件發生時,她才2歲,只要想到她的父母拼命保護一個2歲、一個5歲的孩子不受傷害,自己忍氣吞聲面對身邊所有親友的威脅指責,把淚水隱藏起來,只留充滿笑容的一面,她就感到很心疼。為什麼一個推廣愛與和平的良心文化、促進世人身心靈健康的團體,卻被一位檢察官誣陷為詐欺及欠稅的邪惡組織?為什麼清清白白、奉公守法的公民,卻要面對輿論無端地指責與歧視?當國際社會都在嚴肅看待太極門案時,她呼籲台灣政府能正視錯誤、果斷採取行動。也呼籲大家關心,重視賦稅人權,唯有每個人覺醒,杜絕歧視,社會才有公平與正義,共同實現法稅上的三零願景「零違法、零冤案、零歧視」。

圖六:維星表示,在師父、師母、師兄姊的保護下,她的童年是歡樂而美好的。20歲以後才知道,原來她的歲月靜好,只是因為有人為她負重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