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谷悅禾/台北報導】全球天災人禍不斷,除了延燒兩年多的新冠疫情,近期令全球人心惶惶的,還包括俄烏戰事倘起,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威脅。每年的2月20日是聯合國「世界社會公正日」,聯合國大會曾言,要在國家內和國家之間實現並維持和平與安全,就必須有社會發展和社會公正。為正視這個議題,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法稅改革聯盟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稅改青年陣線等十個民團共同舉辦「捍衛正義  共創公平正義的社會」線上論壇,十餘位專家學者現場連線為公義發聲。德國歐斯納布魯克大學(Osnabrück University)駐台教授暨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連福隆表示,唯有上帝的公義,人民才能信任政府,冤假案政府不處理,人民就不相信政府,就是一個腐敗的統治者。

圖一: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法稅改革聯盟、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稅改青年陣線等十個民團共同舉辦「捍衛正義 共創公平正義的社會」線上論壇,專家學者現場連線為公義發聲。

太極門掌門人暨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副主席洪道子博士致詞指出,不平等的加深逐漸成為當今世界的主要特徵之一。這對社會凝聚力、經濟成長和人類進步構成威脅。為幫助世界各國穩定發展,實現社會公正的重要性日益緊迫。解決所有社會不公正問題的核心是良心。每個人生來就有良心,良心會指引人們尋求社會正義,我們必須謙虛地聽從良心的提醒,從良心中學習,將良知付諸行動。因著良心的覺醒,人們體察到: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幫助他人亦是幫助自己。對社會公正的渴望,是全體世界公民所願;為每個人爭取社會公正,更是世界公民的使命。我們在各自的崗位上紀念「世界社會公正日」,並持續以真心實踐社會保護、社會對話、維護人權的行動力,有助於鞏固國際社會在消除貧困、促進全面就業、性別平等,以及人人享有社會福祉和社會公正方面的努力,促進世界和平、地球永續發展。 

連福隆引用德國思想家康德所說,上帝在每人心中放了一個法庭,自己必須成為自己的法官,對別人批判是否公正?對得起自己嗎?而台灣讓沒有良心的人做改革,稅務救濟先繳1/3或提供擔保,否則財產會被強制執行,這形同讓人民沒有訴願救濟機會,人民等於被當鵝宰殺,不僅違反比例原則,違法沒收人民財產,國家還津津樂道一年超徵幾千億,這是失敗的國家用這樣的法稅制度搶人民的財產!連福隆認為,當台灣將別人的苦難當成自己的苦難,願意為最弱勢的稅災戶說話時,公義才會出現。他期許公正日代表台灣人權覺醒,人民是一切,法稅改革成為人民的希望。

圖二:德國歐斯納布魯克大學(Osnabrück University)駐台教授/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連福隆引用德國思想家康德所說,上帝在每人心中放了一個法庭,自己必須成為自己的法官。

真理大學法律系教授暨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吳景欽談到,公正具體該怎麼做?目前在台大法醫研究所兼教的他,常以國內外科學鑑定的案例來提醒台下未來的法醫,鑑定結果可能影響一個人的生死,而人死不能復生,務必嚴謹。他本以為刑事案件是最折騰的,這幾年擔任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後卻發現,稅務可能不會輸給刑事司法──稅務可能把你折騰到死。吳景欽推薦《反法稅奴役 搶救人權大團結》這本書,裡面匯集了許多冤稅案例,例如以前是補習班主任的吳小姐,因為補習班倒了想接手卻沒成功,結果國稅局竟將先前老闆欠繳的稅,全部轉嫁在她頭上,她打官司一打就10年,行政法院判她贏,國稅局卻繼續開單,吳小姐因為這個案件百病纏身,不知道還能承受多久這樣的折磨。吳景欽認為,不管是刑事司法或是稅務司法,不公正的都應該想辦法去改進。

圖三:真理大學法律系教授/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吳景欽認為,不管是刑事司法或是稅務司法,不公正的都應該想辦法去改進。

「台灣有多少人被國家違法課稅而無法救濟?」真理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暨前法官林燦都表示,像是太極門案很簡單,如果要繳稅,應該每年都要繳稅,為什麼只有80-85年要繳稅?雖然除了81年外已經更正為零,但依平等原則,相同事實應相同處理,為何只有81年有課稅問題?不跟其他年度一樣更正為零?問題出在制度。96年刑事判決已確定太極門無罪、無欠稅,代表課稅處分是錯誤的,應該給人民救濟的機會,然而竟有5年限制而卡住,他認為不應該有限制,因為是國家的錯,不是人民的錯。

圖四:真理大學財經學院法律學系副教授/前法官林燦都擔憂:「台灣有多少人被國家違法課稅而無法救濟?」

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暨仲裁人陳逸南也同意,台灣社會是不公不義的社會,因為從威權統治時代走過來,還存在很多問題。例如85年底發生的太極門假案,當時是因為全國的宗教掃黑行動方案,這跟太極門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就被公權力的濫用造成了假案。到今天,太極門案都已經受到國際宗教、人權學者的關注,但是政府好像還是無動於衷。他指出,太極門案96年7月13日最高法院三審判決確定無罪、無欠稅,照理說這個稅單就應撤銷,不存在;可是一直演變到現在,把太極門的財產強制執行,這個就是社會的不公不義。陳逸南強調,要捍衛正義,一定要追求真相,然後進行賞跟罰,最後讓受害人得到安慰。追求正義的過程是苦澀的,但並不能阻擋人民追求正義、捍衛正義的決心。「富蘭克林曾經說過,人生有兩件事情無法避免,第一個是死亡,第二個就是徵稅。」

圖五:法稅改革聯盟發起人暨仲裁人陳逸南同意,台灣社會是不公不義的社會,因為從威權統治時代走過來,還存在很多問題。

誠銓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祖祥直接點出稅對每一個人的重要性,更遑論錯誤的核課。他指出,美國的死刑犯錯判率有4%,就是25個死刑犯當中至少有1個人是錯判,死刑判決的程序是最嚴謹的,都有4%的錯判率,更何況台灣沒有嚴謹證據下的核課稅的處分和行政執行,錯判率一定是比4%還要高。他推論行政執行署1年有1400萬件新增執行的行政執行案件,如果以最保守的4%來看,至少有60萬件的是錯誤的執行。「可是我們的政府機關就告訴我們,這個不對勁沒有辦法解決,而且他們也不想解決。」陳祖祥表示,國家用法律外觀形式去剝奪一個人的權利或財產,這跟強盜有什麼兩樣?

圖六:誠銓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祖祥表示,國家用法律外觀形式去剝奪一個人的權利或財產,這跟強盜有什麼兩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