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林恬穎

有兩個字,令人迷戀嚮往,一輩子都不嫌少。
女面試官:你覺得我身上什麼東西最大?有人一下子被誤導,無法抓到重點。有一位男性求職者回答「權利」,簡單道出了他的心聲和面試官的實質,女面試官很滿意,錄用了他。
權利或權力,在職場官場上再明顯不過了。誰不希望得到上司的賞識,然而,機會不是人人都有,況且,有人受青睞,當然就有人遭到不平等對待。霸凌在職場上,不能說司空見慣,卻也是少不了的一環。

有周刊報導,保二總隊一名曾參與「圍捕張錫銘槍戰」,獲頒警界2010年「廉潔公務員」殊榮的督察員,竟遭到總隊督訓科的職場霸凌。

霸凌方式林林總總,一下子說他「簽辦案件未經主管核准擅自對外發函」,還要提供內部簽呈證明;他遵照辦理,再被要求還要給「錄音譯文」。他給予民眾與員警對話時的譯文,總隊仍認為「不行」,繼續要求要給「影像檔」,等於對他的專業徹底不信任。在討要資料時的語氣也很差,只要稍一詢問,就被嗆聲:「你是不耐煩嗎?」,官威相當大。

周刊認為保二總隊督訓科之所以有如此官僚濫權的風氣,恐與督察長謝博賢的領導風格有關。據了解,謝博賢在2020年擔任竹北警分局長時,轄內派出所就遭民眾指控「違法濫權逮捕」。2020年9月19日,一名法稅改革聯盟志工六十歲黃姓媽媽在竹北的路邊舉牌聲援稅務迫害案件,因告示牌寫有李姓司法人員個資,竟被十多名員警強行帶至警局,不僅漏夜偵訊還移送地檢署,直到隔天凌晨才出來,長達數小時未進食的疲勞訊問,志工最後昏厥送醫,被診斷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霸凌大都是權力不當使用所造成的,當官威凌駕一切,成為許多人揮之不去的夢靨,下屬,百姓都無辜遭殃。權力就像魔戒一般,當其無限上綱,只見更多的紛爭、迫害在職場,官場,甚至其他場合上。願周刊的爆料,能給當事人警惕,更希望其公開道歉,早日還給受害人公道。不管怎樣都不該合理化任何霸凌行為,更何況是常態。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