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蔡欣羽

苦難日子何其多,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震驚全球,殘酷的畫面,冷血沒有理智的衝突,再一次揭開人性的對立與無助,難道就為了少數人的慾望與偏執?
隨著228的到來,那沉痛的歷史,同樣令人傷感,槍聲絕對不是解決問題的好方式,善良的民眾,在威權體制下顯得卑微與無助,主導者的強勢,總在爭奪,角力與人權的漠視下,刻下歷史的創痛。

被專家學者稱為法稅228的太極門冤假案,或許沒有槍聲那麼的直接強烈,然而超過25年來,為公平正義所付出的辛酸血淚,絕對不亞於身體上傷與痛。
那時侯寬仁檢察官挾著媒體的優勢,甚麼話都敢講,媒體為了收視率,有時忘了分辨事實的能力,好不容易的新聞焦點,就怕不夠誇大獨特,爭相報導都來不及了,怎肯輕易放棄。以至於連詐欺,逃漏稅這邏輯上根本不可能同時存在的事實也忽略了,更別提養小鬼這種毫無根據只為抹黑污衊的無稽之談了。
國際知名人權律師—美國天普大學法學院教授肯尼斯•雅各布森教授(Kenneth Jacobsen)研究了太極門案件兩年,曾指出太極門案有種種違反正當法律的情況,……光以養小鬼起訴,法院就應該認為檢察官精神狀況有問題而拒絕受理這案件。
那時莫須有的罪名,四百多篇連載式報導,排山倒海而來,頭版頭條的衝擊,少有人能心平氣和,但太極門只能忍氣吞聲,只能暗自垂淚。
一審二審到最高法院三審都無罪無欠稅,更創下社會矚目案件無更審記錄,誠如一審趙子榮法官所說,這個過程的辛苦只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才知道。
十年三個月的司法漫漫長路,說來輕鬆,卻是多少人為洗刷冤屈無日無夜的投入。當年被檢察官侯寬仁羈押的4名被告都獲得冤獄賠償,如果這還不夠,看看監察院的調查報告,其指出侯寬仁在太極門案犯有八大違法,如果這還不明白,那聽聽稅務員史越生癌末時的良心告白,其指出此案就是當年的侯寬仁主導,調查局配合檢察官找上他作偽證。
雖然司法還給太極門清白,但稅務的迫害一直持續至今。前財政部長、前駐WTO大使顏慶章表示,如果是在他財政部長任內,不會拖這麼久,對於刑事法院裁判確定所認定的事實,行政機關沒有理由不加以引用。
太極門刑案二審審判長溫耀源:「國稅局不依據法院三審確定的結果,判決書已詳細論述起訴書的不可採,稅捐單位卻還拿檢察官的起訴書作為課稅依據,簡直匪夷所思。」
前高雄國稅局簡任稽核黃坤光指出,太極門案確確實實是非法課稅,不管是法條實體都不是真實的,用非真實的對人民課稅處罰,絕對是違反租稅法律;而檢察官沒有查到金流,沒有證據,就不能起訴,根本就是栽贓枉法。
太極門案會被稱為法稅228不是沒有原因,228紀念日放假的原因無非是記取教訓,省思過錯的發生避免重蹈覆轍。雖然當年無法阻止槍響的發生,但總不能當做沒有發生。司法稅務的迫害或許沒有子彈來的直接,卻是心裡無休止的折磨與痛苦,在譴責無端殺戮製造者的同時,也為法稅暴力的製造者表達最嚴厲的控訴。
如果這麼多關鍵人物的論述,都無法制止國稅局對太極門的違法課稅,只有一個可能,就是稅務的惡勢力從未停止,甚至僭越以及不甩司法;更像狂人領袖,不理國內反戰勢力與國際間的制裁譴責一般,這絕對是民主與法治的重大絆腳石。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