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程明/台北報導】追究加害者責任,防範未來再發生,是轉型正義的關鍵。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等20多個民團2月26日舉辦「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暨「聯合國零歧視日」守護人權論壇(上午場https://youtu.be/xsa_8neYSiQ與下午場https://youtu.be/OQhwZBKkf7U)。青年世代會計師杜小姐表示,「加害者沒有受到懲處形同對違法的縱容,而掩蓋真相更會造成巨大的災難!」違法官員應受到懲處,給受害者交代,展現台灣司法改革的決心,落實依法行政。

圖一:民團舉辦「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暨「聯合國零歧視日」守護人權論壇,盼追究加害者責任,防範未來再發生。

青年世代僅能從課本上去認識228事件及後續的白色恐怖,杜小姐直到幾年前參加了從迫害到平反的系列活動,才知道只要被惡意檢舉,不管是誰都可能一夕之間變成人人喊打的匪諜。她指出,雖然政府曾為228事件道歉,但總是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和真相。96年爆發的美國次級房貸風暴,就是因為銀行和信評機構為了利益掩蓋事實真相,欺騙社會大眾,最終爆發全球性的金融大災難,不僅許多大型銀行倒閉,無數人畢生積蓄瞬間化為烏有,民眾失業、信用破產又失去房屋。

杜小姐點出,台灣官官相護、互相包庇的執法體系,法律等同沒有約束力。以太極門案件為例,監察院在民國91年自動調查,認定侯寬仁檢察官在偵辦太極門案期間,多處違反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嚴重侵害被告之權益、戕害檢察官公正執法之形象等八大嚴重違法事項,並移送法務部從嚴究責議處。但法務部當時卻表示要等到本案確定後再查,拖延懲處,然在判決確定後卻又以時效屆滿為由,表示無法追究。

圖二:會計師杜小姐表示,違法官員應該受到懲處,這不僅給受害者一個交代,也表示台灣司法改革的決心,更是落實依法行政的表現。

杜小姐分析,事實上在監察院調查結束後,侯寬仁的犯罪事實就已確認,跟本案何時判決確定根本無關,法務部明顯包庇犯罪。而且高檢署在民國96年10月30日、12月17日,97年2月22日、3月6日還持續傳訊掌門人夫婦及陳姓弟子等人進行調查,若如所說懲戒時效已於96年6月18日到期,那些後續的調查豈非自相矛盾?顯見「時效屆滿」乃其等官官相護、包庇違法、規避懲處的託詞。再者,重大侵害人權案件,根本不應有時效限制,政府不對加害者究責懲處,不僅是對被害人的二度傷害,更是縱容該犯罪行為。

太極門案因檢察官的不實起訴及違法移送課稅,而衍生出稅案,於民國96年7月13日司法三審判決確定太極門無罪無欠稅。時任財政部次長王得山、王榮周均曾表示,太極門稅案從刑案衍生而來,刑案無罪,課稅處分就會撤銷。前財政部長暨駐WTO大使顏慶章也表示,最高法院認定敬師禮屬於贈與性質,而不是所得,沒有所謂所得稅的問題,對於刑事法院裁判確定所認定的事實,行政機關沒有理由不加以引用。但國稅局仍繼續強徵課稅,導致太極門修行聖地最終遭到違法強行拍賣。

杜小姐再舉出,在太極門稅案過程中,國稅局的種種違法;中區國稅局不僅隱匿太極門弟子提出的贈與書證,違法將太極門當作補習班課稅,也因為隱匿該重要證據,影響行政法院裁判。92年時任台北國稅局長張盛和,為了掩飾違法盜賣當事人股票,還放縱下屬用立可白塗改公文書日期。

杜小姐揭露,張盛和擔任財政部長任內,倉促決策開徵證所稅,短短五個月股市市值蒸發2.2兆,證交稅短收550億,外資淨流出453億元,朝野一致抨擊,監察院也提出糾正並痛批「錯誤的政策比貪汙更可怕」,卻沒有任何財政部官員為此負責,張盛和還表示無歉可道;拿人民的血汗錢來填補施政缺失和財政漏洞,視為理所當然。

這些違法、犯錯官員都不用負責,國家的損失都由人民埋單,就算經濟成長收入增加,人民再怎麼辛苦賺錢努力繳稅,財政損失的無底大黑洞根本補不完。杜小姐認為,違法官員應該受到懲處,這不僅給受害者一個交代,也表示台灣司法改革的決心,更是落實依法行政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