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張若渝報導】近期爆發的烏俄戰爭,不僅造成嚴重的傷亡,也讓全球陷入了緊張的氛圍,導致全球經濟亂象,石油、黃金、金屬等自然資源價格飆漲,民生苦不堪言,造成台灣壓力與影響也不小。但影響台灣問題的不只是戰爭的壓力,還有潛藏國計民生的危機。線上直播節目《全民公審》3月13日特別以〈租稅炸彈!烏俄戰爭等級的台灣國安問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2Gv6LT4nQ4 為題,邀請受災戶現身說法,並請專家剖析說明。

圖一:線上直播節目《全民公審》3月13日探討〈租稅炸彈!烏俄戰爭等級的台灣國安問題?!〉主題。

主持人Lynn表示,戰爭帶來的巨大災難,是無法估計、無法彌補的。然而現今的台灣,竟也有不亞於烏俄戰爭等級的租稅炸彈,持續地威脅著全體國民,更造成了台灣嚴重的國安問題。生育率全球最低,連帶地造成了嚴重的問題,包含勞動力減少、人口高齡化、經濟衰退等問題;居高不下的房價,使得年輕人不敢婚、不敢生;低薪問題嚴重,全台近七成的國民薪水居然低於平均薪資,每天辛苦的打拼只能供應基本的溫飽,連追夢的勇氣都沒有。而「大債時代」來臨,據數據統計,新生兒剛出生就要背負新台幣109萬的債務。上述問題看似與租稅制度、法稅制度毫無關係,但台灣一切萬惡亂象,甚至國安級的危機,實是充滿漏洞的法稅體制所造成。

圖二:主持人Lynn表示,現今台灣也有不亞於烏俄戰爭等級的租稅炸彈。

九年無法返台與家人相聚的稅災戶鍾先生以影帶說明其烏龍稅單的緣由,鍾先生是科技人才,尚未畢業即已獲獎無數,2008年於台北設立軟體設計公司,數度獲獎卻不賺錢,所以他們寫了自動交易的機器人程式去交易期貨,但結果仍不如預期,於是2013年結束公司。沒想到國稅局指稱他們2012年未報稅,2014年收到2012年本稅4600萬的稅單,可能之前公司結束未收到稅單,導至2014年再寄來時,補加罰共5400萬,並遭行政執行署凍結所有帳戶。問題是他們公司並沒有那麼多的收入,一切都是稅務人員的想像。鍾先生控訴,如果指控他殺人,不是因為他有一把刀,而應該是有一具屍體。沒有這一筆收入,怎能說他欠了一筆稅,而且課稅依據竟是因為他沒有否認,而非實際的證據。只因他在海外沒能提救濟,就說他確認這筆稅,真是非常不可思議。鍾先生沒想到自由、民主又有人權的台灣,竟然讓他九年回不了家。

圖三:九年無法返台與家人相聚的稅災戶鍾先生以影帶說明其烏龍稅單的緣由。

前高雄國稅局簡任稽核黃坤光也替鍾先生抱屈,黃坤光說明,台灣金融市場僅有由證劵市場衍生出來之台灣加權指數(俗稱大盤指數)期貨交易,交易人係以保證金帳戶作買賣口數及損益結算,交易時之現貨價值乃計算保證金、期貨交易稅及手續費之基數,交易人並無該等買賣價金之收入和支出。鍾先生的公司所交易者乃簡稱大台之股價指數期貨,大盤指數漲跌1點之一口盈虧為新台幣200元,即如作多買入一口後,加權股價上漲100點時賣出,獲利20,000元,下跌50點時賣出則虧損10,000元。如作多買入一口時加權指數為7,000點,指數漲為7,100點時賣出是賺了20,000元,但國稅局查審人員卻把它當成有營業收入1,420,000元=(7,100*200),並以29%淨利率核定所得為411,800元,即使在6,900點時賣出,虧損20,000元,亦被核定有營業收入1,380,000元,所得400,200元,才會有核定營業收入16億餘元,所得4.5億餘元,應納所得基本稅額4千6百餘萬元之錯誤情事。如果該等收入或所得可以實現,鍾先生最少還有稅後所得4億元,豈會欠稅赴大陸謀生,還被限制出境不敢回國?

圖四:前高雄國稅局簡任稽核黃坤光也替鍾先生抱屈,國稅局人員的錯誤,讓人民有家歸不得。

誠銓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祖祥表示,自己家裡也曾被國稅局欺負過,所以對鍾先生的遭遇有感而發。鍾先生的稅單是想像的稅單,雖然大家都認同有所得要繳稅,但所得的認定常常是國稅局說了算,往往稅單上的收入是國稅局想像出來的。陳祖祥也說明自身遭遇,很多年前他們家買賣未上市公司股票,後來以60元賣出,可是國稅局卻說當年度平均賣價為100元,認定他們少申報,還拿出函釋推計他們有100元收入。即使他們拿出金流證明,國稅局也不採信,家中長輩為了避免麻煩,還是補稅了事。為此,陳祖祥投入了稅務訴訟領域,並發現此種案例還真不少,像太極門的稅務案件,就是想像出來的所得。陳祖祥強調,課稅除了依法,更要依證據,缺一不可。國稅局人員的想像高於證據,將失去人民的信任,如果人民對稽徵機關或國稅局不信任,又如何信任國家?

圖五:誠銓國際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祖祥家中也曾是國稅局人員想像收入開稅單的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