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出處:台灣法律網

文 / 吳鵑夢

韓豫平將軍因2880元加菜金宴請軍眷,被依「現役軍人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財物罪」判處四年六個月,無法緩刑,2015年至今薪水全部追回,還剝奪了終身俸。如此重判引起輿論譁然,不僅數位立委出面聲援,軍界、法學界也一片撻伐「大砲打小鳥」?

榮譽是軍人的生命,一位少將,一生戎馬,竟不得善終!令人無法置信的是,本案有利韓豫平將軍之事,法院一概不採,也不依法職權調查,即使韓豫平強調沒有一毛錢放入自己口袋,餐敘費用也是受指揮官核定,他只是被通知到場吃飯,飯前點菜、飯後付款都沒有參與,但最後卻由他扛罪。

在沒有動機犯意下,僅2880元餐費,以「微罪不舉」之原則,用行政處罰就很足夠了,但從檢察官法官,偏偏以不符合比例原則的貪污重罪來辦,真是冤啊!若以「總統專機私煙案」主管升官做對比,豈不是大小眼、搞雙標?

說到冤、搞雙標,讓我想起前財政部長張盛和,為達執行目的而變造公文書、盜賣人民資產的「立可白事件」。在他擔任臺北國稅局局長時,明知太極門刑事案件,於民國92年10月15日已解除資產凍結,掌門人夫人即刻提供資產供其擔保,且國稅局事前已經同意延緩執行至11月2日,竟蓄意於延緩執行期限尚未屆之前,提前在10月20日發函臺北行政執行署,要求繼續強制執行,且用立可白偽造發函日期,變造公文書,將10月20日的發文日期,倒填為10月15日(法院解凍資產之日),以掩飾其知悉法院已解凍資產之事實。後來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法官揭發犯行,才緊急以莫須有之“退稅”名義,從國庫中拿納稅人的錢返還違法執行之款項。其行為已明顯違反刑法第211條:偽造、變造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韓豫平少將無明顯犯意,更沒拿一毛錢,被以貪污罪重判,毀其名譽。反觀國稅局利用立可白篡改公文日期、盜賣人民資產,侵害人民權益及國家利益,證據確鑿,張盛和時任台北國稅局局長,理應負連帶責任,但為何所有違法官員不僅沒有受到任何懲處,還有查稅獎金可入袋?張盛和甚至一路高升至財政部長,政黨輪替之後,繼續擔任大學教授,逍遙法外,公理何在?在官官相護的官場文化之下,究竟,人民遇到組織犯罪的政府,該怎麼辦?

(如有侵權請通知我們,會立即移除)